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幫助即將被遣返的被告留在美國成為公民

史蒂文 · 普格西律師談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真實故事

人氣: 1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晴照紐約採訪報導)史蒂文 · 普格西( Steven Pugliese)從1975年起從業於律師。在紐約出生長大的他,高中畢業後加入空軍,期間就讀於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離開空軍後,他回到紐約學習經濟和政治學,當時想著今後可能會經商,如果懂法律成為律師,對商業發展將有很大幫助。於是,他1969年進入紐約法學院學習,畢業後在紐約曼哈頓警察局的法律部門,幫助提供法律建議和解釋法律實踐。1975年離開警察局,普格西開始了他成為律師的職業生涯。

剛開始,他主要接手法院分派的案件,幫助沒有經濟條件付律師費的一方打官司。從做這樣分派下來的案件中積累經驗,普格西律師的實踐經驗越來越豐富,就開始慢慢轉向接個人委任的法律案件,在曼哈頓創立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他受理的是來自紐約各地的刑事案件,主要來自曼哈頓。無論是嚴重的刑事案件還是輕微的案件,他都受理過,這些年下來,他已經受理了幾千個案件了。

普格西律師說:「當我在警察局工作期間,我對刑法與在審訊中的刑事辯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是指當人準備去接受審訊,由十二個人組成的陪審團決定對方是否有罪。那時我經手了大量案例,參與了至少上百件審訊與裁定,擔任過被告辯護人,由陪審團聽取證據和做出裁決。這些大部分是曼哈頓的案件,也有三四個聯邦刑事案件。」

紐約專家級律師史蒂文·普格西(Steven Pugliese)律師。(張學慧/大紀元)

殺人案,謀殺案,嚴重襲擊案,這些都屬於重度刑事案件。「在那可卡因吸食氾濫(crack epidemic)的時期,尤其在九十年代,我處理了大約一千起毒品交易的案子,如出售毒品,持有毒品。」有些時期,美國遣送更多被刑事定罪的外籍人士回國。在普格西律師的印象中,2000年前後就有很多罪犯被美國驅逐出境。

這樣的情況下,他開始加強在移民法方面的法律實踐,因為它們是緊密相關的。當外籍人士被刑事定罪,常遭受遣返。「在很多案件中,我代表了被刑事定罪這一方,一旦他們感到有罪或被認定有罪,我需要盡可能把他們被驅逐出境的機率降到最低,這兩者間是有意思的混合,大多數的案件中我們移除了障礙。我們從遞交家屬申請開始,他們的家屬希望他們能繼續留在美國,家屬有的是美國公民或是美國合法永久居民。」

有一個讓普格西律師終身難忘的案件,涉及刑事法與移民法的範疇,這也是令他感到驕傲的案件,因為被告方在他的幫助下,從被刑事定罪而馬上要被驅逐出境的境遇,突然逆轉為可以繼續居住在美國,而且後來成為了美國公民。

我們把被告稱成為A某,男,四十多歲,來自多米尼加共和國。A某與美國公民結了婚,有兩個婚生美國公民身分的孩子,A某當時已經獲得綠卡,是美國合法永久居民。普格西律師看來,A某是一位很有才藝的木匠,然而不幸的是,他有吸毒嗜好。七八年前,A某因向臥底警察販賣毒品而被抓捕。

A某被檢方起訴後,法庭上對他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對他說:你不用擔心被驅逐出境,因為你有家庭在美國,只要你認罪,你會被判緩刑。A某一聽,同意了,因為他不想被送進監獄,想到獲得緩刑就能走在大街上。超乎他意料的是,他認罪後被判毒品方面的刑事重罪,獲得緩刑,而聯邦國土安全部下屬的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把他拘留起來了。因為他的罪行是販賣毒品,他的罪行處罰被進一步升級,幾乎沒有可能避免被驅逐出境的結局。

在A某被關押在阿拉巴馬州時,他的家人向普格西律師求助,幫助他繼續留在美國。「我要幫助他擺脫這個定罪,因為那個定罪會讓他被遣返。我遞交了一個符合美國刑事訴訟法第440條的訴求,申請撤銷對他的定罪。我稱A某他的權利被不恰當地建議使用,如果他知道認罪後會被遣返,他是絕不會認罪,他會將案子繼續下去,接受進一步審訊。他是被那位律師誤導了,那位律師提供了錯誤的建議,因此A某才會被ICE逮捕。

「那時法官即將要採納他的認罪了,我們在曼哈頓的最高法院進行了聽證會。這需要做很多努力,我們布置了視頻會議,他在阿拉巴馬作證,透過法庭審判室的屏幕。檢方在場,我在場,他的妻子在場,法官在場,在聽證會的結尾,法官採納了我的請求,撤銷了定罪。」普格西律師回憶說。

特別有戲劇性的是,那聽證會發生在週五下午,而A某之前被安排好在接下來的週二當天被遣返。本來時間就很緊張了,然後,週一正好趕上全國法定假日。於是普格西律師向ICE辦公室打電話,告訴他們法官在週五的最新裁決。ICE答覆說A某週二就會被遣返了,他們只能在把A某送上飛機前再作決定。

「因為週一法院休假,我不能做什麼,所以週二一早,我才能取得法官的判決,他的法律秘書也寫下關於撤銷定罪的表述。因為ICE不會由我的一面之詞而做出任何決定,他需要看到官方的文件,我用電子郵件的形式發給他,他於是停止了遣返。然後我到移民上訴委員會區申請重啟A某的案子。」

移民上訴委員會之前否決過A某的上訴請求,普格西律師為他重新申請上訴。案子被重啟後,遣返令最後被移民法庭撤銷了。

A某以被保釋的方式從監獄回到美國的家中。然而,這個刑事案件並沒有結束,只是撤銷了定罪。A某仍然與這個刑事案件有關,是再次等待判決。因為面對的是之前同一位法官,於是普格西律師提出為了利於司法公正而駁回此案的訴求,主要告訴法官A某已婚,有家庭,他是個好的木匠,只是他之前曾因犯了輕罪而被逮捕過。為了有利於司法公正而駁回此案的這種訴求又叫克萊頓訴求(Clayton motion),在刑事訴訟法中,是難以獲准的。當時地區檢察官辦公室也反對該訴求,他們覺得即使這個最初的認罪已經被撤回,A某仍然對便衣警察犯罪了,他們希望把案子進行下去。「所以我遞交了我的訴求,虽然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反對,但法官最後还是同意了我的訴求,即駁回檢控。這是一個很大的成功,其實也是非常難做到的。」

不僅是這樣,A某最後還成功申請成為了公民。「當然,這個刑事案件會妨礙他的公民申請,於是我在他接受面談時,向面談官員解釋了發生了什麼,最後他獲得了美國公民身分」,普格西律師微笑著說。A某在去年進行了宣誓,已經是美國公民了。

他從一天內即將被遣返的邊緣被扭轉到留下來,幾年後成為公民,這過程像電影情節一樣。這是普格西律師職業生涯中一個很具有意義的案件。普格西律師表示,他就是想用自己積累的經驗努力讓自己的客戶得到實實在在的法律援助,從而真正幫到他們。

史蒂文 · 普格西律師樓

電話:347-599-1699
地址:758 58th Street, 1 FL, Brooklyn, NY 11220
紐約布碌崙58街758號一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