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竹林深處有茶鄉

文/王金丁

欣賞竹林幽雅,聽著筆直的竹桿襯著細長的竹葉在微風中蕭蕭作響,或在煙雨濛濛中欣賞竹叢搖曳生姿的體態。(賴瑞/大紀元)

  人氣: 280
【字號】    
   標籤: tags:

1、
這茶香太迷人了,雖然我沒忘記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聳竹林搖下來一陣風,渾身涼爽,我舒了一口氣,點著頭致謝,將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輕輕推向那司茶人。渴望地等著第二杯茶時,感覺旁邊那人看著我,我抬起頭來微笑著表示善意,是位穿灰色長袖的年長者,也向我點點頭。杯裡很快又填滿了茶,「謝謝!」我拿起杯子,聞了一下,慢慢地喝了那杯茶,拿著杯子回味著茶香,可那穿灰色長袖年長者剛才的眼神,還是讓心裡很是掛意,我又向他點點頭,他的微笑裡帶著暖意,直覺告訴我,這是位茶道中人。

我珍惜地聞著杯裡餘香時,瞧見那花瓶下木盤裡,擺著一片剖了的半圓竹子,竹片裡散落著幾粒茶球,司茶人心細,半短袖裡伸出來的手提著的茶壺停在襟前,向我說:「那茶則是用來盛茶葉放進壺裡的。」然後將茶壺輕置長條木板上,隨手將那茶則翻了面,上面雕了瀟灑的兩個字「初心」,我點頭示謝,把「初心」藏進心裡。

這山間小路兩旁竹林茂密,一邊竹林下,茶席一桌連著一桌,往前望去,綿綿無盡處,竹葉從空中吹過來綠色的風,拂過我的臉龐,身上的汗都乾了。從村口揹著包包走到這裡少說也有半公里路,兩瓶礦泉水都喝光了,剛剛一口喝了那杯茶,那位茶道中人看著,一言不發,讓我感受了他的涵養。抱著對茶的好奇,千里迢迢跑來這裡,就是來學茶的,一時想起那位茶道中人,他已經走到另一茶席了。

2、
我趕過去坐在那位茶道中人旁邊,女司茶人專注地往我杯子裡倒茶,一股茶香撲鼻,我優雅地點頭致意,然後轉頭向那茶道中人微笑著,他看著我,雙手端著白磁茶杯送至鼻尖,想了半晌說:「好茶!」嘴唇碰著杯緣,向司茶人點著頭,司茶人端著茶壺,唇線微笑著。

那茶道中人輕聲地向我說:「這香氣帶著參香陳韻,想起以前也喝過這種茶,兄弟,慢慢喝,您會感覺茶裡含有天地間的智慧。」我心裡吃了一驚,也不敢顯現出來,只抿了一小口,司茶人或許聽見了,伸著半短白袖要給我們倒第二杯,那茶道中人仍聞著杯子,手掌擺向旁邊茶客,司茶人開口了:「這是古樹普洱茶,只能泡這一壺,還留給後面的客人。」「大家分享吧。」端著杯子,那茶道中人繼續說著,茶香裡聲音有點糢糊:「一棵普洱古樹從幼苗長到數百年數千年,在孤寂山裡吸收日月靈氣,才能成就這杯茶湯。」我望向飄搖的竹葉,沙沙聲裡送來陣陣涼風,低頭看著杯裡茶色,心裡自在歡喜,徜徉在茶的世界裡:「前輩,謝謝您。」

3、
幾片枯黃竹葉從頭上緩緩落下,竹風中飄來一陣陣叮叮噹噹的琵琶聲,往竹林裡瞧去,那坡下也擺了一桌茶席。我順著石階步下,琵琶聲越顯清朗,原來疏密竹林間,有一長髮女子坐在石磴上,抱著琵琶演奏,弦音茶香飄蕩林間,真是詩情畫意。我轉頭望去時,一不小心,踩上了幾片落葉,還好右手抓住一根壯碩竹幹,跌坐階上,已驚動那高聳竹子,惹來了一身水,正想聽一會優雅琵琶曲子時,頭頂已傳來一陣笑聲:「兄弟,上來吧,前面還有好茶。」我用袖子抹去臉上水珠,往上瞧去,沒想到是那位前輩,就尷尬地大聲地笑了出來,心裡放鬆了。

我坐在前輩旁邊時,那司茶人輕快地倒給我一杯茶,「謝謝,」我爽朗地向前輩笑著。那司茶人說:「嘗嘗紅茶好嗎?」前輩點點頭,我喝了茶,將茶杯推回壺前,一看,這席上只我們兩人,那瘦高花瓶上的黃花在竹風裡正搖曳生姿,花片兒微微點著頭,我向司茶人說:「辛苦了,泡茶一整天了。」司茶人往壺裡注滿開水,蓋上茶壺,手指輕按壺蓋,雙眼微閉,「我喜歡茶這東西。」然後,張開眼睛,慢慢將茶注入茶海,接著給我們杯裡倒了茶,平靜地說:「茶的香氣從壺裡升上來,看著水氣飄動,多美的畫面。」司茶人望著茶海裡的茶湯,沉靜裡帶著欣悅:「將茶葉放到茶壺的剎那,聽著茶葉與茶壺碰撞的聲音,掀起壺蓋時,香氣撲鼻而來,這是泡茶過程的美妙感受。」前輩喝了口茶,點著頭,我跟著點頭:「我能體會。」我喝了茶,話也聽進去了,司茶人給杯裡填了茶,看著我,眼神攸攸地說:「心裡感覺茶葉在水中舒展開來,獲得新生,開始了另一段生命的旅程。」

