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貓收養了我(下)

作者:愛德華多·哈烏雷吉(西班牙)譯者:徐力為

莎拉一無所有之際,決定接受這個荒謬的提議:讓貓收養她。(Pixabay)

  人氣: 3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我扔掉了背包的背帶,繼續在地鐵站裡奔跑,格雷的簡訊不斷湧進手機,語氣越來越急切:

「妳到哪兒了,莎拉?就差妳了。」

「客戶都等到著急了。」

「我們boss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我在出站時,才終於有時間回他簡訊。我把弄丟電腦和資料的事情告訴他,他沒有馬上回訊息,直到我衝進公司大樓的時候,手機才又響了起來,螢幕上寫著:

「好的,妳就等著見鯊魚吧!」

當我跑進會議室時,我看到所有人都端坐在那裡,而我的boss安妮,表情冷峻,目光如刀,好像要吃了我一樣。那一刻,我倒寧願去見鯊魚。

見到鯊魚

「啊,妳終於來了!」

格雷立刻和我熱情地打招呼,並且努力擠出個誇張的笑容。

緊接著他轉過身,用歡快的語氣對皇家石油的人員說:

「對不起,莎拉太思念她的家鄉,所以她是按照西班牙時間過來的。」

他話語剛落,會議室裡的每個人都笑了起來,除了安妮,她的表情依然像是一尊凶巴巴的雕像。

我很感激格雷為我解圍,來倫敦這麼多年,我很清楚英國人非常看重時間觀念。為了緩和氣氛,我也盡力調整出一張笑臉,並且和每個人握手,心裡計畫著要把自己在地鐵裡的悲慘經歷告訴他們,這樣,他們或許就能明白一會兒的提案環節,為什麼既沒有電腦簡報,也沒有半張資料。

但是,就在我認真想說詞的時候,格雷率先開了口:

「鑒於皇家石油公司的商標名稱已經簡化,我們此次的提案決定以『簡約美』為核心理念。在這方面,莎拉絕對是名專家,因此,她決定來一次同樣『簡約美』的提案,沒有簡報,沒有紙本資料,就用大家面前的這塊白板,來為大家進行講解。」

格雷說完後,所有人都一副饒有興趣的樣子,連安妮都將胳膊放在桌子上,默默做出「期待」的暗示,唯獨我。我瞪大眼睛看著格雷,真希望身後真的有一片大海,要嘛把他扔進去餵鯊魚,要嘛我自己跳進去,一輩子不出來。

可是現在,沒有大海,只有一個跑得蓬頭垢面的女工程師,正空著手站在會議室裡,面對一群等著她開口的人。

「哦……謝謝你,格雷。」

我盡量讓自己說出的話不帶顫音。

「對於皇家石油的新網站,我們在遵從簡約美觀念的同時,也並未忽視它的功能性……」

後面的幾分鐘裡,我聽見一句接一句的話從我嘴裡冒出來,但並不清楚自己說了什麼,我看見自己的手在空中比畫著什麼手勢,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比畫什麼。我就像活在夢中一樣,機械似地說著話、做著動作,拚命將簡報上自己所能記住的那些碎片拼湊在一起。

除了我的聲音,會議室裡沒有其它響動,大家全都不吭聲。不對,還有一個聲音,不過只有我自己能聽見,那就是我猛烈的心跳聲,我說了多久,心臟就狂跳了多久,那聲音衝進我的耳膜,好像在幫我的講解伴唱。當大腦中可供利用的碎片越來越少時,我的心臟也越來越快,終於在它快要衝出我的喉嚨時,「啪」的一聲,手中的白板筆掉在地上。

「不……不好意思!」

我結結巴巴地道歉,竭盡全力地擠出一絲笑容,然後蹲下去撿。就在要起身的時候,我忽然覺得天搖地晃,所有人的臉都在我眼前變得模糊不堪。該死的!那種眩暈的感覺又來了,為什麼偏偏是現在?

