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振寧談笑風生 細數二十世紀重要物理學家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12日訊】應邀來台灣參加中研院為他主辦八秩華誕的前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今早以「我所認識的物理學家」為題發表演說,他所談及者均為曾相處過的二十世紀偉大的物理學家,由於各有不同的脾氣和嗜好,經過楊振寧一番解說,惹得哄堂大笑,讓年輕人有機會更了解這些偉人。

據中央社11月12日報導,楊振寧首先為物理人的二十世紀下了定義,他認為,二十世紀的物理學是輝煌的世紀,包括一九0五年的狹義相對論、一九一五年廣義相對論,一九一三年到一九二七的量子力學,各領域學問都和這些理論有關。

楊振寧表示,他有幸認識幾位物理學家,包括費米(FERMI)、狄拉克(DIRAC)、都是二十世紀前兩三年出生,代表著每個領域在不同時間,機會也不同,恰巧他們出生在物理準備展開的新時代,他們抓住機會有好表現。去年有不少聚會慶祝近代物理百,讓他想到中國人常用幾個字為某人某事下註解,因此他也試著仿製。

楊振寧認為,保萊(PAULI)要用POWER來形容,他的數學能力非常好,能解決極困難的問題,一九二五年解決了氫光譜,是極不容易的數學,一舉成名,後來得諾貝爾,最主要原因是猜出海森柏格的方程式,後來便以「測不準原理」著名。

保萊是十分可信任的物理學家,但缺點是他對別人很不客氣,楊振寧自己還碰過釘子,保萊對楊按振寧在普林斯頓的研究很有興趣,經常去問有無任何新進展,前兩三次還好,後來極不客氣,楊振寧後來藉故去圖書館設法避開他,後來保萊希望楊振寧演說,結果當場還是很不客氣。

但保萊到晚年時對自己年輕時的行為有些悔意,他說,「有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當時最好的理論物理學家,是一個革命者,大問題來了,我將是解決他們的人,但當大問題來時,卻由別人解決,我只是一個學者,不是革命者」。

費米則是個堅實穩重的人,做人與做物理皆如此,楊振寧去芝加哥曾跟從他,雖然博士論文不是他指導,但兩人關係密切,兩人曾在一九四九年一起發表一篇文章,楊振寧說,費米對他影響極大,費米的風格和人品值得佩服。恐怕是兼具理論和實驗物理最後一人,至今可能無法再見到這樣的人。

他說,費米喜歡運動,但運動成績不好,但是非常穩重,一九五四年年底過世,當年春天兩人還去義大利訪問講學,經常去海邊游泳,費米游不快但游得遠。

海森柏格(HEISENBERG)在二十年代的貢獻是人類史上少見的,他對當時光譜實驗物理的各種奇異現象十分熟悉,善於開闢新的、尚未成熟的新思路。此人喜歡爬山,尤其是高山,晚年回憶當初發明量子力學,是從爬山的時候自霧中看到一些形象,讓他知道在什麼地方,他必需爬近那塊大石,然後就知道如何前進。隨後更有三篇文章奠定量子力學的基礎,是個懂得摸索的人。

狄拉克的文章如同神來之筆,文章思路非常清楚,如果不懂他的想法,可能會覺得奇怪,但不會看不懂他的文章,如果一旦懂得他的想法,會驚訝他有如此神奇的思考,因此他以「秋水文章不染塵」來形容。若是與海森柏格來比,海氏的文章獨創力強,但往往不清楚,有渣滓,正確與錯誤的方向糾纏在一起。不過此人二十六歲就當上大學物理系主任,愛打桌球,為人好勝。

對於愛德華.泰勒(EDWARD TELLER)部份,楊振寧說,當時費米在美國阿崗實驗室做事國防研究,不方便讓外國人參與,建議楊振寧去找泰勒教授,泰勒是個有名的理論物理學家,當時只問了一個問題就收楊振寧為學生。他對於對稱原理和社群原理很在行。他不怕說錯,如果挑戰他,他會邀挑戰者一起討論,然後再寫一篇文章。

費米和泰勒對楊振寧在芝加哥的影響最大,甚至幫楊振寧解決移民的問題,和移民局打交道。他離開芝加哥之後,有人稱他為氫彈之父,但他不喜歡這種說法。

愛因斯坦,與牛頓齊名,他住在普林斯頓小小的房子,每天走二公里的路到實驗室,楊振寧和他只有兩次接觸討論物理,由於愛因斯坦說話中穿插德文,因此他的收穫不多,但一九五四年時,楊振寧的孩子三歲,在普林斯頓抓準愛因斯坦出沒的時間,照了一張相,這張照片也成了絕響,因為隔年愛氏就走了。

尼爾斯.波耳(NIELS BOHR),楊振寧與他熟悉,但他是丹麥人,說話不清,且話中哲學味濃,有一天有人訪問他,看見他在門上掛了馬蹄鐵,這在西方象徵幸運,但尼爾斯回答說他不信這些,不過,掛在那兒還是有用處的。

爾灣.索定格(ERVIN SCHRODINGER),二次世界大戰後並未去美國發展,主因是三0年代他曾去普林斯頓研究,但因小鎮保守,他不但帶太太去,還帶了情婦,造成小鎮轟動。楊振寧不解,他不但有很多情婦,而且希望人家知道他有許多情婦。他還寫過一本書,影響後代生物學家,甚至探討男女關係,認為女人是紅色,男人是紫色,男人創造的靈感必需來自於女人。楊振寧最後談到物理與哲學的關,他說兩者是很有趣的問題,十九世紀前的物理研究,會受到哲學影響較大,今天物理學受哲學影響反而較少。而且哲學要視是哲學工作者講的哲學,或是物理學家體驗的哲學,前者在二十世紀中影響愈來愈少,現在反過來是物理影響哲學,而且會持續下去。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2-11-12 8: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