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韻:「反送中」——大衛與歌利亞之戰

社運青年黃之鋒曾說,香港《送中條例》激起的抗議活動是大衛與歌利亞之戰。圖為米開朗基羅的雕像《大衛》的頭部特寫。(Franco Origlia/Getty Images)

人氣: 6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9日訊】香港的街頭不再平靜,催淚彈的煙霧映照著怒火與血光。「反送中」抗議活動已持續三個月,毫無退潮跡象。爭取自由權利的港人與拒絕妥協的北京互不相讓,構成「零和博弈」。社運青年黃之鋒受訪時表示,這是大衛歌利亞之戰。

大衛」是《聖經》裡的人物,且因米開朗基羅的雕像舉世聞名。大衛和歌利亞的戰例,是以弱勝強的經典。今時,香港示威者手舉雨傘,與全副武裝的警察對峙,同時面對追蹤、抓捕、控罪以及中共軍車壓境的威脅,令人聯想起三千年前的那段故事。

據《撒母耳記》上卷記載,大約公元前一千年,非利士人攻打以色列,國王掃羅率眾迎敵。一個名叫歌利亞的非利士人站出來對著以色列人罵陣。他身高八尺,頭戴鋼盔,身披鎧甲,高聲討戰40幾天,居然無人應戰。掃羅王甚至為此懸賞,若有人能殺掉歌利亞便可得厚賜,還能娶公主為妻。但是歌利亞的樣子太凶悍了,沒有人敢和他單挑。

這時,大衛出場了。他是伯利恆小城的一個牧童,善於投石。這一天,他奉父命去探望前線的三個哥哥,來到戰場時,正好聽見歌利亞叫罵。大衛心生怒火,自告奮勇要前去比武。掃羅王把自己的盔甲給大衛披上,可是大衛覺得不習慣,而且,他表示,他更加相信他的神。於是,大衛仍舊穿著牧羊衣,一手拿杖,一手拿投石器,口袋裡裝了5塊光滑的石子,從容上陣。

歌利亞一看,來者是個年輕人,裝備獨特,就嘲笑起來。大衛鎮定地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的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

戰鬥開始了。大衛用投石器瞄準歌利亞,甩出一顆石子,打中了他的頭,他的力道很猛,石子竟穿進了額頭。歌利亞倒在地上,大衛衝過去,拔出歌利亞的刀,砍下了他的頭。以色列軍隊趁機高喊衝鋒,打敗了非利士人。自此,大衛在以色列人中聲望大振,後來成為歷史上有名的大衛王。

三千年過去了,在東方港口,數百萬市民不甘於被赤化的命運,奮起抵抗。暴政掌控著龐大的軍隊、全國的物資和媒體,並以利益威逼、挾持了大批財團和富商,令許多人沉默膽怯。不少香港示威者表示,他們自知雙方力量的懸殊,但是為了守護家園和未來,他們別無選擇,決心背水一戰。

這一幕,恰似當年牧童迎戰巨人。中共看似強大,可是實際上,它所擁有的,不過是歌利亞的身軀和鎧甲,徒有其表。它所依賴的,是謊言和暴力,還有喉舌媒體的叫囂,這就好比歌利亞狂妄的罵陣,虛張聲勢。而在其內部,它既無道德基礎,亦乏民心支持,它不堪一擊,隨時都可能被一顆小石子打散了架子。

黃之鋒對媒體表示:「我們永遠不會在共產政權的高壓統治下屈服。」(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黃之鋒對媒體表示:「我們永遠不會在共產政權的高壓統治下屈服。」「我們可能會面對許多打擊和壓制,但我們不會後退。因為香港是民眾抗議威權統治的前線,正如上世紀的東柏林。」

森嚴高聳的柏林牆倒塌了,稱霸一方的納粹帝國潰敗了,籠罩蘇聯和東歐的鐵幕也不復存在。不可一世的極權終有末日。大衛的事蹟傳遞一個啟示:勇氣、智慧和信念可以創造奇蹟。

8月30日,網友「HK-妮珂」在推特上說,「香港人將繼續下去。沒有其它武器,只有信念」,「信念終將會令當權者畏懼、顫抖、動搖、分裂。信念使我們團結,令盟友讚歎、敵人汗顏……」

一個月前,一篇「香港抗爭者致內地同胞書」在網上流傳,其中寫道:「這是一場強弱懸殊至極的抗爭」,「但這份宿命並不是一個詛咒,而這份薪火也必然會繼續流傳。這一個夏天,香港人會為歷史留下一個印記。」

時代記錄著抗爭的足跡。在自由之港,正義的吶喊正在穿透麻木和恐懼,譜寫新的史詩。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週刊 2019.9月號/第7期)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9-09 10: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