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四兩撥千斤

作者:青松

我們在處理很多問題時,經常會堅持己見,其實只需要簡單協調就可以解決。(fotolia)

  人氣: 218
【字號】    
   標籤: tags: ,

和朋友Anna一起吃飯,她說起最近陪兩位美國朋友逛市場的趣事。

市場上出售蔬菜水果、各種美食,新鮮而且便宜,不過店家經常是打包批量出售。兩位美國朋友想買一些品嘗,但又不想買太多,所以買賣很難談成。

他們到了一家餅店,薄薄脆脆的餅,每包裏裝了十幾個,按包出售。一位美國朋友想買一個餅,另一位想買兩個。但店家不賣,因為他講究薄利多銷,餅賣得便宜,所以顧客如果要買就要買一整包。

兩位美國朋友和店家商量了一番,願意出比單價高一些的價錢買三個餅,店家並不讓步,不接受高單價,只堅持按包出售。Anna在他們中間做翻譯,看到兩方各不相讓,這宗買賣怕是要黃。

雙方的想法不在同一個軌道上。一方想的是:我買多少自己說了算,你不能強迫我一下買那麼多,而且我願意出高於單價的價錢買。另一方想:總共沒多少錢,我們店就是打包出售,拆開賣的話,剩下的我就不好出售了。

於是,Anna提出要買一整包餅,店家立馬答應了。買下之後,Anna讓店家幫忙把餅分裝成三份,一份一個餅,一份兩個餅,剩餘的裝到一起,店家欣然同意幫忙。裝好後,Anna把兩小包分別送給兩位美國朋友,皆大歡喜。

Anna的處理辦法很聰明,她兼顧了買賣雙方的要求。一開始交易不成功,是因為美國朋友要的量少,怕萬一吃不慣會浪費,而店家一貫都是按包出售,要從量上盈利。Anna協調不成功之後,就轉換視角,先按店家的要求購買,然後按美國朋友的要求分裝,滿足了各方要求。

這買餅的故事很有趣,讓我想到很多。買賣雙方雖然都是成年人,但都帶些孩子氣,互不相讓。其實,我們在處理很多問題時,經常會有堅持己見的固執,和買餅故事中的雙方非常像。本不是什麼大問題,只需要簡單協調就可以完成,而我們很多時候就不肯讓步,白白放棄一樁交易。

Anna促成了買賣,恰恰是因為她沒有站在任何一方的立場,而是縱觀全局,考慮雙方的需求和顧慮,只稍稍動些腦筋就解決了問題。這買餅的故事中,滿滿都是四兩撥千斤的哲學……@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軍事上反擊匈奴的同時,漢武帝也在政治制度上推行變革,為大一統進行著準備。唐代著名大臣虞世南曾評價道:「漢武承六世之業,海內殷富,又有高人之資,故能總攬英雄,駕御豪傑,內興禮樂,外開邊境,制度憲章,煥然可述。」究竟是怎樣的「制度憲章,煥然可述」?
  • 不過,我語重心長的說:「院長,當醫生當久了,你有沒有發覺,有些患者的病,怎麼治都治不好,診治方法沒有錯,藥也對症,就是治不好?」院長思索一下,很認同的點點頭,表示以前都沒想過這個問題,並問為什麼?
  • 徽宗宣和年間,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賊」把持,何栗彈劾王黼,屢屢得罪權貴,一度被罷黜,後被欽宗召回,為相輔政。圖為宋徽宗趙佶《聽琴圖》(局部)。(公有領域)
    徽宗宣和年間,朝政被蔡京、王黼等「六賊」把持,何栗彈劾王黼,屢屢得罪權貴,一度被罷黜,後被欽宗召回,為相輔政。面對國破君虜,他無力回天,絕食而亡。死前他曾對金兵說:「忠臣事奉君主,需要死時毫不猶豫。我不考慮家室,但我雙親年老,我死後請不要馬上告訴他們。」他辭世的時候,只有39歲。
  • 一位朋友日前向我傾訴,抱怨配偶對她諸多挑剔,最近更因小事兩夫妻爭吵起來,這位朋友叫我評評道理,究竟誰是誰非?我靜心聆聽後,表示單憑她一面之詞,我實難作出中肯的判斷,我勸導她無需深究誰對誰錯,反而應該細心思考,她從這件事學到什麽?
  • 試問,我們為什麼要讀書?而且要讀這麼多科目?回想起來,有些課程我真的已經遺忘,但是,有些課程卻是一生受益。
  • 小孩的童言童語,最真實又可愛!小朋友並不一定是因為「不懂」才說出天真的話喔,他們往往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內心的期待和需求不經意地蘊藏在話語中。看看視頻中這位小女孩,她如何從堅持己見,到最後聽從教導?奇妙的轉變,其實就發生在內心滿足之後......
  • 中華武術博大精深,有外家和內家之分。其中少林寺的外家拳術以剛猛有力著稱,到張三丰時,講究緩、慢、圓的內家拳法橫空出世,也就是人們熟知的太極拳。那麼,這套拳法是怎麼創立的?
  • 一些家長把嘗試、失敗以及獨立看作是負面的事情,而不是成長的機會。當我們這樣做時,就已經是在阻止孩子從成長經歷中學習了。當我們將他們保護起來,不讓他們經歷沮喪,他們的情商就無法得到提高。
  • 經過這幾次的教訓,我學到人無法避免做錯事,天底下不可能有人永遠不犯錯的,重要的是知道錯了就改過來......
  • 北宋奸臣蔡京先後四次任宰相,掌權共達十七年之久。80歲高齡的蔡京被貶官流放,在赴儋州貶所時,攜帶大量金錢,但是他的作惡多端招致老百姓的反感,在路上用錢也買不到東西。至此,他才真正自省:「京失人心,何至於此。」為何大惡之人不易死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