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眸】一票難求(上)60斤糧票娶個媳婦

文/宗家秀
糧票

糧票。(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4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1961年夏,身在四川的吳宓準備到廣州探訪陳寅恪,陳寅恪寫信叮囑吳宓:「兄帶米票每日七兩似可供兩餐用。」

1971年9月,一位中共公社幹部得知林彪「叛逃」的消息,直叫嚷:「不發給你全國糧票,看你能跑到哪去。」

上個世紀50年代—90年代整整40年期間,糧票成了「吃飯的護照」。

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想像,大陸人以往買東西除了貨幣之外,還需要一種蓋上各類紅章的票證。一個燒餅2兩糧票、7分錢;一碗大米飯4兩糧票、8分錢;一碗素湯麵4兩糧票、1角4分錢;一個麵包4兩糧票、1角7分錢。票證的品種五花八門,幾乎有多少類商品就有多少類票證。其中僅糧票就有上萬個品種,面值大到一張一萬斤,小到一張半兩。

最早的糧票:中共紅軍臨時借谷證

1933年9月15日,中共蘇維埃第13號通令規定,紅軍可以發行「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紅軍臨時借谷證」,向當地政府、備荒糧倉、群眾借軍糧。這是中共最早的糧票發行文件。

借谷證多為毛邊紙,紅黑兩色,單面印刷,幅面寬窄大小不一,最大的有32開書頁那麼大。面額最少的也有50斤,最多的1萬斤。按落款分為毛版(毛澤東、林伯渠印)和張版(張聞天和陳潭秋印)兩種。

中共紅軍主力「長征」前,100斤(一擔)的借谷證就發行了52萬多張,每張借谷證上都有一個6位數的編碼。這種軍用糧票在上世紀50年代朝鮮戰爭和「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中多次發行。糧票上的編碼含義是否與借用數量有關,以及中共歷史上到底發行了多少數量的這種借谷證,而又有多少債權人日後向中共兌現了借谷證,這些至今都是謎團,無從知曉。

我們可以從《金華日報》2005年4月27日的一篇報導裡讀出端倪:湖南汝城胡運海的祖父胡四德留下來三間老土坯房,胡運海在翻修時發現屋角的牆縫裡有個銹跡斑斑的鐵皮盒,裡面竟有一張發了黃的字條,仔細辨認,「向胡四德借稻穀103擔,生豬3頭,約503市斤,雞12隻」,債務人寫的是紅軍第三軍團事務長葉祖令,債務發生時間是1934年冬。

中共市、縣兩級按現價折算向胡四德的唯一繼承人胡運海歸還1.5萬元人民幣。70年前借出的1萬多斤糧食,70年後只還了1萬多元。這恐怕還是中共最文明的一種借谷證券兌現方式。中共上世紀30年代「打土豪分田地」、搶地主浮財、綁架撕票,錢都不算啥,多少人冤死!翻開中共工農紅軍四方面軍政治部《籌款須知》看看,無異於一本綁票手冊與操作流程說明書。

糧票即是生死薄

1953年,中共對農產品進行統購統銷,1955年糧食部發行全國通用糧食第一票,拉開了近半個世紀的票證經濟。吃穿用等一切生活用品都要憑票定量購買。「吃飯要交糧票,穿衣需要布票,買輛自行車得有工業券。」

城鎮基本生活用品每人每月20~30斤糧食、半斤或幾兩油、半斤或幾兩肉,每年13.6尺布,家家戶戶都憑戶口供應本分欄記錄、發給票證、配給到人。「大躍進」和大饑荒前後,物資尤為緊張,農民每天只吃3兩左右的毛糧,一年只有1.7尺布。1965年,鎮平縣發行的油票最小面值僅為0.0055兩,想像不了這需要何等精良的計稱器才能稱算的出來。

大躍進
大躍進最終釀成1958~1962年的大饑荒。圖為中國大陸人口數量變化圖。可以看到在「大躍進」期間出生率的大幅降低和死亡率的顯著提高。(公有領域)

那個年代,窮鄉僻壤餓死萬人不算什麼。中共說了,王府井大街上要死一個人那是政治問題!在首都街頭,你看不到一具倒斃的餓殍,但人人都餓得發慌。每月每人肉食消費不到1兩。中學生連洗碗水都要喝個精光,絕不讓半粒油星浪費在碗裡。大街上要飯可以要到5分錢,但絕不會有人給你1兩糧票的。人們收藏糧票比收藏黃金還仔細,因丟失糧票而自殺的大有人在。

無票寸步難行,糧票即是生死薄。

北師大教授夫人的糧食經

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何茲全回憶,大饑荒時代時,市面上雞鴨魚肉、禽蛋、油、蔬菜什麼都沒有了。何教授每月拿到32斤糧票,妻子是31斤。「災害」期間要求減量,妻子減為28斤。

何教授的體重一下再瘦掉了近40斤,看上去又黑又瘦。有次他在路上竟然撿到了個白菜頭,喜出望外,回到家趕緊用水泡上,後來居然長出芽來了,又生出葉子,兒子回家,就掐幾片葉子給孩子煮湯喝。

學校領導知道了此事,把發芽的白菜頭端到系裡展覽,並表揚說:「何先生家多會開動腦筋增加生產!」

何教授妻子是中學教師,她從中學買回一麻袋乾菜葉子,裡面品類可「豐富」了:頭髮、樹葉、書頁、爛棉花、線頭、泥巴。她就用水泡,泡了二十多次還洗不出菜葉來。勉強洗好後,切碎,和上同樣是半灰半泥的麵粉,溶點鹽巴,做成菜糰子,蒸熟,大家還爭著吃。為了減少消耗,學校的體育課一律停課。

