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抵消碳排放 只要花錢就行嗎?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政府在本週剛剛為那些想要花錢抵消碳排放公司,啟動了一個新的自願性指導方針,允許這些公司在明年12月31日之前,按照這個指導方針,自願出資採取行動,抵消或刪除自己產生的碳排放。

但根據電視一臺和TheSpinoff新聞網的報導,由於碳排放計劃本身仍然存在很多問題,目前有很多人都在觀望。也有不少人質疑這個計劃是否可行、以及它的有效性,懷疑這個計劃是否只是給有錢人提供了一個可以用錢來減少罪惡感的方法。
企業可以花錢買出路?

氣候變化部長詹姆斯.肖(James Shaw)說,企業越來越受到那些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正確的事」的客戶們的壓力,越來越多的公司在考慮碳排放抵消計劃。

這個指南規定,公司的碳排放抵消計劃應該是透明的、可衡量的、不會被雙重計算的,並且還得是永久性的。

然而,對於碳排放抵消計劃,目前仍然存在著不少爭議,一些環保主義者質疑它的有效性,而其他批評者則認為,這只是富裕人士用錢減輕內疚感的一種方式。

國家黨氣候變化發言人斯科特.辛普森(Scott Simpson)表示,政府需要做的,不僅僅是提供給企業如何花錢的「指導」。

「在中世紀,人們常常可以夠購買贖罪券,從而可以從罪惡感中解脫出來,這有點像現代版的、通過植樹來抵消碳排放的購買出路的方法,」他說。

新西蘭的碳排放問題,並不能通過在整個國家都種上樹的方法來解決。」

但是肖回應說,這些指導方針,並不是為了企業「獲得免監禁卡」而設立的。

抵消碳排放 應該勾選嗎?

當你在紐航的網站上預訂機票時,總會出現這樣一個選項:「點擊這裡抵消你的碳排放」,對於很多人來說,花點錢來抵消飛機飛行時造成的碳排放,應該是一個既吸引人、又可以平息罪惡感的想法。但這個計劃究竟是甚麼,我們到底應不應該勾選呢?

TheSpinoff新聞網的客座作者米蘭姆.蓋斯根(Mirjam Guesgen)認為,雖然碳排放抵消計劃的最初願望是好的,但事實證明,過程中很難跟蹤資金的去向以及這個項目的有效性,從而導致碳排放抵消計劃被很多人貼上了「不可靠」、或者「徹頭徹尾的欺詐」等標籤。

根據紐航的統計數據,通過這家航空公司新西蘭網站訂票的人中,只有約4%選擇付費抵消碳排放,而在英國、美國或加拿大的網站,則有接近10%的人勾選了這個選項。

碳排放抵消1減1

抵消碳排放是緩解氣候變暖的一個選擇。碳排放抵消背後的基本思想,是在(我們在生產和社會生活中造成的)排放量測定了之後,允許個人、公司或機構,隨後自願地採取行動,實行在內部減排無法實現的其他方面措施,減少或抵消碳排放量。

一個國家、公司和綠色項目等所涉及到的碳信用額(credit),是碳排放的流通貨幣。一個碳信用單位(1 credit unit)等於一噸溫室氣體排放量(1 tone emission),這讓雙方可以確切地量化它們正在產生多大的影響。

新西蘭的排放交易計劃(NZ ETS)也是按照碳信用單位(NZUs or NZ AAUs)來計算的。在新的指導方針下,碳排放抵消是一個兩步過程,採取行動的公司,既可以把私人的信用額度(NZU)永久性地從流通中移除,同時還可以取消國家減排目標的信用額度(AAU)。

新西蘭的零碳(carbon zero)或者碳中性(carbon neutral)計劃,就是通過碳排放抵消或削減,最終使新西蘭的碳排放單位變成零或者中性。

旅行中的碳排放抵消

新西蘭出國旅行的人很多,每年的旅行總量接近300萬人次。每當新西蘭人飛行時,大量的溫室氣體就會排放到大氣層中。

按照紐航的碳排放抵消計劃,每位乘客可以在訂票時選擇「抵消你的碳排放」選項,花錢幫助資助減少碳排放的項目,來補償其飛行中排放的溫室氣體。

所以,這邊你乘飛機旅行,你的飛機噴出了溫室氣體,那麼在那邊,世界上其他地方就要有人種植樹木,將這些氣體吸收回來。在理想的情況下,這是個一對一的交換,產生抵消作用。

在具體操作上,綠色項目(比如種植樹木等)通過吸收或減少溫室氣體,來賺取碳信用額度。然後,他們通過互聯網銀行向航空公司出售這些信用額度。整個過程由中間人組織安排,他們還為航空公司提供一系列項目支持。

這個系統有漏洞可鑽

報導舉例說,碳排放抵消計劃有很大的系統欺騙空間,或者還可以誤導民眾。

在2010年,《基督教科學箴言報》透露,一些碳補償項目根本沒有完成,負責傳遞資金的中介組織也從未這樣做過。

2015年的一項研究還發現,37%參與分析的項目發生在已經受到保護的林區,對於抵消碳排放根本沒有效果。因為無論是否得到碳排放抵消資金,這些樹木都可以得到保護,都會吸收同樣量的碳排放。

另外,由中介機構來安排,可能會導致雁過拔毛,層層抽取費用。紐航的全國碳排放抵消顧問奧利.貝爾頓(Ollie Belton)表示,「我們所得的,約占新西蘭其他各方所得的四分之一,沒剩下太多的東西給我們。」

抵制航空旅行vs抵消碳排放

隨著促使人們抵制航空旅行的運動不斷地在全球發酵,很多人都認可,與其在產生了碳排放之後再去花錢抵消這個影響,不如自己現在就行動起來,在碳排放發生之前進行預防,這樣才能更好地應對氣候變化問題。

據電視一臺報導,目前有少數新西蘭人正在參與一個遠離航空旅行的運動,即「少飛新西蘭人」運動。這個運動起源於瑞典的「Flygskam」(即飛行恥辱或留在地上)運動。

物理學教授少恩.漢迪(Shaun Hendy)說,他認為不飛行才是「我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它將有所作為,改變一些事情」。

瑪雅.羅森(Maya Rosen)領導了瑞典的不飛行運動Flyskam,她告訴電視一臺說,他們的運動已經敦促10萬人在一年裡不做任何飛行旅行。

「我本來很希望來新西蘭看看,但我更希望我的孩子擁有一個(好的)未來,」她說。

他們兩個人都對抵消碳排放計劃表示擔憂。羅森說:「這(抵消碳排放計劃)好像是一種可以花錢購買碳排放的容易出路,但其實你是無法買到的。」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