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堅守良知道義,東歐國家學員倫敦街頭講真相 (四)

命中注定的相遇 法輪功學員回憶修煉之初

2019年歐洲法輪功心得交流會之際,來自歐洲30多個國家的部分法輪功學員來到英國倫敦舉行大遊行和大型功法演示活動。圖為9月1日,他們在倫敦特拉法加廣場演示第五套功法。(晏寧/大紀元)

人氣: 7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啟心英國倫敦採訪報導)從波羅的海到東歐大陸,語言千差萬別,不變的是這些歐洲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堅定不變的信念。

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虛假宣傳擋不住他們那一雙雙智慧的眼睛,因緣際會下,他們與法輪功相遇,從此任憑風雨滿樓,堅定不已。他們來自各行各業,有的是青年工程師,有的是熟練的設計師。

2019年在英國倫敦的歐洲法輪功大遊行中,他們的身影穿梭在繁華都市之中,呈現出不落鉛華的平靜祥和。讓我們來傾聽他們是如何與法輪功結下不解之緣從而走入修煉吧,感受那一番刻骨銘心的不朽記憶。

來自拉脫維亞的回憶

8月30日下午,來自拉脫維亞的法輪功學員塔特亞娜.阿列克谢耶娃(Tatjaha Aleksejeva)(左)、Normunds Kadikis(中)在英國倫敦特拉法加廣場為民眾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傅潔/大紀元)

「我開始接觸到法輪大法是在1999年,迫害開始的前夕。」塔特亞娜·阿列克谢耶娃回憶說:「實際上從我六歲開始,就一直在探求這個問題,為什麼我要降生在人間,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我的人生是這樣?」

身為家具設計師的塔特亞娜.阿列克谢耶娃(Tatjaha Aleksejeva)來自拉脫維亞的首都里格(Riga),她當過格鬥術的職業運動員,多年的高強度訓練讓她備受折磨。

「我曾經是一位職業運動員,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訓練讓我傷痛滿身,我的膝蓋、後背和肩膀曾疼痛不堪。」

阿列克谢耶娃說:「後來有位朋友邀請我來煉法輪功,剛開始我拒絕了,要知道我這一生都在做運動,我現在可不想再做了。因為我要尋找的是更深刻的『道』,是觸及心靈、關於靈魂問題的解答。後來這位朋友將一本俄語《轉法輪》帶給我。」

「當我第一次開始閱讀,我就從書中找到了困惑我的所有問題的答案。而且更讓我震驚的是,那些問題的答案是那樣通俗易懂,那樣的美好。」阿列克谢耶娃至今記得最初的那種喜悅,「每當我有了新的問題,我就繼續看書,我就會找到答案。隨之而來的是,我又有了新的問題,就這樣從問題到答案,再有新的問題,周而復始,我一遍一遍地看著書,我懂得越來越多,那真是太神奇了。」

「有一天,當我再次讀完《轉法輪》,我卻好像什麼都不懂了,我的朋友笑著說,妳該開始煉功了。」阿列克谢耶娃說:「當我開始煉功後,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再也感覺不到曾經的那些疼痛。」

然後剛剛走入修煉不久,1999年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親身見證過這場迫害的阿列克谢耶娃說,自己更懂得了修煉的意義。

「而後,2002年當前黨魁江澤民在我的國家訪問,他同時也把對法輪功的謊言帶到我的國家,拉脫維亞人不再知道法輪功的真相是什麼。我那時就下定決心,要向這個國家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而那個時候我也才真正的懂得了修煉的含義。我也明白了這個世界的人們是很容易被欺騙的。同時我也意識到,必須要發自內心的去講真相,真正打動人們的心靈,觸及到他們的靈魂,他們才能真正明白。」

8月30日下午,拉脫維亞法輪功學員Normunds Kadikis在英國倫敦特拉法加廣場打坐,為民眾展示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傅潔/大紀元)

Normunds Kadikis來自拉脫維亞的瀕海濱城市文茨皮爾斯(Ventspils),他在當地的軍隊中任職。說到與法輪功的相遇,Kadikis說那是來自於母親最珍貴的禮物。

「2007年歡慶節日,我的母親在文茨皮爾斯(Ventspils)市中心廣場偶然間看到一群身著金黃色煉功服的人在廣場上展示功法,他們深情平和,衣色映襯著藍天,格外耀眼,那時我的母親非常感動。後來數次,她都碰到相同的一群人在煉功,每一次她都被莫名地深深感動,她決定去詢問到底這是怎樣的功法,終於一次她買到了一本拉脫維亞語版《法輪功》,她認為這本書一定會對我的身心有益。」

Kadikis回憶著說:「當我從母親手中接過這本《法輪功》,第一次閱讀時,我就被書中『真、善、忍』原則所震撼,我的心被深深打動了。我那時就下定了決心,要走入修煉。那樣深刻的法理卻那樣通俗易懂,修煉對我來說是那樣自然的事。」

捷克和斯洛伐克人的神奇之夢

8月29日,捷克法輪功學員Michal Kovac(左)和Veronika Sunova(右)在英國倫敦特拉法加廣場向當地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傅潔/大紀元)

來自斯洛伐克的Michal Kovac是一位電子工程師,現在生活在捷克的第二大城市布爾諾(Brno)。剛到而立之年的Kovac 已經修煉法輪功五年了,他至今記得與法輪功相遇時的內心震撼。

「首先介紹給我的是法輪功煉功功法,那很吸引我。後來當我讀到《轉法輪》時,我感到猶如醍醐灌頂,感到那就是命運中相逢的一刻。」

他至今難以忘記那兩個神奇而美好的夢,「實際上,在剛剛接觸法輪功時,我做過兩個很神奇的夢。」

Kovac說:「在夢中我正在盤腿打坐,要知道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怎麼打坐。夢中我坐在一座傳統的中國廟宇之前,還有一位看上去是修行的人手持一個木棍,他正在不停地抽打我,夢中我感到一股力量油然而生,我在想他並沒有在傷害我,他其實在傷害他自己。」

「緊接著我又做了一個新夢,在夢中有人偷了我的錢包,夢中我對那個人心生悲憫,我在想他實際上正在傷害他自己,並沒有那種對丟失金錢的懊惱之心。醒來後,我感受到內心平靜祥和,那時我就決定這就是我需要的功法,我要修煉。」

無獨有偶,來自捷克的英語教師Veronika Sunova已經修煉了20年,在與法輪功的相遇之初,她也曾經有過一個神奇之夢。

Sunova說:「20年前,我也做過很神奇的夢。那還是在我開始修煉之前,有一天我夢到飛去美國了,要知道我從未有過那個想法,但是夢中的一切非常清晰,而且我感到非常喜悅。後來幾個月後,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真的去了美國。而我那時在美國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家圖書館,我在那裡看到了法輪功的傳單,而且當地煉功點就在我家旁邊。於是我就去了那個煉功點,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能量,於是我就開始修煉了。」

修煉後的Sunova終於找到內心的寧靜,「開始修煉後,我感受到我的大腦越來越清晰,工作也越來越順利,內心也越來越越平靜。如果能夠向內找自身的不足,一切問題都會得到解決,一切困難都會被克服。我知道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有背後的原因,能夠更坦然地去對待一切。」

古人常說「逝者如斯夫」,時間如白駒過隙,生命短暫而珍貴。對法輪功學員們來說,一次終身難忘的相遇,從此開啟他們與眾不同的人生。在未來的生命道路上,縱使滄海桑田,他們亦初心不變。#

責任編輯:張潔

評論
2019-09-11 12: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