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惡魔丈夫鎖妻下身18年 弱女為兒方上告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3月15日訊】“我就是這樣慢慢熬過來的,我沒法,這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那沒法說呀!”2002年1月17日,新世紀的第二個元旦剛剛過去,家住在河南省滎陽市東史村52歲的農家婦女嚴冬(化名),在妹妹的陪同下,來到了當地城關鄉派出所,向干警哭訴了她的丈夫李春(化名)為怕她“紅杏出牆”,竟殘忍地用一把銅鎖將她的下身鎖住長達18年之久的悲慘遭遇

  “對我像對犯人一樣”

  據千龍新聞網消息,25年前,23歲的嚴冬經人介紹与本鄉的村民李春結了婚。婚后,心地善良而又勤勞的嚴冬承擔了家里的一切家務和農活。丈夫李春除了少有的時間在外打工之外,經常是游手好閑,過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日子,從不體諒嚴冬的苦和累。“在家橫行霸道,獨斷專行,30年來做啥事也沒跟我商量過,對我就像對犯人一樣。”盡管嚴冬婚后一直對上孝敬公婆、精心服侍丈夫;對下無私撫育儿子,但生活卻過的很不幸福。

  隨著兩個儿子的相繼出生,有著封建傳統思想的嚴冬指望著生了儿子后她的命運會從此有所改變。

  “有的女人,一給丈夫生了小孩,就好像一步登天,婆家人全部待她特好,可是李春還是跟以前一樣對待我,倆孩子他也不喜歡。頭一個孩子出生的時候,當爸爸的應該疼愛嬌慣,可俺大孩也不知他爸抱過兩回沒有。冬天下雪他不去蓋房,我讓他看孩子,他坐煤火台烤手,孩子在煤火台跟前一絆倒,一只胳膊按進開水鍋里,胳膊快煮半熟,給孩子脫棉襖,那嫩肉皮也脫落了,孩子疼得喘不上气來!”

  屈辱對外人只字不提

  嚴冬“生儿子得福”的夢破滅了。等來的卻是更多的辛勞和丈夫更加殘忍的虐待。
  “1982年夏天的一天,李春的老師來找他,說有點事,李春正巧不在家,我和老師在院里說了一會話,等天黑李春才下班回來。老師走了以后,李春說他老師是來找我的,是想勾引我的,說把我放在家里他不放心。”

  丈夫無端的猜疑和污辱人格的話語使一向言听計從的嚴冬實在再忍不住了,頂撞了丈夫几句。在家里專橫跋扈的李春見嚴冬竟敢同自己頂嘴爭吵,更加惱羞成怒,對嚴冬一頓暴打后,又將嚴冬按倒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

  “當時他就對我下了毒手,可我沒跟別人說,這事儿不能讓別人知道也沒法叫別人看,現在想想,我那是老封建思想。開始給我扎針時,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啥,他也不說。后來他跟我說,他出去不放心,我是他的媳婦,我的身體光能他自己用,不能叫別的男的看。”

  逆來順受被鎖下身

  面對丈夫殘暴的折磨,逆來順受的嚴冬既不敢反抗,更不敢呼救,惊嚇的她忘了自己是怎樣活過來的。可狠心的李春卻對當時的情景記憶猶新,他嬉笑著告訴記者:“我就是用做衣服的那种針給她穿透下身的。确實是做衣服的針,能引線的。不引線針眼就不大,過几天就會長住,穿了線,肉上的針眼就撐大了,就不會長住了。”

  即使這樣,嚴冬仍在忍受著下身如錐穿心痛苦的煎熬。傷口開始紅腫,后來不斷流血流膿,連路都不能走。每天就用消炎粉、紅霉素自己在家抹。她覺得“沒法出去讓人家看。”一段時間后,嚴冬的傷口有了些好轉,她痛苦不堪的心似乎才算撫平了一些。但是,她万万也沒有想到,一場更大的災難又向她襲來。丈夫李春以怕她“紅杏出牆”為由,不顧她的苦苦哀求,竟殘忍地用一把銅鎖將她的下身鎖了起來。

