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黃之鋒等人美國會發言(字幕版)

港人籲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黃之鋒(左1)、何韻詩(中)、張崑陽(右1)美國國會發言,稱年輕人準備好以死抗爭。反送中運動,港人籲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Getty Image)
人氣: 132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8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在美國國會,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藝人何韻詩,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等人都出席聽證。其實還有另外兩位在聽證會上發言,但是因為時間關係,今天僅為大家呈現以上三位的發言,我們做了中文字幕,方便大家觀看。但是呢,三個人的發言,我們並不是從頭到尾翻譯,一些我們覺得可以省略的地方拿掉了,留下了最主要的部分。雖然這麼說,其實差不多就是全文翻譯了,因為省略的部分很少。

美國國會即將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9月17日為此就香港問題舉行聽證,邀請了這些香港民主人士出席。

今天我會先為大家播放張崑陽的發言,然後是何韻詩,最後是黃之鋒。為什麼以這個順序呢?因為張崑陽的發言,我個人感覺,十分有力量而且感人,感染力很強,他講出了香港人那種以死抗爭的決心。而何韻詩呢,則是以一個藝人的角度,講到了自己遭受的政治打壓。黃之鋒回顧了反送中運動的大概歷程,以及主要事件。

他們三個人的發言其實都很精采,互相補充,是了解香港反送中運動很好的資料。好了,下面就來聽他們的發言。

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的發言

去年,中國(中共)領導人在一場閉門會議中說:中國(中共)永遠不會接受西方式的司法獨立。這是為什麼,香港人民拼盡全力反對送中條例,因為我們不能相信看低人權的政府。

我們想保護我們的司法系統,這是我們抵禦北京政治影響的最後一道防線。

除了訴求撤回送中條例,香港人也訴求對警察暴力的獨立調查,以防止香港變成警察帝國。更重要的是,我們訴求「真普選」。我們深深相信,沒有任何結構性的政治改革,讓政府成為民選政府,香港就沒有希望重現繁榮。我們不能容忍一個社會,破壞個人利益,這些人的聲音應該總是要被聽到。但不幸的是,我們的政府忽略我們的訴求,說我們(示威者)在社會上毫無發言權。

我們學生會的成員被拘捕、跟蹤、毆打、恐嚇。在被關押中,我們的一名成員被告知,警察強姦一些女性示威者很合理,因為警察經常超時工作。

親北京官員正推動在教室內安監視器,監控師生看誰支持運動。這是北京當局製造的白色恐怖,值得在座的每一位警覺。如今,學生和香港人甚至準備好,為香港而死。一些人已經這麽做了。他們堅信,唯有一死才能打通自由的路,這是對鄉土最偉大的犧牲,我們絕不能忘記他們。

很多學生面臨巨大家庭壓力,他們中的一些人甚至被強迫離開家門,但他們仍堅持在抗爭前線,身上帶著自己的遺書,他們已下定決心。他們明白自由的代價很高,並總是如此。這是他們願意付出的代價,這是他們願意選擇的解救之路。

我們為自由而戰不是出於激情,激情會燃盡,我們為自由而戰,是基於職責和尊嚴。

老師、學生、社會工作者、商人,都面臨著中共在香港的政治清洗。中國(中共)這種新形式的帝國主義,對香港構成威脅,對香港文化和系統造成衝突。我們必須應對中國共產黨。

「一國兩制」將在2047年告終,美國政府要幫助香港人民,決定自己未來的命運。因此,我們敦促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美國必須發出強烈信號,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要被取消,如果香港喪失自治權,以此向中國(中共)政府施壓。

香港人會盡一切努力,直到耗盡最後一份力,為民主和自由而戰,(美國國父之一的)湯姆斯·傑弗遜說過:他會永遠對抗任何形式的暴政。我堅信現在是時候,美國人與香港人站在一起。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謝謝!

香港藝人何韻詩的發言

令人悲痛的是,這變成日常情景,年輕人被撲倒在地,頭部流血腦部震盪,一 些人甚至被打得失去意識,但警察仍拒絕提供治療。

防暴警察和便衣警察沒表現出任何克制,在他們履行職責的時候。從最初的幾個星期開始,他們故意隱藏委任證號碼,甚至在要求時也拒絕出示逮捕令,因此公民無法核實便衣警察的合法性,也不能讓任何警察對他們的違法行為負責。

8月31日,特別戰術隊的警察衝進港鐵太子站,隨意毆打乘客。結果,他們關閉車站24小時,拒絕為受傷者提供醫療服務,引起該站內可能有人被打死的疑慮。警察最近被指進入中學校園、商場和公交車站,只有穿著黑色衣服的年輕人才能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搜查甚至被捕。那些只是穿著黑衣服的年輕人,就可能被盤查抑或逮捕,儘管沒有正當理由。

換句話說,只要年輕就是罪,在香港這個「警察帝國」。

香港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我們長期以來珍視法治,透明的制度及言論自由。

但是,香港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像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國泰航空」,這家公司已屈服於政治壓力,已經解僱了數十名員工,因為他們的政治立場,其中一些僅僅是發了臉書帖子。商界人士被迫做出政治決定。

作為一名來自香港的歌手和活動人士,我親身經受打壓。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我被共產黨政府列入黑名單。我的歌和我的名字都在中國互聯網上受到審查,我被中共喉舌報紙多次點名。在中共政府的壓力下,贊助商紛紛退出,即使國際品牌也因為害怕與我聯繫而保持距離。在過去的五年裡,甚至在最近的一段時間,中共試圖讓我住嘴,通過他們的宣傳機器和抹黑宣傳,提出完全虛假的指控。現在,我面臨來自共產黨政府,親北京支持者的威脅,並可能隨時面臨逮捕和起訴。

