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侃:林鄭月娥撤回修例背後中南海的身影

圖為資料圖。(Getty Images)

人氣: 26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8日訊】9月4日,林鄭月娥突然正式宣布將撤回《逃犯條例》,但各界對於目前劍拔弩張的香港局勢卻沒有鬆口氣,因為這個遲來的撤回,已經不能滿足抗爭著的要求,從最初的撤回《逃犯條例》訴求,發展到6月份抗爭者提出了五大訴求,之後一再強調,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難道港府不知道此時僅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不只是來的太遲,而且也是不夠的。林鄭月娥為什麼還是要宣布呢。

我們來看之前,9月1日,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香港無線電視一番言論透出的訊息。因為胡錫進最近的言論有評論認為代表北京中南海高層在發聲,所以他的言論代表了中南海決策層的某種態度。現今,中共官方也認識到自媒體的作用,在目前的制度下也想用某種方式通過自媒體來傳遞和表達他們的聲音,他們利用代言人的方式。

在談到對香港的感受時,胡錫進一開始就強調抗議者比他想像的一個是少,一個是暴力。這個「少」的含義就是不代表大多數。中共想緩解香港局勢,但又不願意認輸,所以採取以退為進的手法,想分化、瓦解抗議者,達到使示威者被孤立,最小化。

當林鄭月娥宣布撤回後,雖然很多民眾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明顯已經公開出現各種聲音,有的提出,香港警察非法,要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的要求立即釋放被捕關押的人士。這些要求雖然是五大訴求中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中南海不會立即答應,但這種不同步可能恰恰是中南海想看到和希望的,想達到的效果,分化、瓦解抗議者,為維持鎮壓製造條件。

胡錫進再一個強調抗議者暴力行徑,放火的行為。這就是為進一步鎮壓製造依據了,往暴力上靠。這也是為維繫鎮壓和進一步鎮壓製造藉口。

今天香港局勢失控,中南海有推卸不了的責任。當初無端提出《逃犯條例》,在港人強烈抗議聲中,不思改過,卻想將港民從反『送中』訴求中引向歧途。中共拿手的是製造鬥爭,挑動群眾,這在中共運動歷史、在中國近幾十年的經歷中已經太多。但是通過暴力能引向哪裡,在大陸中共一貫將民眾訴求變成警民衝突,不論民眾是跟政府的,還是商家的,最後都變成警民衝突,在香港同樣上演警民衝突。警察不是來對付違法犯罪份子的,是用來鎮壓民眾的;警察職能已經變了,不是維護社會秩序,而是維護政權穩定。這就是為什麼香港警察已經蛻變成香港公安的原因,把對付大陸訪民的一套用在香港抗爭民眾身上,將香港抗爭者變成訪民。

在香港,港警也是港人,《逃犯條例》對他們也是威脅,大家的抗議也是為他們爭取權利。記得最早有的港警背包上也是類似反『送中』的口號,但在中共的引導下,在那些激情的港人推動下,變成警民衝突,真是痛心。

但這也是現實,社會就是這樣,不可能都是一個思維、一個標準,有各種各樣的認識,這就是社會現狀。而民主社會就是有各種表現,民主制度是需要人的自律來維持的。但這種暴力情緒、暴力衝動恰恰是中共最願意利用的,無論是港警還是示威者,暴力傾向都是中共最喜歡的,因為中共就是靠這個起家的,流氓暴力加欺騙。但這卻給港人造成更大創傷,提出更多訴求。

這也是為什麼特區政府不答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港警的表現,其實用粗暴與野蠻來形容都可能無法表達準確,有些鏡頭更是殘忍,而且有那麼多人被打傷,這些在媒體上表現出來。這也給社會帶來創傷,因為暴力的背後是靠違法和腐敗來支撐的,這讓港警肆意妄為,所以有的媒體拍到港警對空曠的街道射擊,被描述成戴了AI鏡頭,有的港警在那對著空氣,做著各種防衛動作,這是典型吸毒產生幻覺的表現,但卻沒有機構去調查、監察。

對於港警的暴力,為什麼港府就不能答應民眾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現在外界普遍相信,撤不撤回修例,不是由林鄭月娥拍板,也不是特區政府能夠決定的,這是中南海的決定。那麼這就顯示,撤回《逃犯條例》不是中南海真的讓步,它的撤回修例的目的是分化抗爭者;再一個它還要利用香港公安進行下一步的鎮壓,如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等於拋棄了港警中這些中共的觸角,那麼,鎮壓就不可能維繫,更不可能進行下一步的鎮壓。

