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謝田:美國的格陵蘭和中共的北極

人氣: 4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4日訊】世界上大概沒什麼地方比北極更特殊了,從地圖上看,上北下南,北極在世界的最上方、最頂端。凜冽的寒風和冰冷的海水,人跡罕見絕無污染,可能是只有神仙、超人,或世外高人才會考慮、才能呆得住的地方。有趣的是,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聲稱擁有北極,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現有的國際法規定,北極不屬於任何國家,也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從地理或地質上證明,其國土的大陸架可以伸延到北極。

北極圈內的國家,除了美國、加拿大和俄羅斯,還有北歐的幾個小國,但格陵蘭作為丹麥的屬地,在北極圈內鶴立雞群。不僅占據了一個顯著突出的位置,並且還處在一個關鍵水道的要衝。這也是為什麼特朗普要購買格陵蘭的消息被媒體披露,後來又被證實之後,戰略家們立即嗅出了特朗普這個出色決定背後的重大意義。

美國想買格陵蘭,丹麥的反應不是最主要。雖然格陵蘭屬於丹麥,外交、國防與財政由丹麥代理,但格陵蘭並不是歐盟的一部分,反而與北美的加拿大和美國更接近。丹麥首相還沒仔細聽特朗普的建議,就匆忙拒絕,實在沒必要。特朗普推遲訪問,可惜了一個機會。丹麥的反應頗為滑稽,「格陵蘭不賣。格陵蘭不是丹麥的,格陵蘭屬於格陵蘭。」既然格陵蘭不是丹麥的,丹麥又怎麼可以替格陵蘭說不賣?至於格陵蘭人是否要變成美國人,可能要5萬因紐特人充分考慮後才能決定。1985年,格陵蘭退出歐盟的前身——歐洲共同體。這是不是對它日後的歸屬埋下了伏筆?也未可知。

對於特朗普的意向真正感到震驚的,應該是中共和俄羅斯。但俄羅斯目前經濟上空虛,軍事上薄弱,不是美國真正的威脅,而中共則日漸成為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特朗普真正的意圖,除了強化國際貿易,促進經濟,還有清除全球共產主義,遏制中共在全球擴張、攫取資源的野心,這樣一個戰略目標。

從國際貿易看,購買格陵蘭有助於確保「北極航道」的暢通。北極航道(Arctic Sea Route)指穿過北冰洋,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航道。隨著地球暖化,北極航道的開通變成現實。亞洲和歐洲巨大的市場和生產基地之間的聯繫,向來是國際貿易的關鍵。目前,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航路,或通過巴拿馬運河,或通過蘇伊士運河。如果北極航道開通,航程會縮短,運輸成本減低,也可以避開非洲沿海、印度洋的海盜,以及伊朗等的威脅。

一般認為北極航道有兩條,「西北航道」和「東北航道」,其實更重要的還有一條——「中央航道」。西北航道大部分位於加拿大北極群島水域,從白令海峽向東,延伸到阿拉斯加北部海域,穿過加拿大北極群島直到戴維斯海峽。東北航道大部分位於俄羅斯北部沿海,從北歐出發,向東穿過北冰洋直到白令海峽。

從16世紀始,西北歐的探險家就希望打破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壟斷,不繞過非洲和拉美南端,而是直接通過北極建立與東方的聯繫。從日本橫濱到荷蘭鹿特丹,繞好望角要30天,經馬六甲—蘇伊士運河要22天,從北極只要15天。

加拿大早就宣稱「西北航道」是國內航線,擁有主權。「東北航道」經俄羅斯沿岸,船隻被強制使用俄羅斯破冰和導航,向俄方付高額「過路費」。俄羅斯希望北極航路成為蘇伊士運河的競爭對手。2013年,中國、韓國、日本、印度、新加坡、意大利等六國家被批准為北極理事會正式觀察員。北極的治理更加國際化、複雜化。

北極航道的第三條—「中央航道」,在筆者看來,更為重要、更具未來價值。因為它擺脫了俄羅斯和加拿大,從白令海峽出發,不走俄羅斯或加拿大沿岸,而直接穿過北冰洋中心區域,最後抵達格陵蘭海。在俄羅斯和加拿大之間獨闢蹊徑,才是美國對格陵蘭有興趣的真正原因。

對中共來說,特朗普這一企圖是打擊中共全球戰略、挫敗中共北極野心、削弱一帶一路、挫敗中俄聯盟、減低馬六甲戰略地位的綜合之舉。中共宣布為「近北極國家」,格陵蘭島是「冰上絲綢之路」的關鍵一站。俄中結盟後,會在控制北極航道上聯手對付美國。美國在格陵蘭有空軍基地,可追蹤導彈,美國去年發現中共試圖在格陵蘭建設機場時,及時的干預,使中共的希望落空。

從戰略角度看,美國的確應買下格陵蘭。特朗普的不動產直覺,簡直太驚人。作為房地產開發商,他可以在曼哈頓馳騁;作為美國總統,在國際地產開拓,也是大手筆一樁。現在買賣不成,沒有關係,但特朗普開了口,有人就會思考。很快,格陵蘭就會有人主張,特朗普只要把他的Offer(購買意圖)丟在那兒,就有足夠的吸引力,會帶來未來的變化。

加上格陵蘭的美國,會是什麼樣一幅版圖?這將是21世紀美國又一次擴張,讓自由世界欣慰,讓共產邪惡膽寒。美國左派和主流媒體,害怕特朗普超高的人氣,和特朗普可能因為購買格陵蘭、擴大美國版圖的歷史成就,而一味的詆毀和壓低這個主張的意義,非常可悲。

美國1867年購買阿拉斯加後,就研究購買格陵蘭。來自田納西的安德魯.約翰遜(Andrew Johnson)是當時的總統,國務卿希沃德(William H. Seward)以720萬美元從俄國的亞歷山大二世買下阿拉斯加,每英畝2分錢,被當時的媒體稱為「希沃德的愚蠢」。當然,今天沒人說買阿拉斯加愚蠢了。但看看今天左派媒體對特朗普格陵蘭的冷嘲熱諷,歷史是何等相似!

1867年720萬,相當於今天的1億2千萬。當然,格陵蘭(84萬平方英里)是阿拉斯加(66萬平方英里)的1.26倍,格陵蘭即使出讓,也不會比照當年的價錢。美聯社1970年代從解密的政府文件中發現,1946年杜魯門時代,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將軍們曾向丹麥提出,用價值一億美元的黃金購買格陵蘭,又被丹麥拒絕。

1946年金價是每盎司34.71美元,1億美元能買289萬盎司。按今天1500美元一盎司的金價算,70多年前的一億是今天的43億,錢還是太少。當然丹麥沒鬆口,特朗普也沒開價,如果真討價還價,應該至少在5000億美元以上,甚至上萬。俄國奧爾多夫(Constantine Oldorf)教授認為,類似格林蘭的島嶼價值在每平方公里500萬美元,格陵蘭值10萬億,這可能太高了。如果是數千至數萬億美元,特朗普用從中共那裡得來的關稅,每年幾百到上千億,就可以支付了。◇

本文轉自648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劉菁

評論
2019-09-05 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