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 > 文化網 > 大千世界 > 舊說新解

大名鼎鼎的"Nero Burning Rom"軟件背後


龍泉墨客

(http://www.epochtimes.com)
用過CD刻錄機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大名鼎鼎的CD刻錄軟件“Nero Burning Rom”,其實這個軟件名字來自於一個典故,“Rom”本來應作“Rome”(羅馬),為了符合CDRom而採用了諧音,拼作“Rom”。這個典故指的是古羅馬暴君尼祿(Nero)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信仰基督的人,這是基督教早期歷史上面臨的第一次大規模迫害。

後來,蓋勒流也採取同樣手段,十五天內在尼科米底亞皇宮製造了兩起火災並誣蔑為基督信徒所為,迫使當時的皇帝戴克里安(Diocletian)下狠心迫害基督信徒。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古羅馬的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信徒的謠言,諸如誣蔑他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他們狂飲、亂倫等等,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被強加在基督信徒身上。

當年,尼祿曾命令將不少基督信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信仰基督的人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波蘭小說家顯克微支(Henryk Shienkiewicz ,1846-1916)的長篇歷史小說《你往何處去》(Quo vadis)真實地再現了這幕歷史的大劇。作品1896年問世,是一部富有靈性的傑作,被譯成三十多種語言,與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齊名。1905年,顯氏獲諾貝爾文學獎,成為東歐國家中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作家。

古羅馬的競技場。觀眾席上是義憤填膺的羅馬人,他們被告知,那縱火焚燒都城和其中珍寶的,那飲孩童之血,投毒於水中並詛咒人類的基督徒們,就要被送來與獅子搏鬥了。在紫布篷頂之下,浮滿了因即將復仇而快意的眼睛,血色的陽光瀰漫下來。聽見了鐵柵欄軋軋作響的聲音。從幽暗的門洞堙A一群身著獸皮的人跑向圓形廣場的中央,全體跪下,舉起了雙手。羅馬人以為是乞憐的舉動,更加激怒起來。但這時,出人意料的,一陣歌聲響起來:“基督掌權!”──第一次,在羅馬的鬥技場中有聖詩升起。
羅馬人驚呆了。他們看見那些人舉目向天,蒼白的臉上透出狂喜。接著,聽見那些人在狼狗和獅子的利齒下仍用斷續的聲音喊著:“為了基督!”他們困惑了:誰是這基督呢,竟為這些垂死的人所確信!一個羅馬市民驚嘆道:那些為野獸所噬嚙的人們身上顯明著一種神聖!另一個答道:這是他們所說的復活吧。

在古羅馬時期,主教坡旅甲(Polycarp)被解赴競技場。巡撫說,只要他在眾人面前否認基督,就可得到釋放。坡旅甲說,「八十六年來我一直事奉我的主,他從未虧待我,我怎可羞辱那位拯救我的君主?」巡撫打算燒死坡旅甲。坡旅甲平靜地說,「你想以火嚇我,那火充其量不過燃燒一小時罷了,你卻忘記了那永不熄滅的地獄的火」。隨後,一群暴民一湧而上,將他活活燒死。

許多年以後,當歷史翻過這一頁,人們才意識到,“Nero Burning Rome”(尼祿火燒羅馬城)的那一刻,正是羅馬帝國的盛衰之交;那一刻起,凱撒的羅馬便滅亡了,便成了殉道者的羅馬。

歷史的車輪駛進了21世紀,“Nero Burning Rom””(尼祿焚燒羅馬)背後的故事卻還沒有結束。可能很多人還不知道,今天,個人使用軟件“Nero Burning Rom”刻錄最多的CD,既不是大腕歌星的專輯,也不是好萊塢熱門電影的VCD,而是──“天安門自焚案真相”VCD!

在這一次輪迴演進的歷史中,故事的中心不是“焚城”嫁禍,而是“焚人”栽贓。當然場景是同樣的慘烈,效果也幾乎一樣:多少中國的平民百姓的心中從此裝入對法輪功的仇恨敵視!所不同的是,中國的百姓們比古羅馬人更幸運些:他們中有人能夠不被當權者的謊言迷惑,有機會拿到法輪功學員冒死自費刻錄和散發的“天安門自焚案真相”近千萬份VCD。這些VCD的刻錄軟件,叫“Nero Burning Rom”。

其實當年的羅馬也有人有機會不被矇蔽。長篇小說《你往何處去》的男主角維尼裘斯就是其中之一。年輕的羅馬貴族維尼裘斯愛慕少女黎吉亞,後來始知她是基督徒。在與基督徒的接觸和了解當中,才知道基督教並不是“賤民們的迷信”,親身的經歷讓他感受了基督教善良、仁慈、忍耐、寬容的美德,並決心皈依基督。同樣,今天追尋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遭受惡毒的謊言誣蔑和嚴酷的暴力鎮壓迫害時,依然不斷有人真正了解以至修煉法輪功的。破除謊言、認識真理的方法並不難,難的是當人人都在說這是“迷信”、這是“X教”的時候,你還能不能保持一個理性的頭腦,自己親自調查、分析。魯迅有句話,“人人都吃,就對嗎?”

歷史的鏡頭從古羅馬競技場上漸拉漸遠,我們依稀可以聽到在猛獸撕咬中夾雜的斷續聲音:“為了基督!”時空跨越千年,跨越萬里,當歷史的鏡頭聚焦在21世紀的天安門廣場,我們看到──

一位紅衣女子,傲視前來拘捕她的便衣警察,從容展開橫幅:“法正乾坤”!那平靜的臉上,分明寫著:為了真理,我甘願付出一切!

