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夫婦又遭逼遷 陷入困境

近日,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夫婦,再次遭到西城區國保跨地區逼遷。(本人提供)

人氣: 11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近日,住在北京通州的人權律師倪玉蘭夫婦,再次遭到西城區國保跨地區逼遷,一家已簽約的中介公司迫於壓力欲解除合同,使得倪玉蘭夫婦面臨著無錢租房,無處安身的困境。

倪玉蘭對大紀元記者說,8月29日,她們與前一家中介公司合同到期,27日,她們與接續的另一家中介公司已簽好了協議,繼續租賃現住的房子。但在28日,警察威脅中介公司強迫她們退房。

「好不容易借了一萬多塊錢,把前期的租金先交上了,讓我們再租房,我們也沒錢啊?」倪玉蘭說,「我的家被他們強拆,去維權,他們就定我們是上訪人,說上訪人就是跟政府作對的。」

「我們沒有房子住,肯定得到處去租房子,還是被他們控制,然後又逼著中介驅趕我們,每一次我們都要向外交官求助。一個正經的政府官員做事,應該本著安民守法為主,我們自己找住處,他們還要找麻煩。如果沒有好處,他們會這麼做嗎?」

倪玉蘭說,據身邊的朋友說,這些專門做逼遷的警察被稱作「房蟲子」,他們就是利用這種方式,從中介及租戶身上撈取好處費。

「北京的房租非常貴,整天過著膽戰心驚的日子,(國保)每天深更半夜一二點鍾砸門,都嚇出心臟病了。」「我們願意自己有個家,而他們給強拆了,為什麼不給我們安置補償?」倪玉蘭氣憤地說。

倪玉蘭原本應該享有退休金,但所有手續均被當局控制,斷絕了生活來源,全家只靠老伴兒的退休金生活,除了3,000多元的房租金,扣除水電費,餘額連生活都不能保障,女兒也不斷遭到國保騷擾,只能打點兒零工維生。

倪玉蘭於1978年考入北京語言學院,在中文系獲本科學位,後來又獲得中國政法大學的本科學位。1986年開始從事律師工作,曾在中國國際貿易總公司擔任法律顧問、正義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

而如今的倪玉蘭只能在輪椅上坐著,原本是律師的她曾幫助很多因強拆被迫流離失所的人維權,沒想到她自己的家,也於2008年北京奧運籌辦期間被政府強拆,未得到安置補償,倪玉蘭從一名維權律師變成了為自己維權。

十幾年來,當局通過騷擾、多次拘捕、判監、酷刑等手段,阻止她們全家進行維權,在被拘押期間,倪玉蘭受到酷刑折磨,幾次險些喪命,雙腿被打殘,需要以輪椅代步。

早在2002年4月,北京申奧成功後,倪玉蘭因圍觀鄰居家遭強拆時拍攝照片而被抓捕,11月27日,以「妨礙公務罪」被判刑一年,同時被吊銷律師執照。

2003年出獄後,她開始為自己維權上訪,因而遭遇更大的迫害。

2008年,倪玉蘭位於西城區的家遭到了數次強拆,倪玉蘭再次被抓到派出所,1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區法院以「妨害公務罪」,判處倪玉蘭有期徒刑二年。

被關押期間,她遭受酷刑虐待,被五花大綁地捆起來之後,繩子還要往上拉,可聽見「肋骨嘎巴嘎巴響」;她被人用膝蓋死死擠壓住身上的各個穴位,表面上不露痕跡,卻疼痛得讓人生不如死;警察還用摔碎的水杯碎片割她,割了很多次,乃至很多年之後才能康復,她雙腿被打殘,至今無法站立。

2012年4月,她再度被以「尋釁滋事」和「詐騙」罪名判刑二年八個月,而她的丈夫董繼勤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名判刑二年。

2017年4月,一群男子闖入她西城租住的房屋內,將她與丈夫以及女兒拖出住所,強行押送到通州,他們一家在寒冷的冬天被迫露宿街頭,無家可歸,且持續遭到公安監視,境遇悲慘。

倪玉蘭曾經榮獲荷蘭鬱金香人權捍衛獎,她曾感言,慘無人道的迫害,給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面對邪惡,殘忍的酷刑不能讓我屈服,殘酷折磨不能喪失我的堅強意志。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9-07 8: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