香港畢竟不是內地,雖然有人在網上跟五毛或者挺港警的對陣,常常用到類似於「快點南下出兵吧」這類話來激對方。在大陸,中共可以一手遮天,黨媒可以一言堂的製造謊言。香港是個國際化城市,香港作為中國特殊的地區,世界很多新聞機構在這裡有人員,媒體眾多、網絡發達,資訊非常快速,使得中共不敢輕舉妄動。那為什麼北京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公開讓警察施暴,讓黑社會白衣人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傷人?這就是中共的手段,用恐怖維繫其對香港的控制,暴力是紅色恐怖的手段之一。

從開始很多人就認識到,由於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國際社會的反對,加上中共內外交困,中共不敢貿然出兵。不是說中共不想出兵,中共是一直盤算著怎麼鎮壓。有人注意到7月31日的李鵬追悼會。李鵬追悼會規格之高,可是除了江澤民和現任政治局人員,那些退休的前政治局成員都沒有出席。有人解讀成是跟李鵬切割,怕沾上「六四」血債。因為在網上,人們一提到李鵬,就想到「六四」屠城。其實,李鵬這個形象,一方面是他在「六四」時的表現,自己在前面為中共站台給自己造下的禍根;另一方面,是有人想轉移視線,讓李鵬背負的血債。很多人談到江澤民以為江澤民「六四」沒有明顯血債。在中共體制內靠「六四」上位的江澤民沒有血債,怎麼可能。「六四」之後不遺餘力地清算「六四」人士,在媒體上繼續抹黑民眾的民主訴求,極力渲染學生的「暴行」,這都是在江澤民領導下干出的。記得在中外記者招待會上,當法國記者問到,「六四」被捕的女研究生在四川監獄被輪姦。江澤民脫口而出:「她是罪有應得!」

故意在網上炒作李鵬的血債,讓人一提李鵬就想到「六四」罪人,江家幫起了很大作用。

很多人知道,李鵬在「六四」時不在決策層,只是前面站台。要說血債,那些決策的、真正有血債的死的時候,甚至鄧小平死的時候,這些人不都去參加了追悼會,送了花圈。那時怎麼沒有這個切割的表現?而且這些沒有參加李鵬追悼會的不是沒有血債,有的甚至幹了更大的壞事,背負參與活體器官移植的更大的血債,那個被活體摘取器官殺死的人數超過「六四」死亡人數多少倍,而且至今還在進行,在大陸信仰人士和維吾爾族都是被活摘的對像,只是中共在刻意掩蓋。

那麼這些人怎麼不去參加李鵬追悼會呢。李鵬追悼會不只是給李鵬開追悼會,看過李鵬追悼會悼詞的都嚇一掉,殺氣騰騰,毫不掩飾「六四」的血腥鎮壓。有些人解讀認為那是給現在香港人看的。其實中共從不掩飾自己的血腥、恐怖,它就是要給人看,讓人記住,要知道中共的厲害,所以很多中國人至今是餘悸未滅。中共這套話語系統被稱為黑話,外人看不明白,當局者才知曉。李鵬追悼會是拿死人祭旗,讓這些中南海政治圈內的表態。所以很多中共高層,不願再有血債,就不參加李鵬追悼會,等於是給主張鎮壓者看,他們的態度是不同意在香港使用軍隊。因為一方面國際上對人權惡棍在追責的呼聲越來越高,制裁力度越來越大,這些退休的都想躲過去,不想再在退休之後給自己沾上血債,再給自己和自己家族造成麻煩。

另外一方面前幾屆的政治局人物利用九七香港回歸,在香港投入大量資本、有的利益是通過香港傳輸。如果香港有變,他們利益受到損失。只有這屆中南海的人在香港利益較少,所以不惜動武。只有雙手沾滿「六四」血債和活體器官移植血債的江澤民參加李鵬追悼會,利用這個機會露露臉,給江家幫的成員打氣,同時給中南海當政者的鎮壓政策捧場。

在之前的對抗中,港人和北京中南海都沒有退讓的意思,而且北京一直製造緊張氣氛,把環境搞得很恐怖,通過各種渠道透露已經準備出兵,甚至局勢非常緊張。香港抗爭者沒有懼怕,加上國內外的反對意見,使中共一直沒敢出兵,這是中共一直未能在香港得逞的原因。

鄧小平那句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穩定的「名言」,在中共很多官員腦子裡成了至理名言。雖然這不僅不是真理,更連道理都談不上,只是一種對權力慾望的瘋狂者的心態表現,殺人、製造破壞、製造動亂,這是中共拿手的。

