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裴敏欣:中共一黨專政大限將至

中共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其過去70年中從來沒有碰到過的。美國克雷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裴敏欣指出,儘管技術上沒有對專政的時間限制,但中國共產黨正在接近一黨專政的最長「壽命」。(Kevork Djansezian/Getty Images)

人氣: 157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儘管中共官媒繼續高調唱誦「十一」,但越來越多的理由讓中共官僚們擔心中共政權的未來前景——中國共產黨大限將至。

知名中國政經專家、美國克雷蒙特麥肯納學院(CMC)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日前在美國《評論彙編》期刊(Project Syndicate)撰文說,持續的經濟放緩以及與美國的緊張關係加劇,可能毀掉中共在2021年的慶祝活動。

早在2012年,習近平接下中國共產黨主席職位時,就承諾為中國共產黨的兩個一百年努力——建黨一百年(1921-2021年)以及中共國一百年(1949-2049年)。

近期美國中國通在討論專制政權獨裁政權的「70年大限」以及「逢九必亂」規律。中共今年建政70年,實際上它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其過去70年中從來沒有碰到過的。

裴敏欣指出,儘管技術上沒有對專政的時間限制,但中國共產黨正在接近一黨專政的最長「壽命」。

墨西哥的革命建制黨掌握了71年的權力(1929-2000年)、蘇聯共產黨統治了74年(1917-1991年,也有說蘇維埃聯邦成立於1922年,共統治蘇聯69年),而朝鮮金家政權已經統治了71年,這是中共唯一的一個當代同伴,也是唯一能比壽命的對象。

裴敏欣表示,上述歷史模式並不是中共擔心的唯一原因,目前的政治、經濟環境惡化也讓中共憂心忡忡。

「中共政權過去能夠從毛主義的災難中走出來,並能在過去40年繁榮發展的條件,很大程度上已經被不利因素所佔據,甚至可以說被一個更具敵意的環境所取代。」他寫道。

第一,對中國共產黨長期生存的最大威脅在於與美國之間的不斷發展的冷戰。在毛澤東之後的時代、中共領導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國際舞台上保持低調,在建立國內實力的同時盡力避免國際衝突。但到2010年,隨著經濟實力加強,中共開始奉行日趨強悍的外交政策,這引起美國逐漸從合作政策轉向如今更明顯的對抗。

「從地緣政治上看,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和技術戰標誌著一場開放式衝突的開始,如果重演冷戰的歷史,這將威脅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裴敏欣分析說。

他表示,憑藉卓越的軍事能力、技術、經濟效率和同盟國支持,美國會比中共在中美冷戰中更可能獲勝。「儘管美國的勝利也可能是慘勝(Pyrrhic),但很可能最終會一劍封喉中共的命運。」裴敏欣說。

第二,中共也面臨著巨大的經濟阻力。過去的所謂的「中國奇蹟」是由龐大而年輕的勞動力、快速的城市化,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市場自由和全球化推動,所有的這些積極因素都已經減弱或消失。

也許選擇激進的改革,尤其是私有化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SOE)以及終結新商業主義貿易實踐,可以維持中國經濟增長。但這些只是中共作出的口頭市場改革承諾,它一直不願實施這些改革,反而在越加堅持奉行有利於國有企業的政策、並以犧牲私人企業家為代價。

「因為國有部門是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所以中共領導人突然接受激進的經濟改革的希望很渺茫。」裴敏欣認為。

第三,中國國內的政治趨勢也令人擔憂。隨著黨的新毛主義轉變,包括嚴格的意識形態整合,剛性的組織紀律和基於恐懼的強人統治,災難性政策失誤的風險正在增加。

裴敏欣指出,可以肯定的是,中國共產黨不會不戰就善罷甘休;隨著它對權力的控制力度減弱,它會試圖在其支持者中煽動民族主義,同時加劇對反對派的壓制。

但是,這一戰略無法挽救中國的一黨專制政權。他認為,儘管民族主義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對中國共產黨的支持,但它的力量終會消散,因為中共不能持續改善民族支持者的生活水平。

「一個依靠脅迫和暴力的政權最終將以經濟活動低迷、民眾抗議增多、安全成本上升和國際孤立的形式,付出高昂的代價。」裴敏欣說。

他表示,上述場景不會成為中共領導人準備在「十一」給中國人帶去的激勵人心的場面;但是不管中共怎樣的民族主義姿態都無法改變這樣一個事實,「自毛澤東時代終結以來,中國共產黨的統治瓦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

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2019年將是可怕的一年。在經濟方面,經濟增速已降至1992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引渡法案(逃犯法案、送中條例)引發的香港政治危機,正使得中共統治面臨螺旋式失控危險。而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和技術戰也標誌著一場開放式衝突的開始,如果冷戰重演,威脅到的將是中國共產黨。

裴敏欣是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研究中國政治經濟、中美關係及發展中國家的民主化問題專家。著作包括《從改革到革命:共產主義在中國和蘇聯 的消亡》(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中國的轉型陷阱:專制制度發展的限制》(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 The Limits of Developmental Autocracy)以及《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政權衰敗的動態》(China’s Crony Capitalism: The Dynamics of Regime Decay)。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9-22 8: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