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柯文彬議員還得繼續説明白

作者:馮志強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7日訊】日前,柯文彬省議員針對國家郵報上一篇有關他的報道,借《無憂》電子版面發表了他的回應文章。9月6日,國家郵報刊載《MPP’s tie to China raise questions about how close Canadians politicians should get to foreign powers》, 標題的中文意思可以是:省議員同中國的關係帶出了問題:加拿大政客們跟外國權勢應該保持怎麽樣的距離。該文出刊前,記者聯絡了柯議員,提出一份內容詳細的題目徵求他的意見。但是柯議員沒有就所列出的題目逐一解答,而是送出一份口號式的聲明,空乏地喊出「驕傲」,「榮幸」,「為安省帶來積極的變化」。事後,柯議員在回應文章中說了:「沒有回應他(記者)所提出的那些全無可信度的質疑。」

國家郵報求證不得,隨後便發表了上述報道,倒也把柯議員口號式的宣言原文照登。於是,柯議員就登出了他這篇回應文章,「對他(記者)無端的質疑和指責進行澄清」。柯議員還說了,「我必須從服務選民的日程中抽出時間來寫這篇文章回應他」。聼得出,有點委屈的樣子。

讓我說,有效地同媒體互動,是更便捷服務選民的管道之一。倘若柯議員認真對待國家郵報的求證題目,在當時互動溝通, 指出哪些是無端的質疑或者指責,就可以及時澄清了。傲慢的冷漠導致如此驚動社會各界。終究還要回應。豈不何必當初。

在他的回應文章裡,柯議員用「首先」,「其次」和「第三」的格式提出回應。

首先就卷首的相片回應,提出相片背景的標語被故意割去「歡迎」兩字,目的在於誤導讀者柯議員出席中領館主辦的活動。讓我說,回應文章提出陰謀論,認定「故意」割去「歡迎」,搞得柯議員不堪。依我看,相片顯明柯議員出席了一次同中領館互動的公開活動。不管是中領館主辦,還是福建社團聯合總會主辦,不就是一場新春團拜會嘛。再説了,國家郵報的報道沒有就相片內容著墨。沒有風吹草動呀!柯議員,請不要太弱不經風。一位民選官員在公開場合參與同祖籍囯駐外機構互動,只要是公開的,不犯禁忌!不要裝扮成挨打的小媳婦樣子,好不好?

其次,回應文章提起世界各地大專院校的中國學者和學生的社團,通常都得到當地的中國外交官指導。這有什麽大驚小怪的。這些社團的成員來自中國,都是中國公民。中國外交人員管理他們,那是行使領事服務的責任。 再説中共政權講政治挂帥,思想工作領先; 再説中國公民忠誠於自己國家,都錯在哪裡?講到留學生時代的柯議員,他的忠誠度必須是中共政權。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從中囯出來的留學生,主體是國家公費派遣。在這種國家體制中,無法相信一個留學生不是中共黨員而可以得到國家公費派遣出國深造的機會。我都聽説過,那時候,在海外留學的學生和交換學者都按時在使領館過組織生活呢。柯議員在德國留學時,活躍於服務留學生,其環境應是差不多吧。那時候對中共的忠誠決不會推理成爲對現今的「不愛國,不忠於安省和加拿大人民」的必然結果。請不要懷有怨婦心態對待國家郵報的報道。

「第三,Blackwell先生猜測,我當年被評爲北京海淀區的『傑出青年』一事,是因爲某種邪惡的原因或者是忠於共產黨的結果。」 這裡是照抄柯議員的回應文章。

這裡轉抄國家郵報提到「傑出青年」一事的報道:「After graduating and going to work in Beijing, Ke was selected as an 『outstanding young person』 by the city’s Haidian district, the documentary said.  Burton, who also said he had not specific knowledge of the MPP’s background, said such a distinction would likely be administered by the Communist Youth League and given to someone on a 『fast track』 for party membership.」

對照著讀,在國家郵報報道的行文中,我沒有發現其中有什麽「某種邪惡的原因」的説法。如果我的發現不正確,那倒事小。柯議員辦公室若沒有認真核實需要回應的出處,就輕易發表言論,那就事大了。恐怕有無端捏造之嫌。

在當時的環境裡,忠誠中共錯在哪裡?德國總理默克爾早年經受東德共產主義的教育,現在是西方民主國家領袖的翹楚。她曾經也是共產黨員吧。

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歷史,不必一定清白,但是要講明白。傲慢的冷漠就要出問題。 柯議員的功課沒做好,回應文章依我看沒法交帳。

還有需要繼續説明白的地方,如出席加拿大藏族同胞聯誼會的前前後後;專業工程師和推銷保險項目的註冊經紀的經歷;如何出席2013年7月中國國務院僑辦學習班。最直白的問題是柯議員是否曾經加入了中國共産黨。奉勸柯議員辦公室,簡單的危機處理手法就是幫助柯議員根據那份問題目錄直接解答,並且公佈全部問答內容; 不必理會國家郵報是否有什麽後續報道。

責任編輯: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