雖然目前沒有出兵,中共在考慮不是解決問題,而是利用恐怖維繫統治和自己在香港的利益。已經抓了近千人,死了好幾個生命,它在盤算再抓多少抗爭者能夠把事態控制住,已最小的代價獲得「穩定」,這是中南海在考慮的。

人們現在都知道中南海在操控香港特區政府,中南海怎麼控制香港呢?怎麼製造出恐怖氣氛的呢?操控林鄭月娥一個特首,不可能。香港特區政府是一個系統,不是林鄭月娥一個人說了算的,有各個行政部門,還有立法院、法院等等。中南海怎麼操控香港事物,用特務。中共在香港除了中聯辦,沒有公開組織,是利用特務機構在操控香港的各方面事物,包括安插在特區政府、香港警隊、立法院,還有在媒體、各種形形色色的親共社團、組織,甚至黑社會中的特務。利用特務和黑社會製造的恐怖在維持香港局面。流氓在耍無賴時,最能嚇住人的就是製造恐怖氛圍。

有外媒說香港人不怕死,這個說得不準確,準確得講是不懼怕、不畏懼,不畏恐懼。因為要說不怕死,那些覺得前途渺茫的輕生也不怕死,只是對生的無望、無助。而且生死只是一線之間的事,但恐懼卻是個長期的陰影,香港的抗爭者面對不斷升級的鎮壓,紅色恐怖,沒有畏懼,堅持抗爭。

中共不會撒手放任,中共最擅長的是製造恐怖、破壞、製造動亂,香港今天的狀況就是中共北京當局一手造成的。有人說香港正面對白色恐怖,這是因為很多人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所以沒有準確認識到香港面臨的這個恐怖的性質。香港面臨的恐怖與一般的白色恐怖不同是沒有任何道德底線,沒有任何約束的恐怖,這是紅色恐怖,是中共國家恐怖在香港的一種延伸和表現。除了人們看到的街頭暴力之外,被拘捕者不僅面臨不知多久的刑期,還不斷地流出被拘捕者受到的種種暴行與非人道對待,同時被拘捕人士面臨高額訴訟費,這一切都讓抗爭者面對各種壓力,給抗爭者製造恐怖氣氛。今天出門抗爭就面臨被打、被抓、被虐待,還可能面臨種種超出常理的恐怖,這不是用不怕死來形容得了的,要沒有一個強大的信心、堅強毅力,不可能維持、持續。

過去講「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靠一口氣是維持不住多久的。所以中共就是想通過這些來消磨抗爭者的意志,控制香港。

別看港警在使用暴力,有很多人還參與撐港警。其實,除了中共在香港的臥底的,他們很多人對中共不了解,真的『送中』條例通過,對他們也是噩耗,也是恐怖。只是現在覺得跟自己不相干,沒有遠見。香港走過來的教訓應該讓港人清醒了,中共是怎麼一步步侵蝕香港的。很多明白中共手段的人97之前就走了,知道中共的手段,現在留在香港的,很多是當時沒有條件走,或者沒有認清中共本質的。

中共就是迫害、就是破壞性的。香港民眾的抗爭,是爭取正當權益,這些權利甚至是北京當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承諾的。當然它不是真的承認,所以,香港回歸十年之後,它就開始反悔。它知道,一步到位的反悔,可能受到很大的反抗,不僅港人不能接受,國際社會也不會認同,所以,它一步一步地蠶食,直到2014年通過「人大」釋法來達到這個目的。走到今天還認不清,就很危險。

在警隊和建制派立法委員,中共自己的人都出現了不同聲音。中共也很明白這一點,為了平復這些聲音和不滿,所以它撤回《逃犯條例》,表面上給這些人和那些心理不穩的人吃一顆定心丸,實際是為了達到分化抗爭者、瓦解抗爭,同時孤立走在街頭抗爭著。中共制定了撤回《逃犯條例》的一招,來挽回那些對它已經灰心,但還沒死心的那些人的支持。

其實香港問題的根本就是民眾基本權利的問題,而解決目前香港局勢的唯一最好辦法就是,找衝突的源頭,滿足民眾的基本要求。
那麼今天就要為爭取香港的人權、自由而努力。即使沒有了『送中』條例,但你仍面臨中共特務操控的香港,仍面臨被不公對待,被打壓,而無處伸冤。所以,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五項要求,直接關係到香港人的基本權利。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9-08 6: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