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獨家:習甘肅密會親信 拍板排美拖港政策

在目前國內外局勢敏感的情況下,習近平卻前往甘肅拜佛和給紅軍西路軍獻花圈,頗為詭異。(Madoka Ikegami - Pool/Getty Images)
人氣: 3724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4日訊】(香港大紀元特約評論員季達新聞綜述)目前北京最頭痛的問題,依照排序,大概是中美貿易衝突、經濟全面持續下滑、香港亂局和台灣大選。而且,每一個問題都十分嚴重。而在這個關口上,北戴河會議之後,習近平卻前往甘肅拜佛和給紅軍西路軍獻花圈,其中的吊詭不言自明。

習「自己人」聚會 應付黨內反習力量

根據中共官媒報導,習近平從8月19日到22日對甘肅考察。他考察的首站是敦煌,到了俗稱「千佛洞」的莫高窟視察。官媒說,習視察時強調保護好文物,讓歷史說話。不過有人猜測,今年以來中共內憂外患加劇,處於困境中的習近平是去敦煌求佛保佑去了。

習近平8月19日抵達甘肅敦煌,隨後沿河西走廊自西向東,經嘉峪關、張掖、武威、烏鞘嶺,來到蘭州,隨行人員有栗戰書、劉鶴、丁薛祥等人。除了在敦煌視察千佛洞之外,也前往拜祭1936年底在甘肅全軍覆沒的紅軍西路軍。

在目前國內外局勢敏感的情況下,習近平好整以暇地拜佛拜鬼,頗為詭異。8月16日北戴河會議結束,18日下達了對香港問題的指示(大紀元已獨家報導),19日就去甘肅視察了四天。恐怕唯一的解釋,就是他需要選擇一個北京以外的地方接見他的親信部下,並商討對策。

當年文革期間,毛澤東也使用過類似的手法。毛當年因為大躍進失敗大權旁落,極不信任中央的各派官員,常乘搭火車前往外地,並在外地接見各地親信以部署反制措施並發動文化大革命。

習近平到甘肅,很有可能是類似原因。官媒報導,跟隨他在甘肅的,包括栗戰書、劉鶴和丁薛祥,都是他的直屬親信。這凸顯了中共內部不滿和反對習近平的勢力高漲,而且這種勢力很可能在北戴河就已經開始發力。

8月22日習近平還沒有回到北京,中共頭號官媒《人民日報》出版社旗下的兩個微信公眾號「人民閱讀」和「人民日報出版社」,就在當天出人意料地發布了一篇題為「鄧小平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的文章,一開頭就說,廢除中共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建立退休制度,是鄧小平成為其黨核心後,提出的一個重要主張。

該文很快遭刪除,不過海外很多網頁做了存盤。文章引述鄧小平的一段話說,由於傳統習慣勢力的影響,中共普遍地、長期地存在著一種「只能上不能下,只能進不能出,只能升不能降,只能留不能去,只能幹不能退的傾向」,「因此想讓某人自動廢除終身制談何容易。」

有外媒評論說,這明顯是劍指習近平修憲廢除國家領導人任期限制。

「這是中共黨內對習政策不滿者,藉機發出的信號。」大陸網民分析說:「這篇文章只放在很不起眼的黨媒自媒體新聞中,……所以這並不是要『反了』的節奏,而是反習勢力放出的暗箭。」

對美強硬 對港拖延

有跡象顯示,習近平返回北京後做了一系列部署,通過最近關於林鄭的二次內部講話錄音被外洩,一個是林鄭會見香港青年代表:一個是路透社公布的內部聚餐錄音,林鄭已經將責任推給了香港警隊和港澳辦、中聯辦,自爆自己是傀儡特首。

大多數分析都認為二次錄音洩密事件,都是習近平繞開江派常委韓正控制的港澳系統,直接授意林鄭做的。

目前,中共面對最嚴重的問題是中美貿易戰引發的全面糾紛。中國人民幣下跌,通脹高升,經濟增長下滑,債務危機迫在眼前,兩者相輔相成。美國打的不是貿易戰,而是全面經濟戰爭。川普(特朗普)已經明確表態,建議美國企業撤出中國,要通過關稅逼迫中國產業鏈發生改變,逼迫供應鏈移出中國。

中共採取的對策是以守為攻,希望能夠聯合到歐洲和日本,儘量減少美國帶來的損害。

顯然,如果香港問題發生質變,比如中共派軍、在港實行大陸法律,或者香港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中共將成為國際社會的眾矢之的,美國不需要以大利益拉攏即可以輕松組成反共聯盟,對中共採取系列制裁和限制措施。