我用手使勁撐了一下地面,想讓自己站起來,可是腿還沒伸直,就看見一個巨大的黑色怪物向我撲來,將我撲倒在地。恍惚中,我似乎聽到了一聲貓叫,然後就是自己墜入大海的聲音。

因禍得福

那天,我做了一個特別長的夢。

我夢見自己回到了好幾年前,就是我和傑瑞剛來英國的那一年。

夢裡我和傑瑞在倫敦街頭散步,我挽著他的胳膊,我們兩個既親密又快樂。

我夢見自己去一家公司面試,公司的老闆是格雷,他對我做出的網頁大加讚賞,我獲得在倫敦的第一份工作。

我夢見公司倒閉,我和格雷一起加入現在這家公司,一天,老闆安妮將一份文件放在我們面前:

「這是你們要做的新客戶,皇家石油。」

我夢見自己一個人在家熬夜做方案,牆上的鐘指向了半夜十二點,一個聲音猛地在窗外響起:

「莎拉,讓我進來。」

我戰戰兢兢地扭過頭,看見一隻貓正用西班牙語跟我說話。

我一下子就從夢中嚇醒了,剛剛的那個哪裡是夢,分明就是我真實經歷的寫照。這時候,我看見白色的天花板,稍微扭扭脖子,又看到了白色的牆、白色的床頭櫃,還有穿著白襯衫的傑瑞,他正坐在床邊。

「妳醒了。」

看我睜開眼,他輕輕地吻了吻我的手。

當著同病房的人面前,我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將手抽了回來。但很快地我就後悔了,因為傑瑞已經很久沒有跟我有過如此溫柔的肢體接觸了,我恨不得將手重新塞回去,讓他接著吻,可惜為時已晚。

「格雷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叫救護車送妳去醫院。」

「哦!」

我仍舊有些意識模糊,有氣無力地說。

「沒想到我們那麼多天沒說話,倒在這見面說話了。」

前幾天,因為我們都太忙,經常是他睡了之後,我還沒回來,我醒來時,他已經走了。雖然同床共枕,但卻沒有機會說上一句話。

「這麼說,妳暈過去倒是一件好事。」

傑瑞對我說:「但願妳下禮拜能再暈過去一次,這樣我們就又能好好團聚了。」

傑瑞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醫生說我沒什麼大礙,可以回家休息,於是,傑瑞陪我一起回去。

路上,我打給格雷,問他會議的情況怎麼樣,沒想到他先用了好幾分鐘跟我鄭重道歉,說我暈倒都是他害的,他本來是想替我解圍,沒想到卻弄得我神經緊繃。

不過,他隨即告訴我一件事,那就是因為我暈倒,反而讓皇家石油的人對我們公司有了深刻的印象,我們也算是因禍得福。

格雷的這個笑話,同樣不好笑。

聽我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格雷趕緊解釋:

「是真的,莎拉,妳昏過去之後,我們和他們之間的距離好像一下子拉近了不少。那位行銷部經理跟我們說,他有一次看曼聯比賽時心臟病突發的事,他還在襯衫上比畫搶救時心律調節器的位置呢!大約一週後,我們要再向他們重新提案一次。」

電話結束前,我被告知擁有一週的假期,但是在這一週內,我要嘛將電腦和資料找回來,要嘛重新做一份。

而我呢,既不想去找背包,也不想重做方案,而是想和傑瑞好好過幾天兩人世界。但很遺憾的是,傑瑞告訴我,他最近很忙,不能休假,而且過幾天還要出差,等他回來的時候,我說不定已經重新回去上班了。

第二天,我睡醒後,第一件事就是滿屋子尋找傑瑞,希望他還沒走,希望我們能好好說上幾句話,或者擁抱一下,但屋子裡已經沒有他的身影。

我很沮喪地坐下來,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在窗邊響起:

「莎拉,還是讓我進去吧。」

我轉過頭,又看見了那隻會說人話的貓。

之前一天倒楣透頂的經歷,加上無法與傑瑞獨處帶來的失落,讓我頓時喪失理智,衝著那隻貓大聲咆哮:

「去死吧!」

吼完之後,我疲倦地閉上眼睛,心想如果這隻貓是幻覺的話,這幾聲咆哮應該足以讓自己從幻覺中抽離出來,哪怕她真的是什麼妖魔鬼怪,也一定會被我現在凶狠的樣子嚇跑。

可是,當我睜開眼後,看到她依然蹲在窗外,用一種淡然的表情看著我,彷彿在說:

「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啊……」

我的身體頓時僵住了。我該怎麼辦?

