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數字化後果 法國孩子手寫水平降低

近年來,法國小學生的手寫水平正在退步。(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氣: 2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關宇寧法國報導)9月16日,法國有180萬名CP(小學第一年)和CE1(小學第二年)年級的學生開始了法語和數學評估,許多老師都很擔心孩子們的文字手寫水平。

不僅僅是越來越多的拼寫錯誤,還有龍飛鳳舞的字跡、面目全非的花式大寫字母、難以辨認的小寫字母、超出文字格、不沿直線書寫等問題。

據《巴黎人報》報導,在CP和CE1兩個年級,小學生們可以學習寫出漂亮的字母,但許多老師注意到學生的書寫水平正在惡化。不可否認,在社交網絡和短信無限發展的時代,年輕人從來沒有寫過這麼多話。但當談到在紙上寫下段落時,他們也從來沒有這麼難寫過。

幾十年來,課堂上專注於學習寫作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在20世紀60年代,CP的老師每週花10個小時教孩子們書寫。如今,如果我們能花兩個小時,就該慶祝了!」有19年教學經驗的Laurence Pierson老師,他現在專門提供個人手寫教學。

數字化影響手寫

除家庭作業必需外,互聯網和智能手機殘酷地制止了青少年在家中的手寫機會。甚至在課堂上,學生們可以打鍵盤而不是在紙上寫字。 在這種環境下,年輕人普遍養成了不恰當的寫字姿勢,練習用筆書寫的訓練也少得多。

「這是一場災難,你不能讓他們寫三到四行。他們的手指很痛苦,因為寫字手勢不再是常用的,而且他們在數字時代看不到實用性。」塞納-聖但尼省一所職業高中的副校長Rachid Djouadi道,「高中會考有十分之八的答卷,我很難看懂字跡。」

「我們進入到了另一個時代。 平板電腦已經進入幼兒園,用它來給孩子們做練習以節省時間,因為寫字會讓孩子們感到疲勞。我們感到非常沮喪,我覺得這很遺憾。」有35年教學經驗的教師Michèle Guérin,「我們曾經練習運筆技巧,我為之奮鬥。即使是普通課程,我們仍在進行。 但是現在,我覺得我們的學校已成了一所『恐龍學校』了。」她笑著。Guérin也是《教師!(Maîtresse ! )》( Editions de l’Opportun,2017)這本書的作者。

「有些孩子,我不知道如何提供幫助,例如一名只用大寫字母書寫的學生。」一位Créteil學區教CM2(小學第三年)年級的老師在一份新發表的報告中講到,該報告致力於優先教育( éducation prioritaire)地區的學生書寫問題。

「充滿印刷紙的筆記本床墊」

「這可能是學校失敗的一個因素,也可能是那些不想在寫作中發展自己思想的人的自我限制,因為寫字手勢很痛苦。」塞納-聖但尼省一所高中的歷史地理教師Diane Granoux觀察到。與一些同事相反,她不會懲罰學生,因為她覺得學生們不是故意的。

在她看來,通常使用的材料:笨重的四色筆和質量差的紙張是部分原因。在課堂上,她注意到要求學生們書寫總是很困難,學生們從來不自願。「你必須一再地要求他們。」她。所以她經常寫好後分發複印件給學生們。「否則沒法推進教學進度。特別是當我們必須完成一個大的計劃時。」她回憶道。

為了減少拇指和食指的壓力,「複印機」會全速轉動以填補手動的減速。Creteil學區的調重點就是這些「充滿印刷紙的筆記本床墊」。一名小男生講述他如何使用筆記本的,不是用他的筆寫,但「一週能用兩根膠水棒!」

新職業:手寫教師

面對越來越多年輕人筆記本上的文字難以辨認,近年來出現了一種新的職業:手寫教師(graphopédagogue)。5E協會(Enseignement de l’écriture pour élèves, étudiants et enseignants)今天在法國已聯合了約50多人。

寫字的手勢、紙的位置、手指的移動、字母的形狀⋯⋯一切都在手寫中修復。恢復手寫水平需要平均6到8次複習。「我們也留家庭作業進行鍛煉,每天練習10分鐘。」巴黎的手寫教師Laurence Pierson

在他的學生中,有一名幼兒園的孩子,很難握鉛筆寫字;還有一名25的優秀學生正在準備國家行政學院(ENA)的考試,並打算向判卷老師提交一份非常易讀的答卷。根據手寫教師事務所的收費表,一個小時的教學費用在45至65歐元之間。#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9-10-01 3: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