甑士隱得道與賈寶玉出家

─讀《紅樓夢》偶得
黃靚
  人氣: 28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4日訊】《紅樓夢》一書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就有五百多個,而第一個出場的就是甑士隱。此人未跨過賈府半步,未與書中的主要人物打過一個照面,這樣一個與情節發展毫不相干的次要人物,為什麼要放在書中的第一章?而且作者不厭其煩地寫了他得道的全過程,曹雪芹的用意何在?不能不令人深思。

明清小說,如著名的三言(《醒世恆言》、《警世通言》、《喻世明言》)、二拍等小說,往往在小說的開頭,寫一個與故事情節相似的小故事作為引子。那麼,我們可以理解為,第一章甑士隱得道的故事就是全書的引子。書中的主人翁賈寶玉最終也出家當了和尚,他和甑士隱有相似的人生遭遇,由極富極貴到至貧至賤,在這大起大落的坎坷人生中,嘗盡了人間的酸甜苦辣,最後大徹大悟,終於走上修煉的道路。 可以說甑士隱的一生就是賈寶玉一生的縮影。可惜人們在讀《紅樓夢》時,只被大觀園中千姿百態、千嬌百媚的年輕女子所吸引;只對賈寶玉奢華的公子生活充滿豔羨;只為寶黛的愛情悲劇而惋惜……卻忽略了賈寶玉出家這一最重要的情節。其實作者極寫賈寶玉的大富大貴,是為賈寶玉的最終出家作鋪墊的。正如作者在“好了歌”中所說“世上萬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請參看[指點迷津的箴言–分析《紅樓夢》中的“好了歌”]一文)。“好了歌”就是《紅樓夢》的主題歌。縱觀全書就是寫一個富豪之家的年輕公子出家的故事,從而告誡人們:人生無常,看破紅塵,及時清醒。可惜能解其中味的又有幾人?

讓我們看看甑士隱得道的故事,也許會得到更多的啟發。

甑士隱其實是個“不入道,已在道中”之人 ,有故事為證。

書中寫道,紅塵中富貴風流之地—蘇州有個仁清巷,巷內有一古廟,名叫“葫蘆廟”,廟旁住一家鄉宦,名甑士隱,在本地是一望族。。這士隱“稟性恬淡,不以功名為念,每日只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倒是神仙一流人品。”

從這簡單的介紹中,可知:他生活富裕、悠閑,對名利看得很淡。

接著書中又詳細地敘述他接濟賈雨村的故事:賈雨村是個窮書生,進京趕考,盤纏用盡,暫寄居在葫蘆廟中,士隱早有心幫助他。一日是中秋佳節,士隱可憐雨村弧單,邀他至家中小宴,宴後送白銀五十兩,冬衣二套,助他赴京趕考。得到士隱的幫助,雨村一舉成名,日後飛黃騰達,這是後話, 暫且不表。從此事可以看出,士隱是個心地善良、樂於助人的人。

家庭富裕,性格恬淡,淡薄名利,心地善良,與世無爭,這些都說明甑士隱是個根基很好的人,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書中多次寫到神對他的點悟,讓我們看幾例:

一個夏日的中午,士隱於書房中閑坐,不覺朦朧睡去,夢到一處,不辨是何地方,忽見來了一僧、一道邊走邊談,談的是神英侍者意欲下凡,絳珠仙子為報答他的灌溉之恩,也想下凡,以終生的眼淚還他。士隱忙上前施禮,笑問道:“適聞仙師所談因果,實人世罕聞。但弟子愚拙,不能洞悉,若備細一聞,大開痴頑,弟子洗耳恭聽,可免沉淪之苦。”二仙笑道“此乃玄機,不可預洩。到那時不可忘我二人,方可跳出火坑矣。”說話間,忽然到了一個大石牌坊跟前,上書四個大字“太虛幻境”,士隱剛想跨進去,忽聽霹靂一聲,若山崩地陷,士隱大叫一聲,從夢中驚醒。定睛一看,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所夢之事便忘了大半。

這個夢可以看出以下幾點:

一、這不是夢,是他的元神到了另外空間,這個空間層次較高,是神仙呆的地方。一僧一道就是兩位神仙。

二、一僧一道的話,讓士隱聽到,是用《紅樓夢》中主要人物的因緣故事點化他。

三、士隱企求兩位神仙指點迷津,神仙說:”到時別忘記我二人,便可跳出火坑。“這說明這兩位神仙有宿命通,早已看出他將來的遭遇,早已料到他日後必然得道。

再舉一例:

士隱年過半百,膝下無兒,只有一女,乳名英蓮,年方三歲,夫妻二人視為掌上明珠。一日,士隱抱著女兒,在當街的大門口玩耍,忽然那邊來了一僧一道,癩頭跛腳,瘋瘋癲癲,見了英蓮,便大哭起來,對士隱說:“你把這有命無運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懷內作甚?捨我吧!”士隱知是瘋話,抱著女兒要進門。那僧指著他大笑,口內吟了四句詩:“慣養嬌生笑你痴,菱花空對雪澌澌。好防佳節元宵後,便是煙息火滅時。”這大哭、大笑中說的話其實是告訴士隱兩件事一、英蓮的命很苦,而且會連累爹娘,“菱花空對雪澌澌”