是鑽回被子裡蒙上頭,還是打電話報警,告訴警察我被一隻會說話的貓騷擾?這個時候,我看到鄰居正拿著修剪草坪的工具朝這邊走過來,這讓我更加緊張起來。

萬一這隻貓說話的樣子被別人看到,我的生活必定無法安定下來,這麼想著的同時,我的手不知不覺地伸向了窗戶,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打開窗戶,而她矯健地一躍,穩穩地站在客廳的地板上。

第一次與貓對話

我把那碗牛奶放在桌子上的時候,手一直在抖。

「謝謝妳,莎拉。」

貓很有禮貌地向我道謝,然後舌頭不疾不徐地舔著牛奶,就像是一位氣質高貴的淑女。

我靠著牆,開始慢慢接受眼前的一切,我家的客廳裡,真的有隻會說人話的貓。我的腦子快速運轉,很希望能想出一句適合現在說的話,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和貓對話的經驗——是真的對話,而不是那種主人抱著寵物的「說話」。

我想不僅是我,恐怕誰都沒有這樣的經驗,於是我憋了半天,開口問了問題:

「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她直起身:

「我們是鄰居啊,莎拉,這一帶的人類我都認識。」

「那妳會和每一個妳認識的人說話嗎?」

「不,我不會隨便和人說話。」

她答完後,又低下頭繼續喝牛奶。

我們沉默著,一直等到她將牛奶喝光。

之後,她跳到地板上,像女王檢閱似的參觀我家的客廳,然後轉頭對我說:

「現在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西維亞。」

說完自己的名字後,她跳上長沙發,端端正正地臥在中間的墊子上,金色的毛在深紅布料的映襯下,顯得光彩熠熠,整個人——呃,整隻貓,就像一尊人面獅身像。

見到此情此景,我簡直有一種想要跪下來拜一下的衝動,她這個樣子,太像是從金字塔裡面走出來的古代神靈了。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她是一隻阿比西尼亞貓,確實就是被古埃及人供奉的那一種。

「妳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我小心翼翼地問西維亞,問完之後,我心中忐忑不已,生怕她像上回一樣,說出些什麼倒楣不倒楣的奇怪預言。

她微微抬頭看了我一眼,用一種很詫異的口氣回答:

「妳說反了吧,莎拉,我來妳這,是等著聽妳傾訴的。」

我有什麼好傾訴的?難道需要我把前一天的悲慘經歷再複述一遍嗎?而且是對著一隻貓?

我撇撇嘴: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而且,我還沒有適應能和妳對話這件事。」

西維亞很不屑地「哼」了一下: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的祖先在被貓和狗馴化後,還是懂得怎麼跟我們對話的。可是到了現在,唉,你們連和自己的同類都懶得交流,所以,妳不適應和我說話,這很正常。」

我在心中不斷消化著她的話,我們的祖先曾經被貓和狗馴化過嗎?這也太離譜了吧!不過,她有一點說得倒很對,那就是人們越來越不喜歡互相傾訴。

我嚥了下口水:

「妳講得沒錯,我們是有些冷淡,但是,很多人對動物說話,比如寵物主人對自己的寵物,並沒有指望對方能理解自己。」

「妳這麼認為,是因為妳從來沒有被動物收養過!」

她似乎對我的回答很不滿,很高傲地「喵」了一聲後繼續說道:

「我就是為這個才到妳這兒來的。」

「妳說什麼?妳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我來這裡,是為了收養妳。」◇(節錄完)

——節錄自《預言貓收養了我》/ 圓神出版公司

預言貓收養了我》/ 圓神出版公司提供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美雲出身歌仔戲世家,感於父母對歌仔戲的熱愛,不忍見其逐漸沒落,故投身歌仔戲成為一代名伶。
  • 足袋
    埼玉縣行田市的「小鉤屋」是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足袋製造商。「歷史悠久」聽起來很了不起,但說穿了,小鉤屋不過是一家小型地方企業。在時代的沖刷下,業績持續低迷,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在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中,原本認為年老等於失去、等於忍耐寂寞的桃子,開始了解到一個人才能體會的樂趣。在遲暮之年裡,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熱鬧的孤獨。
  •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工作?以中小型企業為舞台的故事,陪著你直視那些假裝看不見的職場醜態。
  • 當你更明白,人生不是兼得而是選擇。你會更了解,怎麼去做「選擇」,怎麼在自己選擇的人生中活得快樂、無憾。
  • 我很喜歡一句話:「做一個懂得世故,卻又不世故的人。」我們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們不用黑暗面去對人。
  • 第一次親筆寫給媽媽的母親節卡片、來自天國的丈夫的道歉信、文豪的情書、太太給先生的休書、給心愛人的最後一封信……準備好一起重溫書信與手寫字帶來的感動了嗎?「山茶花文具店」依舊等待你的光臨。
  • 家裡的老狗迎接我回家。牠也已經十五歲了。或許照顧完母親,接下來就得照顧老狗了。牠身為我們家的一分子,陪伴母親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須好好地照顧完牠這輩子才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