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何令中共坐立不安

美國國會一旦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近30年來美國對香港政策方針重大修訂。(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氣: 68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美國國會一旦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近30年來美國對香港政策方針的首次重大修訂。因該法案對中共具足殺傷力,故引來中共的各種誣衊與非議,那麼法案如何觸動了中共的敏感神經呢?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填補了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中的缺陷、增設制裁機制,進一步完善了美國對香港的政策:既含終極的「核選項」,可終止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待遇,以及對相關人士進行制裁,又有「身體年檢」,在香港的自治權退化到無可挽回前,能讓中國大陸、香港以及美國三方提前作出修正。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6月中旬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被同時提出,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審核香港有否按照《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及《國際人權公約》保有充分的自治、人權和民主。同時,法案規定對協助侵犯人權的官員進行制裁。

下面基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讀者關心的問題整理如下:

1. 美國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民心所向嗎?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廣受民間歡迎,在白宮「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的請願網站上,近期至少三個跟《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相關的徵簽,人數都超過十萬,分別是7月8日發起的「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徵簽;9月4日發起的「香港對特首林鄭月娥所謂的『讓步』說不,繼續呼籲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徵簽,該徵簽1天內就有超過十萬人簽名。

6月11日,白宮網站上發起的要求取消支持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又稱《送中條例》和《引渡條例》)的香港和中共官員的簽證的徵簽,也有超過十萬人簽名。

白宮「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的請願網站上,近期至少三個跟《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相關的徵簽,人數都超過十萬。(翻攝自We the People)

自從林鄭月娥政府強行推送《引渡條例》修例以來,在世界各國的「香港人」紛紛自發進行各項支持「反送中」的活動,包括:刊登廣告、給當地民選官員打電話、建連儂牆等進行聲援。

美國國會議員也稱為民選官員,須代表民意,他們也要傾聽選民的聲音。8月是美國國會休會期,不少議員都會在8月頻繁參加市民大會(市政廳會議)、跟選民接觸和交換意見。聲援香港反送中的聲音也會在這個時候傳到議員耳中。

同樣地,中共多次詆毀美國,指美國是操縱香港局勢的「幕後黑手」,也讓美國民眾憤怒。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8月的調查報告顯示,六成美國人對中國(中共)沒好感,這一比率成為2014年開始調查以來的新高,比去年高出12%。

2. 美國介入香港事務,是不是中共說的「干預中國內政?」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近來連續兩日指責美國國會正在推動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稱美方在干預中國內政,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事實上,中共從來都用「干預中國內政」來杜絕外界的正當批評,只是這招對香港事務沒有用。

因為如果只剩下中共單方聲稱香港是其「特別行政區」,而剝奪國際社會對香港自治的承認或發言的權利,那香港的自治才真是名存實亡、淪落到跟大陸某個省差不多的境地了。

其次,香港的自治地位是基於國際條約《中英聯合聲明》而來的,隨後再按《基本法》落實「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作為國際條約,香港的自治內容在聯合國都有備案。

據網絡上公開可查的《中英聯合聲明》文本,「一國兩制」的相關表述寫在《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下的第十二小條規定中。

同時,《中英聯合聲明》中第二條也明確規定,「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而後來中共人大通過的《基本法》則是根據《中英聯合聲明》中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制定的。

「既然寫入《中英聯合聲明》,就不僅僅是中共單方面政策宣示,就有國際義務。」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橫河說,「而且退一步說,單方面的政策宣示,難道中共就可以賴帳?這不是承認中共從來說話不算數?!」

嚴格地講,《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內容是指,如果香港自治被中共完全蠶蝕,美國將香港視作另一普通的中國城市,就將不再給予香港不同於中國大陸的區別待遇。

這些內容也完全屬於美國本身的主權範圍,美國當然有權決定是否給予香港區別待遇,反倒是中共不希望美國改動美國的對香港政策——這是中共在干涉美國的內政。

3.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如何保障香港自治?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鼓勵國際社會持續關注香港的自治狀況,並震懾損害香港自治的香港以及中共官員及人士,且避免了讓香港市民一同承擔「香港自治權惡化、被取消特惠待遇」的後果,同時,還能鼓勵為民主自由遭受香港警察濫捕並起訴的個人,不至於讓英雄流血又流淚。

香港社團組織「香港眾志」的主席林朗彥表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列明香港人不會因為參與和平抗爭被捕,而被美國當局拒絕發出簽證。

「香港很多示威者之所以被捕是由於警察濫暴,被人羅織罪名,很多被捕人士只是和平抗爭的參與者。為民主自由發聲是國際社會認同的價值。」他說。

香港民眾9月8日到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前,許多民眾舉著「希望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英文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宣傳說,美方推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目的是借香港傷害中國,其實這是說不通的。因為美國只要動用現行的《香港政策法》(1992年),就可對香港施加整體性的制裁,在理論上早就是可行的,根本不必大費周章推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其實,美國國會的思路很簡單,美國與香港的關係既然是以中方承諾的香港自治為前提的,如果共產黨拒絕兌現「香港自治」,那麼美國就有理由重新評估這種關係。

若細觀《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內容,加入的每年審核機制、制裁官員等複雜措施反而會有助於彈性處理香港問題。打個比方說,就似「身體年檢」。

當醫生說,你的身體很健康,你自然應該高興,對吧?但若你本身就諱疾忌醫,害怕醫生檢出身體上的毛病,這才是最嚇人的。

同樣地,若每年香港的自治權都能通過美國政府的審查,實際上等同於美國為香港的「一國兩制」投下信任票,反而有助於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同時亦會加強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且哪怕出現狀況,也能在香港的自治權退化到無藥可治前,讓三方有機會進行調整。

4. 美國為何要加入懲罰性條款?