若如此,過去十年中共花巨資建立的國際統一戰線、花巨資投入的大外宣成果,都將喪失殆盡。

同樣嚴重的,是進一步促成台灣島內親中共的國民黨在總統大選中徹底崩潰,甚至在立委選舉中一敗塗地,嚴重的可能導致國民黨從此分崩,喪失其作為一個政黨的政治角色。

中共的策略,是對抗美國、拉攏歐日、拖住香港。這樣才能解釋過去一段時間北京的政策轉向。

港澳辦中聯辦挑動情緒

然而,習近平繞過港澳辦和中聯辦直接和港府接觸下達指令,顯然引起了中共傳統治港機構的不滿。人民日報俠客島引用梁振英的說法,指責香港抗議人士是在「奪取政權」,而政法委微信公眾號長安劍,則警告「香港暴徒」所剩日子「掰著指頭可數」。

港澳辦發言人直接強調出兵香港不違反「一國兩制」,是基本法內規定的內容,而且嚴詞拒絕香港民眾五大訴求中的「落實雙普選」,稱任何政治變化都必須符合人大常委2014年的8.31決定。

香港8.31大遊行中,出現多宗疑似警方人員喬裝縱火事件。顯示有人意欲擴大暴力事件,為增加鎮壓力度尋找藉口。

中聯辦這個牌子,背後的機構是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等於是香港的黨委,也相當於是封疆大吏。專制體制下,封疆大員「養賊自重」是一種必然的心態,唯有這樣才能獲得朝廷更多的資源和授權。同樣,其它原先的治港地下機構,包括統戰、國安和情報系統,也包括傳統左派和傳統中資機構,也都希望能在‪香港這場‬大混亂中謀得利益。大家或許目標不一致,所謀之利不同,但混水摸魚的心態卻是一致的。

香港政權移交二十多年,最獲益者並非上述這些機構和人員,而是和大陸官場親密合作的香港大資本家,以及那些港英建制中人。這些被傳統左派稱為「忽然愛國派」,97之後意氣風發,中共傳統治港機構和外圍勢力對此早已極度不滿,必欲取代之而後快。

西路軍全軍覆沒 甘肅沉澱中共慘痛記憶

8月20日在甘肅省張掖市高台縣,習近平給西路軍紀念碑和陣亡士兵公墓獻花籃。

中共早期紅軍西路軍全軍覆沒,是中共黨史中的一大忌諱,不太被提及。官方黨史說,當年中共領導人之一張國濤,因與毛澤東鬧內訌後,帶領紅軍主力離開陝北西進,結果被國民黨軍圍堵全軍覆沒。

不過,根據紅軍西路軍指揮官徐向前、李先念等人的回憶錄,西路軍並非張國燾自作主張,而是中共中央在陝北窮途末路,希望能夠向西或向北打通通往蘇聯的通道。其時,以八萬人離開江西的中央紅軍(即一方面軍)連同中央機關,只有約八千多人抵達陝北,加上隨後陸續抵達的賀龍部二方面軍和張國燾部四方面軍,陝北紅軍人數約五萬人左右。1936年10月,紅軍開始強行渡過黃河,但被隨後趕到的國軍胡宗南部切斷,過河的兩萬多人只能孤軍向新疆方向進軍。

由於天氣寒冷,以南方人為主的紅軍不習慣北方氣候,而且全是步兵,結果被西北軍閥馬步芳的騎兵部隊圍堵分割,最後全部殲滅。李先念、徐向前、陳昌浩等人化妝潛逃,逃出生天的只有數百人。李先念逃往新疆由盛世才收留,後返回延安,徐、陳等人化妝成要飯的逃回陝北。整個戰役,西路軍兩萬一千人有七千多人陣亡,被俘九千多人,逃走的二千多人,多年陸續逃回延安的四千多人,流落西北各地者二千多人。

經此一役,中共紅軍已至窮途末路。當時國民黨四十萬大軍雲集,蔣中正認為只需要最後一擊,便可以把在陝北立足未穩的中共紅軍全部消滅或者趕往蒙古。結果在1936年的12月,蔣赴西安督戰時發生了西安事變,使中共在最後關頭逃出生天。

然而西路軍一事,是中共紅軍軍事上的重大失敗,中共喪失了50%的軍事人員。中共黨史長期將之歸罪為張國燾的「右傾逃跑主義路線」,而掩蓋此為包括毛澤東在內的中共中央的責任,目的是樹立毛澤東的領袖地位,尤其在1941年的延安整風運動中,這種說法成了統一口徑。

直到上世紀80年代,才由多名仍然在世的當年西路軍將領揭露真相,披露被中共隱瞞的這段歷史。@#

責任編輯:李佳薇

評論
2019-09-04 6: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