60斤糧票娶個媳婦

1976年秋,天津某工農兵學員被分配在河北承德地委黨校當教員,那時分配工作要辦糧食關係轉移,他的糧食定量由學生時的32斤變為29斤,他就問為什麼,回答是:教員是腦力勞動,消耗少。他哭笑不得。

黨校有個男教員,個子矮,其貌不揚,臉上還有麻子。娶了個媳婦卻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比他還年輕十來歲。人們開玩笑:「你小子咋來的這豔福?」他得意地說:「全靠60斤糧票!」他原是部隊復員人員,從農場裡帶回來60斤糧票,給了女方家,婚事就順利辦了。

200張工業券攪黃一樁婚姻

北京一位叫李大惠的小伙子,經人介紹,在王府井大街和一個鋼鐵學院(北京科技大學前身)年輕女老師相對象。

兩人相伴著往商場裡走,不知不覺,女友領著小李到了縫紉機櫃檯前,那時手錶、縫紉機、自行車是結婚必備三大件。姑娘駐足不前了,望著縫紉機欲言又止。小李問是怎麼回事。姑娘說:「我打小就喜歡縫紉機,可這款縫紉機要200張工業券呢。」

李大惠說:「這有什麼難的,我回家給你湊就是了。」姑娘臉上漾起了幸福的笑容,拉著小李的手攥得更緊了。

1962年,南京市發行的日用工業品購買票。示意圖。(Farm/Wikimedia Commons)

小李回家後和母親說了湊工業券的事,沒想到媽媽非常為難,說:「哪來的200張啊,20張都沒有啊,將來你姐姐出嫁、你哥哥婚娶,哪樣不需要工業券買東西啊。」

李大惠像是一盆冷水從頭灌到腳,媽媽愛莫能助。自此他再也沒見女友。

糧票比貨幣還值錢

1970年3月的一天,女知青陳伶俐已經三天沒吃飯,肚子餓得咕咕叫。哥哥陳定高當電工,上一個班和民工一樣有半斤大米補貼,每月還有夜班補助糧票25斤,加上每月定量35斤,足夠接濟妹妹。

他看著憔悴的妹妹,趕緊從背包裡拿出一包餅乾,陳伶俐也顧不得姑娘家的斯文,狼吞虎咽地吃起來。哥哥又拿出20斤糧票和5元錢給她。

陳伶俐央求哥哥說:「你還給1斤糧票吧,21斤糧票正好購30斤稻穀。」當時許多農村糧點以出售稻穀為主,每10斤稻穀折合7斤米,稻穀價每百斤只有9.5元,30斤稻穀2.85元。顯然糧票比貨幣值錢得多。

陳伶俐把30斤稻穀挑到大隊加工廠打成了米。回去後,她還了蓮嬸兩缽米,並將糠送給了她,陳伶俐打算把債一併還清。蓮嬸說:「你下次還吧。」

對於哥哥和蓮嬸的扶危救助,陳伶俐終生難忘。

深圳市福田區當代藝術館,商品購買憑證展覽。(Red Guosam ZhuGuang01/Wikimedia Commons)

1971年清明節,知青向立群兩天沒有吃飯,他舉步維艱,勉強拖著沉重的身軀來到謝江大隊初中同學劉少希處。

劉少希力氣大、能吃苦,經常到深山老林撿柴賣,還給供銷社挑擔送貨。由於副業收入多,他經常購點高價米填肚子。

見到將要被飢餓吞噬的向立群,劉少希趕緊拿出半袋炒米粉,和點熱水和白糖,端給向立群。向立群眼神立刻發光,端著炒米粉,攪和幾下,一古腦全吃光了。劉少希又從箱子裡找出2個松花蛋給他吃了。

晚飯,劉少希找熟人買了斤把豬肉,好好地讓向立群美餐了一頓,臨走時劉少希將剩下的10斤糧票給了他。

早年,向立群父母就已亡,他捧著糧票,激動地說:「爹親娘親不如糧票親!」(待續)

參考資料:

1. 張松青:「第二人民幣」
2. 佘驚文 謝輝:糧票:40年的命根子
3. 高林立主編:票證故事
4. 楊盛賢:肉票、蛋票與憑票供應的年代
5. 洪榮昌:紅軍糧票那些鮮為人知的事
6. 文刃:方寸糧票:計劃經濟的歷史見證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抗戰時期的香港起到了物資運轉樞紐和巨額款項輸送渠道的重要作用。國民政府在港設有專門機關負責對外採購和對內輸入軍用物資。軍政部、貿易局、交通部、中央信託局都有駐港辦事處。抗戰初期,約75%的外援物質都是從香港經廣九鐵路運送到廣東和全國各地。九龍啟德機場每天都有定期航班飛往重慶運輸大量物資。
  • 1941年12月8日7時,香港啟德機場上空,突然飛來幾十架飛機,緊接著一陣猛烈的爆炸聲響起,香港街面上、酒吧間電影院裡享受著生活的人們,望著遠處濃煙滾滾的天空,疑惑地抬起頭:「70%是防空演習,報紙上沒說戰爭已經逼近了呀。」
  • 上個世紀50至70年代,發源於梧桐山的深圳河,被國際社會稱為中國的「柏林牆」。 對於數百萬渴望自由的人們來說,那裡是天堂與地獄的分界線。大陸50年代以後的各種政治迫害,包括屠殺、飢餓與貧窮,使民眾不得不想方設法逃離,當時香港幾乎成了最近的一處「天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