美國人享有的自由是香港人長期以來所渴望的。儘管我們的語言和文化不同,但我們對正義、自由和民主的追求是相同的。

如果香港淪陷,它很容易成為一個跳板,為中共極權政府,在海外推行其制度和優先事項,(中共會)利用其經濟力量,讓別國人士順應共產黨的價值觀,就像他們過去22年對香港做的一樣。如果美國及其盟友有必要(對此)擔憂,如果他們想維持世界的自由、開放和(擁有)民權。

我因此敦促美國國會,與香港站在一起,還有大多數港人,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的發言

今天,我們危險地接近於「一國一制」。當前事態表明,北京完全無法理解(自由社會),更不用說治理自由社會了。

一直持續的示威活動,始於6月9日100萬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送中條例,該條例將允許將嫌犯從香港引渡到中國,那裡沒有法治的保障。但是當晚,特首林鄭月娥宣布,送中條例二讀會在三天後重啟。香港人開始6月12日的最後之戰。

然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知道了北京將掌握立法會足夠票數,香港示威者一大早就包圍立法會,成功阻止會議進行。

6月15日,林鄭暫停送中條例,但沒有說徹底撤回。第二天歷史性地有200萬人上街遊行,差不多是香港人口的四分之一。我想不到現代有任何可與之相比的、對政府表達不滿的事件。

我剛好在三個月前的這一天,6月17日被釋放,從那以後便加入到香港同伴們的抗爭中,用我們最可能具創意的方式。除了要求撤回送中條例,我們還要求特首林鄭收回對我們是「暴徒」的稱呼,撤銷所有警察(對示威者的)指控,並建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

一些示威者為在報紙登廣告發起眾籌,在6月底的峰會以前,呼籲世界不要忽視香港。還有一些人7月1日占領了立法會,同一天55萬香港人進行了和平抗議活動。

眾多港人每週末繼續上街,而小型集會幾乎每天在香港舉行。但政府就是「聽不到」;取代削減政治危機的,是港府加倍武裝警察。7月21日這場運動到達一個轉折點。

那一夜,與有組織犯罪集團有關的流氓暴徒,在元朗港鐵站聚集,無差別攻擊回家的示威者,現場的記者,還有路過的市民。警察沒有(及時)出現,儘管人們一遍一遍打求救電話,這讓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和暴民暴力之中。

僅8月5日一天,香港人當天參加大罷工,警察發射800顆催淚彈以驅散人群。而5年前整個雨傘運動只發射了87顆。港警的過度武力如今非常明顯。他們越來越多地任意使用胡椒噴霧、胡椒球彈、橡膠子彈、海綿彈、豆袋彈,還有水炮車,幾乎所有裝備都是從西方民主國家進口,這同樣令人不安。有鑑於此,我歡迎麥克加文主席,上週在眾院推出《保護香港法案》。美國企業一定不可以從對愛自由的香港人的暴力鎮壓中獲取利益。

聯合主席盧比奧最近寫道「香港的特殊地位」,在美國法律下,」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待遇是基於開放的國際金融聯繫,以及港幣與美元的掛鉤。「北京不應該玩兩手,一邊消除我們社會政治特徵,一邊收穫香港在世界上的所有經濟利益。這是最重要的原因,《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得到香港公民社會廣泛支持。這一重點我希望每位國會成員都能記錄下來。

9月初林鄭最終撤回了送中條例,但正如示威者不再要求她辭職一樣,這一決定現在已毫無意義。運動遠沒結束,因為它超越了對一個法案或一個人的訴求,我們的五項也是最重要的訴求,就是香港真實的結構性變化。我們的政府不足以代表人民是問題核心。

正如我所說,香港正處於關鍵時刻,運動成敗從未如此重要。當局幾乎停止發放被稱為「不反對通知」的(集會)許可,因此幾乎每次示威都是「非法集會」。

此外,我們面臨的是中國在深圳邊境的龐大軍事集結。習主席不太可能在十月一日前採取大膽行動,但沒人能確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派遣坦克仍是不合理的,儘管並非不可能。中國對澳門、台灣、西藏,特別是新疆的干涉,提醒人們,北京準備為實現其野心勃勃的帝國計劃而走得更遠。

我曾是香港青年民主活動人士的代表人物。然而目前的運動沒有領袖,我的犧牲是很小的,相比於那些因抗爭被解僱的同伴,那些受傷卻不敢去就醫的同伴,或者那些被迫自殺的人,還有兩名分別失去一隻眼睛的抗爭者。目前1400名被捕者中最年輕的才12歲。我不認識他們,但他們的痛就是我的痛。我們同屬於一個夢想家園,為我們的自決權而奮鬥,因此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更光明的共同未來。

今天出生的嬰兒,甚至不會在2047年7月1日慶祝他的28歲生日,彼時香港的「50年不變」政策就到期了。那個截止日期比看上去的更近,那時我們就回不去了。數十年後,當歷史學家回顧過去時,我確信2019年比2014年更加明顯,將成為一個分水嶺。我也希望歷史學家能夠慶祝,美國國會站在了香港人一邊,站在了人權和民主的一邊。

———————-

好了,三位的發言聽過了,相信有助於大家對香港事件的進一步了解。有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國會的審議情況,我們也會持續關注。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訂閱,按讚和留言,您也可以點擊小鈴鐺圖案,可以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

好,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9-18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