從中共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中共完全拒絕承認20年來它在入世協定中的承諾,也拒絕承認多年來故意違反世界知識產權諸公約的活動,對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它也同樣謊稱已過時。

「中國(中共)的政策制定者都是欺詐能手,可以創造性地利用舉措在WTO和其它國際貿易規則的漏洞中自由穿梭。」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8年前出席國會聽證時曾這樣說。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也撰文說,中共正試圖從過去20年扮演的國際經濟秩序的「規則接受者(Rule Taker)」變成「規則破壞者(Rule Breaker)」。

若中共本身不願履行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及《國際人權公約》對香港自治的義務,那美方就只能「先君子、再小人」——列明對應的震懾性措施,防小人、不防君子。

橫河表示,對中共來說,中國國內利益集團的利益和香港密不可分,加上貿易戰已凸顯香港的重要性,所以它在意識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存在現實約束後,才對美國橫加指責。

其實退一步說,美國及國際社會在香港也有龐大的商業利益,加上中、美經濟之間的千絲萬縷的聯繫,「摧毀香港以傷害中國」也不符合美國及國際社會的根本利益。目前有8.5萬名美國人在香港居住。

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接受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採訪時說:「記住(美國的)這些辦法是引而不發的手段,作為潛在的討價還價的籌碼,來保證香港抗議和五大訴求最終得到滿足。」

「這不是針對香港人的,是針對中共的。」班農補充說,「這就像是一個『核選項』,告訴中共,你不能如何如何……如果人們明白這一點,除非有一個自由而強大的香港,否則中共不會在大陸再現以往的那種增長,他們將無法進入資本市場、無法獲得美元。」

5. 中共最害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什麼內容?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讓中共非常害怕的內容,新引入的制裁機制可能會精準、有力地阻嚇當權者,讓他們為其損害香港的自由與自治擔上個人責任。

根據6月傳出的參院《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版本,將授權美國國務卿列出侵犯人權及損害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員及人士的名單,美國可凍結這些官員的在美資產,同時撤銷其個人和家庭成員的美國簽證。

美國網站「每日野獸」(Daily Beast)8月報導說,參、眾兩院的國會議員已與國務院和財政部高級官員就起草立法進行磋商,準備制裁支持鎮壓香港抗議活動的中國實體。

議員們希望通過預設法案震懾中共,通過設置越來越嚴厲的政治和金融懲罰來阻止中共未來可能的鎮壓香港民主、損害人權以及侵蝕法治的動作。

「以前中共官員犯罪,包括侵犯人權,都躲在制度後面,現在要個人負責了,誰都得三思而行。」橫河說。

他表示,最近美國的一系列法律和行政命令開始追究具體個人的責任,包括正在醞釀中的對香港的立法,不僅對香港高官,對中共高官也是極大的震懾。

「畢竟貪腐幾十年,一朝被凍結,人財兩空是否值得(這麼做)。」橫河說,「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對自己的高官都不放心,何況香港高官。」

從香港親北京的建制派議員的表態也可見一斑。立法會成員、前香港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在8月赴美跟國會議員進行了三天的圓桌會議,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返港後她婉轉表態說,法案是在《逃犯條例》通過後會有條款制裁香港,而現在特區政府已完全停止修例工作,所以她認為,美國無必要推動草案制裁香港(官員)。

葉劉淑儀曾公開推動和支持《逃犯條例》修訂,同時亦表態支持香港政府驅散街頭的抗議者;她本人更是數年前23條惡法的強硬推手。

自由亞洲電台時事評論員桑普9月初則表示,若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不少中國大陸官員將首當其衝。

「我相信共產黨的官員都怕怕了,他們家人在美國的資產、股票、房產、現金甚至證券,在一夜之間都可以不見了。我相信現在美國政壇的風氣是不再『擁抱熊貓』了,他們會對中國(中共)硬到底。」

6. 美國國會為何能彌合黨派分歧、一致抗共?