一陣微風拂來,拂過花瓶上的黃花,拂過一排黑色陶杯,拂向左邊桌布上的幾粒白色小石頭,空氣裡瀰漫著茶香,感覺,茶席間自成一片天地。

4、
竹風中一股花香飄來,我們正走過一茶席,席上已靜靜坐滿了人,前輩停下腳步向我頷著頭,我跟著走了過去,站著。司茶人親切地說:「難得一起喝茶,這是鳳凰山單叢茶。」司茶人一取一放間,緩慢而俐落,兩杯茶經由茶客循序送了過來,花香般茶氣已飄溢席中,我們都躬身接了一杯。

「蜜蘭香氣」,前輩向著杯子,點著頭:「回味回味……」這應是向我說的,我嘴裡含著茶,傾著耳朵:「這茶有苦的餘味,苦味中更能回味茶裡的蜜蘭香氣。」兩個杯子又循序送了回去,前輩這一說把我搞糊塗了,只感覺席間洋溢著諧和與善意。

我們躬了身,準備離去時,那司茶人說了:「懂茶的人,天涯海角,留給人們茶韻般優雅的背影。」原來,茶還有這麼深的意義。

5
「走吧,兄弟。」前輩頭也不回,緩步向前行,我調整背包趕了上去:「這片竹林連著下一個村莊,前輩去哪裡?」晚風迎面吹來,前輩放大嗓門,許是怕我聽不清楚:「去找明朝的茶」,然後,回頭望了我一眼,繼續往前邁步:「去找宋朝的茶。」我心裡笑著:「前輩,您乾脆去找唐朝的陸羽泡茶吧。」可我腳下仍然走著,斑黃竹葉紛紛從頭上沙沙落下,飄過身後,風聲裡,恍惚間似乎已走過幾世幾代。

跟著前輩向竹林盡處走去,仰望遠山,隱約瞧見那山腰裡矗立著一座黃瓦古寺。暮色裡涼風習習,風裡帶著絲絲琵琶弦音,我停下腳步,回望前端竹林,仍見茶客散布茶席間,更遠處燈光點點,此時,那茶則上雕著的「初心」二字忽然浮上心頭,我想,該把這份初心帶回紅塵人間。@*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兒子停了一下,又補上一句:「回去看家門前那棵龍眼樹上的月亮。」兒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機視訊斷了,老伴瞇著眼笑著,臉上的皺紋還想著兩個孫子:「科技進步了,從手裡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孫子。」
  • 那年春天,我們拜訪了台灣北部橫貫公路海拔最高點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脈、標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終日盤旋崇山峻嶺間,領略了台灣山岳的宏偉與俊秀。
  • 那個歲末寒冷的早晨,校園的柴窯已擺滿坯陶,層層疊疊像一座小山,幾位同學忙進忙出,陶藝老師蔡坤錦站在凳子上探視窯室。
  • 有三十年製鼓經驗的老師傅告訴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說:「這鼓是天上來的。」這話引起我的興趣,問他有什麼涵義,老師傅輕描淡寫地說:「我想就是打出來的鼓聲很細很柔,像仙樂一般,能夠傳達出打鼓者內心的慈悲。」
  • 燈光暗了下來,戲台布幕後面有人揮了一下螢光棒,大鑼被重重一擊,鑼聲響徹禮堂上空,學生屏息等待著好戲上場。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槍口指向天空,這時,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槍聲還沒有劃破藍天,我們的龍舟已像箭一樣射了出去,同一瞬間,神鼓阿飛擂下了第一聲戰鼓。
  • 這棵高大的槐樹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順著箭頭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還有坊號的淡藍色雲朵釉彩,看得出來,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廢棄的碎片,定是父親特意留下的記號…
  • 一生為臺灣創作樂曲的郭芝苑(1921-2013)說:「我最光榮的,就是能創造出屬於臺灣人的民族音樂。」
  • 姐姐倔強的個性造成現在離我們那麼遠,想到這,就想起小時候唱的那首《離家幾百里》的美國民謠,姐姐真的嫁到遙遠的美國,應了母親說的,筷子丈量的距離。
  • 1949那年,臺灣音樂家呂泉生為李白的千古名詩〈將進酒〉譜曲後,那句「與爾同銷萬古愁」就不斷迴盪在胸臆間,盼著馬蹄聲從遠古歸來,呂泉生也要銷解心中的鬱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