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師節來臨 大陸高校教師被禁言軟禁頻發

大陸教師節來臨,各地高等院校大學教授因言論被學生舉報而被停職、停課、撤職甚至被判刑的事件不斷發生。圖為高校課堂。示意圖。(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9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今年9月10日是大陸第35個教師節,而如今大陸各地高等院校大學教授因言論被學生舉報而被停職、停課、撤職甚至被判刑的事件不斷發生,有學者認為,高校已成為中共強化對校園意識形態掌控的重災區。

教師節當天 貴州大學教授被軟禁

9月10日教師節當天,「因言獲罪」的貴州民族學院副教授黃椿貴(已退休)被24小時不間斷地監控,被軟禁在家,失去人身自由。

黃椿貴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自從1998年我被晉升為副教授以後,我當時只是在課堂上教育學生要關心底層人民的疾苦,就被一個女學生(信息員)舉報,說我講話和教學無關。從此我就被趕下台,一直到退休都沒有課上。」

所謂的學生信息員,是中國高校利用學生監視教師,並定時向學校當局匯報情況的制度現象。學生信息員是學校黨政部門的「耳目」,是中共思想政治工作隊伍的一部分。

對此,異議人士王愛忠在網上留言寫道,「從政府大規模安排學生信息員暗中監視、舉報教師授課看,只要政治情勢不逆轉,學生批鬥老師的場景估計很快又會重現。不知道現在的教師們還有多少有心情過教師節的。」

楊紹政教授被禁言

教師節時在微信朋友圈,貴州大學經濟學前教授楊紹政博士寫道,大陸的高校是培養歌頌和讚美中國共產黨的場所,是中國各級黨委和各級國保人員聯合讓反對中國共產黨錯誤的人閉嘴的地方,是高校內中國共產黨的各級組織領導一切的機構。

楊紹政9月10日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查詢時,表示近期不便接受外媒採訪:「現在我暫時不接受你的採訪,因為我跟他們(官員)有約定。」

楊紹政因發表「公款養黨」等言論遭校方無限期停課,去年8月遭校方開除,隨後被邊控,不得出境,被停發工資。

社科人文類教師被列為「高危職業」

最近幾年,中共針對知識分子的控制也逐步升級,尤其是社科人文類的教師,被列為「高危職業」。很多教師被單位領導告誡不得發布「錯誤言論」,否則將被開除、收回房子,甚至被判刑。

例如,雲南黨校教師子肅,因「建議中共中央在黨內實行民主選舉」,被指控成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於今年4月15日被判刑四年。

還有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因言獲罪」,今年3月被校方停職並接受調查。

除了以上的幾位高校教師,披露出的遭整肅名單還包括: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築工業大學教授許傳青、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以及重慶師範大學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等。

高校鼓勵告密 建學生信息員制度

上述事例顯示,中國高校部分學者遭當局整肅事件似乎有一個共同特點,這就是有關案情是學生向校方報告,或稱告密的。

中國重點高校在「六四」後建立了學生信息員制度。2000年初期,中共教育部門將信息員制度普及到武漢大學、上海師範大學等省級高校,以作為「教育改革」的一部分。2005年,學生信息員制度進一步擴大到層次更低的學校甚至一些中學。

這些受薪信息員在課堂上專注於教授講課中涉及自由民主及人權法治的內容有無「出格」。此類信息員通常還被認可為「優秀學生」,畢業後可獲得一份待遇優厚的職位。

對於學生信息員的告密行為,浙江金華學生家長蔣亞林認為,學校是學生接受教育的場所,不應受到政治監控。她對自由亞洲電台說:「老師授予文化知識,應該屬於思想自由的領域,如果學生舉報(老師),這樣會造成老師不敢講,受到損失的還是學生,這種舉報之風,我是堅決反對的。」

中國高校除了建立學生信息員制度外,還有大學校內的教學現場視頻監控系統,也是監控教師的一種手段。

每個教室都有攝像頭

北京某高校退休教授孫某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的大學有一個中控室,就是你在那裡講課,而每個教室都有攝像頭,能夠看得到老師講課的情況,可以給你錄音,甚至錄像……如果中控室工作人員發現老師講得有點出格,這段東西可能會被保存下來。或者說,領導有安排,對那些平時講課不當、出軌的重點老師,已經作為重點盯著了,而馬列主義學院本身就是一個很敏感的職位。」

西南師範大學教授李海霞曾表示,由課堂的全視頻監控,到利用學生高度監視學生,到目前對整個知識分子圈的管控,完全是特務統治。

對於中共針對知識分子的控制在逐步升級的問題,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表示:「中共的統治已經走到了一個面臨崩潰的臨界點。中共嚴控輿論和言論,反映出中共政權內心的極度恐懼和虛弱。」#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9-11 3: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