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8月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曾說,美國國會眼下群情激昂,若中共在香港問題上走錯一步,將引起美國國會的爆炸性反應。

首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由跨黨派的議員分別在參、眾兩院同時提出,在眾議院是共和黨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和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眾議員吉姆‧麥戈文(Jim McGovern)等多名議員共同提出;參議院則由共和黨參議員馬克‧盧比奧(Marco Rubio)和民主黨參議員本‧卡丹(Ben Cardin)等數名議員提出。

此法案在參議院由共和黨參議員馬克‧盧比奧(Marco Rubio,圖)和民主黨參議員本‧卡丹(Ben Cardin)等議員提出。(Stefani Reynolds/Getty Images)

推出法案的參議員盧比奧更是於9月3日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說,華盛頓在香港議題上,除了終止香港特殊地位和待遇的「核選項」之外,還有其它靈活、有力的方案。

他指出,華盛頓可以引用天安門事件後、國會1992年在共和黨參議員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推動下通過的《香港政策法》,制裁與犯罪團伙合作、引發暴力以及虐待被捕示威者的相關警察,也可引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官員。

要提及的是,麥康奈爾現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作為1992年推動國會通過《香港政策法》的元老,他在香港事務上的表態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麥康奈爾近期已多次公開警告,中共不要在香港事務上玩火。

有意思的是,麥康奈爾的「勁敵」——現任眾議院議長、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是1992年《香港政策法》的強烈支持者。

在過去三個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她在國會多次接見香港民主人士、聽取香港事務的意見,同時也在多個場合表態說,眾議院與參議員麥康奈爾(參議院)、行政當局和所有譴責香港引渡法案的人是團結一致的。「美國與香港人站在一起。」她說。

現任眾議院議長、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與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arles Schumer)關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推動。(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目前,美國國會自上而下,已經在香港問題上達成共識——遏止中共侵蝕、保障香港自治是維護香港「一國兩制」的底線,外界預測。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概率非常大。

在9月國會復會後,預計參眾兩院將很快安排《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的下一步程序——委員會審議、小組投票、全院辯論與投票。因兩院版本存在不同,後續還要進一步合併再重新投票,最後送交給總統簽字。

7. 美國政府對香港抗議持何種態度?

因香港的自治問題屬於國際問題,加上關乎美國人的福利與安全,川普(特朗普)應該不會袖手旁觀。

「美國國會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中共的震懾作用是很大的,但不是單一的,貿易談判(也)會是一個。」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橫河說。

他指出,川普總統和多位美國政府高官的態度一直都很明確,「不是把香港作為貿易談判的籌碼,而是把貿易作為確保北京不鎮壓香港的籌碼。」

橫河表示,美國政府的態度很可能是8月18日香港抗議集會沒有遭到警方暴力的原因。因為川普當時公開表示,如果中共鎮壓香港,他不會跟中方簽署貿易協定。

美國政府對香港的表態上也一直表現一致。國會下設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5月7日公布對香港《逃犯條例》修訂的8頁「議題簡報」指,《逃犯條例》修訂在香港廣受爭議,該草案不單可以擴大北京當局在香港施行的政治影響力﹐更對美國構成極大的風險。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的中國年度報告中更提出,要重新審視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

香港是美國的第九大進口地區,2017年,香港進口美國的商品達400億美元。在香港,美國有超過1,300家公司運作,283家以香港為地區總部,及443家以香港為地區辦事處。

美國國務院在香港問題上也一直站在支持反送中、呼籲中共兌現「一國兩制」的立場上,美國務院負責美國的對外發言。

美國國務院5月17日首次就香港《逃犯條例》修訂發聲,表示港府修例威脅香港法治。當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華盛頓跟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李柱銘會面。

李柱銘5月14日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NED)舉行的一場主題研討會上說:「香港對中國而言,是一把鑰匙。如果香港能維持自由和法治,那麼,這是自由和法治能傳播到中國的希望。」

「如果香港輸了,那麼,中國的民主就再無曙光。」他補充說。

8月26日,七國集團峰會(G7)的聯合聲明中指,支持在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的香港自治權,同時重申《中英聯合聲明》的存在與重要性以及呼籲避免使用暴力,美國總統川普是七國領導人之一。

附參議院《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內容

根據美國國會2019年6月份公布的參議院《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主要內容有五大項︰

一、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判斷香港自治地位是否繼續符合1992年所通過的《香港政策法》;

二、要求美國總統確定哪些人需要為「銅鑼灣書店」事件以及香港基本自由受打壓而負上責任,包括把書店相關人士引渡到中國內地、拘留或審判的人;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並拒絕其入境美國;

三、要求美國總統制定策略,保障美國公民和企業免受香港修訂後的《逃犯條例》所威脅,包括確定會否更改美國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以及美國國務院對香港的旅遊警示;

四、要求美國商務部提交年度報告,確定香港政府有否確切執行美國針對敏感兩用物品(軍民兩用)的出口規定及美國和聯合國的制裁規定,特別是針對朝鮮和伊朗的制裁;

五、確保那些參與非暴力抗議活動,爭取香港民主、人權和法治的人士,不會因為遭香港政府拘捕、監禁或其它不利舉動,而被美國當局拒絕發出簽證。

法案中還有一條,要求香港在2020年實現立法會全面直選及普選行政長官,以達致真正的高度自治。

因參、眾兩院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版本存在不同,需以合併後送交兩院再次投票的版本為準。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週刊九月號/第8期   #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9-12 7: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