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良知見證時代風雲 香港媒體人梁珍側記

香港大纪元/新唐人的采访主任梁珍( / 大紀元)
香港大紀元/新唐人採訪主任梁珍(宋碧龍/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17年來,梁珍用文字和視頻記錄著風雲變幻。街頭採訪、電視直播、深度專訪,這位香港大紀元新唐人的採訪主任,總是精力充沛、開朗樂觀。鏡頭內外,她的笑容恬靜、聲音清脆、情感真摯。即使面對打壓和威脅,她也從未動搖,「堅持做正確的事,就會迎來希望。」

投身新聞事業

梁珍擁有電子材料學士和管理工程碩士學位,2002年底,她加入香港新唐人電視台,走上了新聞之路。

「2002年12月9日,我們第一次外出採訪,正趕上多位大律師在旺角街頭派發『反23條』傳單。那是香港大律師首次上街派單張,這條新聞做出來發表後,馬上被BBC採用了,我們很受鼓舞。」

2003年,兩大事件讓梁珍和同事們更加忙碌:薩斯(SARS)爆發、香港民眾反23條立法。大紀元和新唐人首先披露了薩斯疫情真相,領先於其它媒體至少兩週。「那一年我們關於薩斯和23條就做了二百多條電視新聞,有時一天出四條。報導薩斯期間,我們沒日沒夜地幹,因為人命關天,這事太重大了。」

2005年1月,香港大紀元從週報改為日報,梁珍便開始跨媒體運作,同時擔任大紀元主力記者。「十幾年來,我一直在第一線採訪,大紀元和新唐人也在香港漸漸地紮根,報導了很多重大歷史事件,逐漸獲得公眾的認可和支持。」

新聞記者的工作時間長、強度大,除此以外,梁珍還面對來自中共的騷擾。「香港就在中共這隻老虎的嘴邊。這麼多年我的身分都是公開的,收到過N個(威脅)電話了。我的親友,甚至中學同學都曾被當地公安滋擾,可見中共怕到什麼程度。不過,中共這樣做只會適得其反。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朋友也都知道我們是好人。人在做,天在看,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反送中」系列專訪網絡熱傳

從今年6月底開始,梁珍就反送中話題採訪了幾十位頗有影響力的香港主流人士,包括前政府高官、資深時事評論員、立法會議員、大律師、股票分析員、明星藝人等,迄今已經推出一百多個訪談節目。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前《信報》總編練乙錚接受梁珍專訪(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前《信報》總編練乙錚接受梁珍專訪(宋碧龍/大紀元)

7月12日,梁珍專訪前中央政策組顧問劉細良的一條視頻火爆流傳,吸引了60多萬人瀏覽。劉細良對反送中事件的評論以及對局勢走向的精準預測大獲好評。發布此視頻的平台——香港大紀元/新唐人新聞頻道也引來更多關注。

「我們的專訪可信度非常高,因為受訪者的談話原汁原味地播出,而且我們是國際媒體,有些視頻還配上了中英語字幕,更利於廣泛傳播,也增加了節目的力度。」

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接受梁珍專訪(王偉明/大紀元)
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接受梁珍專訪(王偉明/大紀元)

梁珍表示,當一些主流媒體成為中共極權和權貴的傳聲筒時,網絡媒體異軍突起,香港大紀元和新唐人把握機會,獲得熱烈反響。「現在很多人都在推薦我們的頻道,許多知名人物都願意接受我們的採訪,例如前行政會議成員、前自由黨黨魁周梁淑怡,還有前政府高官王永平、梁建邦等。蕭若元是香港最有名的時事評論員,他破例受訪。這個時候,他們希望讓世界了解香港人的想法,也希望自己能為香港發聲。」

大紀元和香港站在一起

三個多月來,大紀元記者不分晝夜,勇敢地堅守在前線,多次直播抗議民眾的集會和遊行。「直播一次通常長達10個小時,很多記者每天基本只睡一兩個小時,工作量比以前大許多倍。我們人手不多,器材也沒有別家的先進,但是我們有著對新聞的熱情和對社會的責任,就是堅持真實的報導。」

2019年6月12日,香港新唐人記者梁珍在中環反送中抗議現場報導(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6月12日,香港新唐人記者梁珍在中環反送中抗議現場報導(黃曉翔/大紀元)

耕耘自有收穫——「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和收看大紀元和新唐人。我們既有大量的日常新聞,也有深度專訪,24小時輪轉著更新,提供不同角度的解析,讀者和觀眾都很佩服。」

「現在我們在外面採訪很受歡迎。很多市民說:『天天看你們的新聞。』有時,我們的記者在抗議現場沒吃沒喝的,有人主動送水送食物,還有人把自己身上的防護裝置脫下來給我,他們都很善良。」

2019年9月7日,梁珍在九龍灣直播和採訪抗爭者促交代831事件真相。(朱利亞/大紀元)
2019年9月7日,梁珍在九龍灣直播和採訪促交代831事件真相的抗爭者。(朱利亞/大紀元)

梁珍認為,法治自由和新聞自由是香港賴以生存的基石,媒體人肩負重任,「香港人都在受苦,媒體怎麼能不做好自己的工作呢?如果一個媒體不能在此時維護良知,那麼它就無法在社會立足,因為它不是為民眾服務。」

獅子山精神照亮未來

「三個月來,我無數次落淚,被香港人的精神所感動。中共以為它可以一手遮天。香港市民,特別是年輕人,面對殘暴的警察,面對中共政權直接動用黑社會、紅色社團全方面的打壓時,他們不害怕,他們對中共的認識很清醒,根本不是受什麼外國勢力或『黑手』挑動的。」

梁珍在香港生活多年,她對於這塊土地有一份認知:「其實香港是一塊福地。上一代許多香港人為了逃避中共的迫害來到這裡,開創了繁榮。而中共自97後一步步地摧毀她的自由。『反送中』是香港的一個機會。關鍵時刻,能否抵得住中共的滲透?現在,香港人站了出來,團結抗共,表現出了寬容、理解、互助,像水一樣,這才是獅子山精神。我們的媒體就是要呈現這種勇氣和人性的美好。」

香港的天空,風起雲湧。梁珍對未來保持樂觀:「更多人在選擇做正確的事情,這個社會就會有希望。我們正深處一股洪流之中,這是香港前所未有的。」她會繼續製作「珍言真語」訪談系列,收藏時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