一位50多歲的老人,席地打坐,警察來抓他,他說:“先別抓我,讓我把話說完再抓”,說著從隨身攜帶的包堮野X9雙鞋,一一擺到了天安門廣場的地上,“你看到這9雙鞋嗎,我從四川用了兩個月的時間,穿破了9雙鞋走到北京,就為到天安門廣場做一件事,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聽完後啞口無言。

一位來自白求恩祖國的西人青年,高舉“法輪大法”橫幅,用中文對廣場上的人們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加拿大知道,歐洲知道,美國知道!”當然,他馬上被拘捕。

另一位50多歲的西人婦女,身披“SOS緊急救援真相步行”的條幅,為了營救在中國被非法關押、受酷刑折磨的千千萬萬大法弟子,曾在加拿大北部從Yukon步行走到Inuvik還經過了北極圈,後來又從葡萄牙走到土耳其,在五個月的旅途中,她和同修們訪問了歐洲南部的14個國家和30多個城市,贏得了無數熱情洋溢的心。2001年1月,她身披這同一個條幅走上了天安門廣場,面帶微笑地對廣場上的人群和前來拘捕她的警察用中文歌唱“法輪大法好”。

他們之中的每一個人,又何嘗不知道他們將面臨的危險!他們太知道了──他們知道,在山東濰坊大法弟子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她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個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媔]。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於2月21日去世。

他們知道,湖北麻城市白果鎮的法輪功學員王華君,因為不肯放棄修煉大法,被當地公安打得奄奄一息,為掩蓋罪行,兇手將她澆上汽油活活燒死,卻誣蔑為自焚……當火完全熄滅後,人們發現她前身被燒焦,並且她的喉嚨前及後腦枕有深深的刀印!

他們知道,山東省煙台棲霞寺口鎮南溝村27歲的大法弟子王麗萱,因為多次為法輪功上訪被關押,2000年11月7日和她八個月的嬰兒孟昊在北京的團河勞教所被雙雙折磨致死。其親屬接到通知到北京看到的是王麗萱母子冰凍的遺體,法醫檢查:王麗萱頸椎已斷,坐骨斷裂,頭部凹陷,腰部留有一針頭。孟昊腳脖有兩道深深的傷痕,頭部有兩塊紫斑,鼻子有血。

誰不想有一個幸福溫暖的家?誰不想盡一個孝敬老人、撫養子女的責任?誰不想有一個穩定平靜的工作、學習和生活環境?是什麼力量使他們為了堅持信仰、為了說一句真心話:“法輪大法好!”而甘願捨棄這一切,乃至生命?我分明聽見,那位與白求恩同鄉的白人青年說--

“法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請不要追隨江澤民和他的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這對你們真的不好……”

我聽見,筆者的校友,七名中國科技大學優秀學者被非法審判時,在法庭上作最後的陳述:“這是一場針對世界上最善良的人的迫害!”“上天賦於我一雙黑色的眼睛,就註定我將在這黑暗中尋求光明!”“我真心希望每個人都有一個最美好的未來!”

我聽見,一名大法弟子在法庭上陳詞:“我們被迫失去一切,我們義無反顧,我們在用生命堅持著真理,抵制著邪惡,我們在用生命救度著眾生。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最偉大、最神聖的。無論怎麼抓,我們的法會照開;無論怎麼抓,我們的機器照轉;無論怎麼抓,我們的傳單照貼;無論怎麼抓,我們的廣播照響。三年了,從未間斷!這是佛法威嚴的再現!邪不壓正。”

這時,我的心媗T起了一首歌:“媽媽,請您聽兒說句話”

“媽媽,
我明天就要離開家,
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也許孩兒再也回不了家,
不能為您數頭上的白髮。

媽媽,
請您擦乾臉上的淚花,
您從小教兒必須說真話;
大法教會了孩兒“真、善、忍”,
讓孩兒懂得怎樣做好人。

媽媽,
請您不要為兒牽掛,
自古為真理總會付出代價;
孩兒不怕腳下那艱險的路,
再多的苦難兒願承受它。

媽媽,
請您聽兒說句話,
功名利祿兒並不看重它;
孩兒只願有一顆光明的心,
何懼會有多少的風吹和雨打。

媽媽,
讓孩兒再叫聲“媽媽”,
生命怎能背離宇宙大法?!
為了讓迷途眾生得救度,
付出一切兒也不會害怕。

媽媽,
您含辛茹苦將兒養大,
為捍衛真理兒要去說真話,
當您看到那朵朵報春的梅花,
媽媽,
請您為孩兒驕傲吧!”

當我們感嘆羅馬貴族們輕信那可笑的謠言:“縱火焚燒都城和其中珍寶,飲孩童之血,投毒於水中並詛咒人類(套用一句今天的時髦術語講就是‘反人類、反社會’吧)”,也許正有不少人對強加給法輪功的“不許吃藥、走火入魔、自焚、自殺昇天、殺人就是度人”深信不疑呢。

在今天的許多人心目中,“善惡有報”已成了安慰人的一句空話了。不過,“Nero Burning Rome”(尼祿焚燒羅馬)四年後,尼祿-凱撒在政變中逃出羅馬城,自殺身亡。再以後的歷史大家也都知道了:300年後,原來的“邪教”被人們認識,成了為億萬人尊敬和信仰的“正教”。

幕起幕落,一出出陸離多姿的戲在人類歷史大舞台上不斷地重覆演唱著。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你在看熱鬧還是在看門道呢?

每一分鐘,CD刻錄軟件“Nero Burning Rom”都在刻錄著“天安門自焚案真相”的VCD。

轉載自明慧網(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2/11/24/c94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