這句是說,英蓮會被浪蕩公子薛蟠搶去,受盡凌辱與折磨。
(“菱花”指英蓮,英蓮被人販子拐賣多次,最後改名香菱,“雪”,指薛蟠)

元宵佳節後,士隱家會有滅頂之災即一場火災。

神仙如此清楚的點化,可惜士隱此時還不明白,說明機緣還未到。

接著書中敘述士隱的遭遇。

元宵佳節,士隱命佣人抱英蓮到街上看花燈,佣人上廁所,把英蓮放在一家門檻上坐著,回來後不見了英蓮,找了一夜,仍不見蹤影,嚇得不敢回家見主人,自己逃命去了。士隱派人四處尋找,音訊皆無,夫妻二人日夜啼哭,不到一個月,士隱就得了一場大病,接著妻子也思女成疾。

不料隔壁的葫蘆廟因炸果子進貢不小心失了火,火勢漫延,此處多用木壁,於是接二連三,牽五掛四將一條街燒得火燄山一般,可憐甑家與廟只一牆之隔,早已燒成一片瓦礫。只有人逃出命來,士隱只得將田莊賣了,夫妻二人投奔岳丈家去。

岳丈是個勢力小人,見女婿狼狽而來,心中不樂,用士隱的錢半哄半賺買了些薄田朽屋給他。士隱讀書之人,不懂農事,免強支持一、二年,越發窮困。丈人又不斷罵:“好吃懶做”、“沒用的東西”,士隱心中悔恨,再加失女之痛,失火驚嚇,急忿怨痛,已有積傷,暮年之人,貧病交攻。一日拄了拐棍到街前散心,忽然迎面來了一個跛腳道人,口內哼著歌,別人以為是瘋話,只有士隱聽得明白,原來是“好了歌”一聽此歌,士隱猛然大徹大悟,接著也續了一首詩,為“好了歌”作注。那跛道人拍手笑道:“解得切!解得切!”士隱便說一聲“走罷!”將褡褳搶了過來,背在身上,頭也不回,同道人飄然而去。

跛道人知道士隱的機緣已到,用“好了歌”點悟了他。文章開頭,士隱在夢中,神仙曾對他說“到時別忘了我們二人,方可跳出火坑”,士隱終於得道,永遠脫離了人間苦海。

發稿時間:壬午年九月廿七日 公元2002年11月1日 星期五
正見網版權所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曾在南京廣泛征選賈寶玉一角的《紅樓丫頭》正在無錫廣播電視局演播廳拍攝,北京娛樂信報4月15日報道,總導演黃健中坦然表示,雖然他只是“有名無實”地為年輕導演把把關,但已經做好挨罵的准備
  • 眾人讀《紅樓夢》

    毛主席要許世友讀《紅樓夢》,許硬著頭皮讀了一些,卻至死仍沒讀完,既沒完成主席要他多讀几遍的任務,更沒按主席的意圖讀出什么“心得”。誠如魯迅所說:《紅樓夢》“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絳洞花主》小引)那么,軍事家看見什么?許世友恐怕什么也沒看見。他也許在心里對主席不滿:与其要他讀《紅樓夢》,還不如讓他上山打游擊。圖

  • 正當新版電視劇《紅樓夢》因為兩家單位爭拍而陷入僵局時,《笑傲江湖》導演黃健中卻与弟子郭靖宇一起,不聲不響地拿下了電視劇《紅樓丫頭》的拍攝批文。不過目前黃健中頗為賈寶玉的演員人選苦惱,鑒于歐陽奮強演賈寶玉的巨大成功,黃導寄望于四川男孩,還特意委托本報幫忙征選演員,表示有意競演賈寶玉的可盡快將相關資料寄至本報,劇組本月中旬將來蓉選秀。
  • 什么是中國特色呢?中國特色就是中國那些腐朽、反動的東西,因為這些東西為中國所特有,稱之為中國特色就恰如其份了。堅持中國特色就是不論如何改革,總不能把這些東西改掉。在這些中國特色的東西中,最基本的當然是一党專政和公有制了。這兩樣是特權者的命根子,猶如賈寶玉之通靈寶玉。特色論的關鍵正在于此。沿著這條有中國特色的路走下去,中國不被幵除球籍還有什么前途呢?
  • 《大宅門》在中央電視臺黃金頻道的熱播,堪稱是2001年中國娛樂文化業的一樁盛事;在《中國電視報》的大幅廣告中,甚至出現了“一部講述大家族興衰的現代《紅樓夢》”的措辭。斷斷續續看過來,筆者所感覺到的卻是一股古已有之的以理殺人、禮教吃人的道學氣,也就是《紅樓夢》中爲賈寶玉、林黛玉深惡痛絕並拼死抗爭的那種濁氣。
  • 一名現代都市的“賈寶玉”,一段長達9年的懵懂感情歷程。夢斷蓉城之際,昨日,“寶哥哥”前往本報,欲借本報發出對新的生活深切而誠摯的呼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