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畫:走過劫難(5)

——一個普通中國女人的覺醒
圖文:軒遠工作室
連環畫:走過劫難(5)(軒遠工作室提供)
  人氣: 9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這個故事的每一細節都是真實的,逼真還原了中國北京的看守所、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北京女子監獄的場景及發生的事件,只是掩去了人物的真實姓名。

五、北京老女監

接上文

104. 在遣送處,我拒絕下蹲,她們把我拉過去,把我的頭髮剪得亂七八糟的。張燕也在旁邊被剪了短髮。
105. 然後我們一起被送到位於北京大興的北京女子監獄,監區長范愛華來接我們。警察對我們全程錄像 。
106. 我被安排住在警察辦公室裡,張燕被關進了隔壁的心理諮詢室。沒「認罪」(承認煉法輪功有罪)之前,不許我們進監區。小警察方競讓犯人小雙看管我。晚上我在一個床板上睡覺。
107. 連續幾天,我都聽到了隔壁有人呵斥的聲音,我似乎還聽到了鮑紅的聲音。果然,鮑紅進來了,送了我一個水杯。原來她是張燕的「包夾」(協助警察管理法輪功學員的犯人)。
108. 第八天,我通過辦公室的落地窗,看到張燕被犯人拉進樓下的一間平房,其中一個人是鮑紅,後面跟著小警察方競。小雙說,那是小號。
109. 除了方競,我看到樓下還有男警察拿著電棍。小雙說,男警察是女監保衛處的。不遠處是監獄的崗樓,哨兵在上面持槍站崗。
110. 兩個多小時後,鮑紅上來,要了一杯熱水。然後悄悄和小雙說著什麼,之後又下樓進了小號。
111. 不久,我從窗子看見,她們架著張燕回來了。張燕的頭耷拉在胸前,鮑紅拿著水杯。
112. 很快我就聽見隔壁有人叫:「來人啊!來人啊!」是鮑紅的聲音。
113. 預感到出事了,我想跑出去看,被小雙拉回來。
114. 鮑紅進來,不讓我看外面。我問她張燕怎麼了,鮑紅沒有表情地看著我,說:張燕自傷自殘,送醫院了。
115. 因為「出了大事」,我被送進監區。終於可以在床上睡覺了。但不許我和人說話,所有人也都不許和我說話。沒想到,又見到了美娟!她最後被免死判了死緩,而且她與小雙、鮑紅一起,都成了我的「包夾」。我很激動。美娟示意我,不要和她說話,否則她也會被扣分。
116. 任何活動,犯人們都是喊著「一二」、「一二」的口號,踏著步伐一致的節奏。我知道自己是個人,我告訴自己是個人,一定要注意形象,儘管我頭髮被剪得亂七八糟,褲子和鞋子都肥大不合體,但我儘量使自己腰桿筆直、儀態端莊。
117. 坐凳子。警察下了命令「坐!」後,我們才可以坐下。否則就要一直撅著。
118. 安姐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她已經「認罪」,也做了我的「包夾」。我問她,張燕哪去了?她勸我說,要活在當下,不要去想管不了的事。
119. 一天夜裡,我夢見張燕死了,身上都是傷。我驚得一下坐起來,鮑紅正在給我值夜班,我問她:「你們怎麼把張燕打死了!?」鮑紅看著我,非常驚恐,什麽話都沒有說,我知道,張燕確實被她們打死了。
120. 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期間,監獄封閉管理。我申請找監區長范愛華談話,見面我就問她:「你們怎麼能把張燕打死?而且當時還有保衛處的警察及哨兵站崗監督?」沒想到,范愛華突然給我跪下來,「我錯了,這是工作失誤,希望你能原諒我,以後我一定對你們法輪功好……」那時我還真以為她良心發現了呢。
121. 監獄搞「十一」文藝演出,犯人們跳舞歌頌女監警察。
122. 鮑紅和安姐表演節目,感謝警察方競對法輪功學員的「教育轉化」。
123. 她們還給警察方競獻花,犯人們紛紛鼓掌。
124. 我知道,折磨張燕那天,就是方競帶隊,怎麼能說她挽救了法輪功學員?我站起來大聲喊出來:「你們打死了張燕!」
125. 包夾和警察們撲上來,摁倒我,不許我喊。
126. 回到監區大廳,犯人們氣憤地圍住我。因為警察說我當眾喊話,破壞監管秩序,給監區抹了黑,所以不讓全體犯人洗漱。
127. 犯人們排著隊對我吐唾沫,每人都必須吐。我的頭髮、臉上、身上都沾滿了唾沫還有痰。一個叫倩的小個子,個子特別矮,努力仰著臉吐我。
128. 憤怒的犯人們排著隊打我。一個叫蓋兒頭的大塊頭,對我揮舞拳頭:「你太自私了!就因為你,我們不能洗漱!」
129. 安姐不願下手打我。
130. 幾個包夾把我拉進辦公室群毆,因為那裡沒有監控。
131. 范愛華進來,制止了她們:「監獄管理局有規定,不許打罵體罰!你們要對她文明教育。」

(待續)

點閱【連環畫:走過劫難】系列。

責任編輯:李天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重獲自由,我卻無家可歸了。丈夫和我離婚,兒子也帶走了。病危的我躺在出租屋裡,百感交集,我和丈夫曾經那麼恩愛幸福……
  • 我不敢再和家人多說什麼。我感覺到丈夫的變化。他說因為我被勞教,單位找他談話,可能會影響晉級。兒子急切地問我:「媽媽,您聽話嗎?您掙多少分了?」孩子都知道,掙分多就意味著早回家。
  • 2001年11月,很多外地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來。因為不想讓當地受牽連,他們不報姓名、地址,警察給他們編了號。他們的錢被警察扣下,連牙刷都不能買,只有我一個北京人有牙刷。當時是一個牙刷幾十個人用!
  • 這個故事的每一細節都是真實的,逼真還原了中國北京的看守所、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北京女子監獄的場景及發生的事件,只是掩去了人物的真實姓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