  “他要給我上鎖的時候,我死活不同意,那是肉呀,誰愿意忍受那痛苦。可我打不過他,又沒法吵,因為要是他打我別處,砍著胳膊,砍著腿,我能喊救命,這我沒法說呀!別人听見來救我了,咋脫褲子讓人家看呢。平時他需要的時候就把鎖子打開,不需要的時候就鎖上。”
  愚昧無知又封建的思想讓嚴冬在這樣殘酷的折磨下,痛苦地忍受著,不敢向任何人透露丈夫的肆虐。為了兩個漸漸長大的儿子,她把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強壓心底。這一忍,就是18年,卻從沒想到過离婚。

  “那离婚不是鬧著玩的呀,哪能結了婚又离婚,我總覺得太丟人呀!而且那時我總認為砍胳膊,打折腿,才是犯法,我這是家務事,就沒想到公安那儿去告他。”

  備受折磨又被拋棄

  嚴冬的忍耐不僅沒有喚醒狠毒丈夫的良知,更可怜的是竟連這個讓她忍受20多年非人折磨的婚姻也破碎了。李春在長期精神和肉體上不斷摧殘嚴冬的同時,又另尋了新歡,李春要徹底甩掉已經被自己玩膩,折磨夠的結發妻子,提出了离婚。

  “我說過得好好的去离婚弄啥,他說蓋房欠人家的賬,并告訴我如果誰來問我要賬,我拿出离婚證證明我們倆已經不是兩口子了,這樣,要賬的不但不能難為我,我還能在現在的房子里住。他說要跑到外地躲兩三年,還是离婚的好,又說現在假离婚的多得很。”

  于是,1999年5月,無知的嚴冬被騙与李春离了婚。嚴冬根本不懂得這張离婚證對她將意味著什么,她認為不管身上帶著一把銅鎖是多么痛苦,只要李春不把自己赶出家門,只要伺候好公婆,干好地里的活,她仍然是李春的妻子。但是,2001年10月23日晚,她親眼看到了丈夫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在她質問的時候,卻又一次遭到丈夫的毒打。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嚴冬還會逆來順受的生活下去,還會做一個李春的好“妻子”。

  “他是想跟那女人結婚,當時我逮著那女的就罵她,一罵她,李春就怀恨在心,用他42碼的大皮鞋,朝我心口上狠狠地跺,累了又踢我的肚子,我用手擋了一下,他一腳又踢在我的手上,去醫院看,醫生說是指頭骨折,骨撕症,骨錯位,現在兩只手都不一樣,疼呀。”

  給兒爭房才上告

  今年1月17日,嚴冬再也無法忍受丈夫的毒打和長期非人的折磨,決定要狀告惡魔丈夫,要為自己鳴屈伸冤。為什么拖了18年才想起上告呢?嚴冬說是為了給孩子爭房。假如不是為了儿子,就算再受18年冤屈,她都不會去告他。

  嚴冬被丈夫摧殘侮辱18年的遭遇被鄉親們知道后,人們深感憤怒。

  嚴冬的妹妹:他對俺姐太殘忍了,你說這都啥時候了,哪還有這事,他就是再不相信俺姐姐,他也不能用這號手段來對待俺姐呀!禽獸不如,喪盡天良。

  經過滎陽市警方的立案偵查,2002年2月5日,滎陽市檢察院以侮辱婦女罪將李春批捕。然而在拘留所里,李春居然說:“我就想扎個眼儿,也不知道因為啥,就是圖個樂趣吧,有點刺激。”(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十二歲幼女的悲慘遭遇 (1/23/2002)    
  • 發明《見珠撥商新除法》的龐學海一家的悲慘遭遇 (1/22/2002)    
  • 海外華裔悲慘遭遇與中國積弱相關 (12/13/2001)    
  • 下身被警察開水澆燙 “強奸犯”屈打成招十年申訴 (12/12/2001)    
  • 田楓: 知識精英的血和淚——讀《中國知識分子悲歡錄》 (11/19/2001)    
  • 新西蘭為二戰真相流傳後世 (8/15/2001)    
  • 北朝鮮秘密警察配合中國當局抓捕難民回國 (7/16/2001)    
  • 呂秀蓮訴訪美悲慘遭遇﹕猶如飯店人質 (4/19/2001)
  • 評論
    2002-03-15 7: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