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故事:因果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5月20日訊】

(一)

一天兜那博士走到鄉間,看見一個農民手拿一根大釘,正對釘子仔細察看;博士走到這個農民面前,問他說:“你為什么看這釘子?”農民說:“這釘子是我從這死人頭骨中拔出來的。”說時便把墳中的骷髏指給他看。博士心里想了一想:明明是一件謀殺案啊!便向農民把釘子要來,包在自己手巾包里。然后詳細打听這墳是哪一家的?是什么人的?住在什么地方?一一記下。博士按照地名門牌訪問,到了那家門口打門,有一個白發老太婆出來開門,他便進去和她詳談,問她丈夫什么時候死去?得什么病死的?埋在什么地方?她回答說:“是三十五年前喝醉酒死的,埋在某村某地。”那正是博士所到的地方。博士變臉說:“你的丈夫不是喝醉酒死的,乃是你害死的。”婦人大吃一惊,不肯承認。博士就把手巾包的釘子拿出,給她一看,她臉立刻變白變青。因此承認她在三十五年之前,曾和一個男子相好,便在夜間用酒把她親夫灌醉,當他睡覺之后,用了一根大釘,從太陽穴釘到腦中,丈夫立刻喪命。博士就把這件事報官,官府把她處死。這里的報應,是在三十五年之后方才實現。

(二)

大約在四、五十年之前,有個老人,名叫柏杜,他死在美國俄亥俄州,北明頓城里,死的那年是八十二歲。他是一生侮慢神,也不承認有神,更是輕看圣經,他說圣經是假的。在他沒有死之前,先為自己建成一墓,墓上蓋了一座紀念碑,碑上為自己塑了一個銅像,手中拿著一張紙,紙上寫著說:“人類任意行動。”左腳之下有一本書,意思就是圣經。他高舉人類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還要踐踏圣經。在他沒有死之前,曾說:“如果有神,或者圣經是真的,愿我的墓給蛇來居住。”他想一定沒有神,所以不致有蛇住在他的墓里。當他死后,有人把他棺木放進墓穴的時候,他們看見有條大蛇伏在他的墓里。他們殺死那蛇,把它丟去。過不多時,又有四條蛇伏在墓里。看守那墓的人,在那里殺了很多蛇,蛇卻越殺越多。前几時,有個基督徒听見這事,不能相信,起身要到那里看個究竟。到了那城,就問一個老人,問他知道不知道那個墓在什么地方。老人回答說:“你們莫非是來看蛇墓的嗎?有!那墓离開這里只有几十里路,很容易找。”那基督徒就和他的朋友到了那地,他們看見銅像,就用攝影机拍下照片,看那地上,卻有六條大蛇。殺死了一條,又拍了一個照片。守墓的人告訴他們說,早上他剛殺死四條,有時一天就殺死二十條之多,但是越殺卻越多起來。在那里別的墓旁都沒有蛇。守墓的人又說:“真是神差遣蛇到這墓里來。”那些蛇有青色的,有黑色的。凡住在那地的人,都知道這故事是真的。凡看見這個事實的人,少有敢說沒有神,或說圣經不是真的。這是柏杜自己指定的報應,因為他說:“如果有神,愿我的墳墓給蛇居住。”

(明慧週末)(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朝彭城有個人叫劉弘敬,字元溥。世世代代居住在淮河淝水之間。家有資財數百万,常積德而不夸耀,人們都不知道他。他家雖然很富,取利于別人的財富,也使他不怨恨。他拿出錢財幫助別人,施給別人恩惠并不希望有所報答。
  • 在古代,當人們普遍識得積德行善的重要性以及因果報應的客觀存在時,人人都在自覺約束自己的言行。世人知道自己如果做了坏事,輕則平地跌跤、丟錢生病遭災,重則傷及身家性命甚至禍及子孫。因此,當有人提醒或警告自己不要做何种傷天害理的坏事否則會遭何种報應時,人知道那是天意對自己的關愛,是他人對自己的善行,不會為此生出嫉恨之心,更不會認為別人是在詛咒自己;而闡述利害、曉之以理的一方,自然更是堂正坦蕩,不會想到自己或許會成為對方仇恨的對象。然而到了今天的十惡毒世,很多人已經不愿放棄眼前看得到的任何名利,并不惜為此付出高昂代价,更不承認有什么天理和因果的存在,以至于反而往往本末倒置、因小失大。仔細想想,每個人都會看到現在這种例子并不少見。
  • 隋朝開皇十一年,大府寺丞趙文昌忽然暴死,唯獨心上稍微溫暖。家人不敢入殮,之后又活了。說:“我當初死時,有人領我到了閻羅王的住處。閻王問我:“你一生來,作了什么福事?”答道:“家里貧窮,無有能力可以建立功德。只是專心致志地念金剛般若經。”閻王听了這些話,合掌低頭,贊揚說:“很好。你已念般若經,功德很大。”閻王就派人領文昌,向經藏內取出金剛般若經。文昌向西走了五六里,看見几十間房子,非常華麗。房子里經典很多,金軸寶套,裝飾非常好。文昌合掌閉眼,隨手抽出一卷打開看,乃是金剛般若經。文昌捧到閻王的住處,讓一個人拿卷在西面,文昌站在東面,面向經書誦讀,一字不漏。閻王非常高興,就放文昌回家。令讓文昌從南門出去。到了門口,看見周武帝在門側的房內。被鎖著三重鉗鎖,叫文昌說:“你是我本國的人,暫時來到這里,我要和你說話。”文昌立即拜見。武帝說:“你認識我嗎?”文昌答道:“我過去當過陛下的侍衛。”武帝說:“你既是我過去的臣子,現在回家,替我向隋皇帝說明,我許多罪過都能辯解明白,唯獨消滅佛法的罪重,不能夠赦免,望隋帝給我建立小小的功德。希望通過這些善事保佑,使我能夠离開地獄。”文昌接受囑托而走。等到走出南門,看見一個大糞坑中,有一個人的頭發浮在上面,文昌問引路的人,答道:這是秦國大將白起,被囚禁在這里,罪惡未了。文昌到家后才复活。就把這些事奏于皇上,皇帝命令天下的人按人丁出錢為周武帝轉金剛般若經。設立三日的大祭,并記錄下了這些事,寫入隋史之中。
  • 一天兜那博士走到鄉間,看見一個農民手拿一根大釘,正對釘子仔細察看;博士走到這個農民面前,問他說:“你為什么看這釘子?”農民說:“這釘子是我從這死人頭骨中拔出來的。”說時便把墳中的骷髏指給他看。博士心里想了一想:明明是一件謀殺案啊!便向農人把釘子要來,包在自己手巾包里。然后詳細打听這墳是哪一家的?是什么人的?住在什么地方?一一記下。博士按照地名門牌訪問,到了那家門口打門,有一個白發老太婆出來開門,他便進去和她詳談,問她丈夫什么時候死去?得什么病死的?埋在什么地方?她回答說:“是三十五年前喝醉酒死的,埋在某村某地。”那正是博士所到的地方。博士變臉說:“你的丈夫不是喝醉酒死的,乃是你害死的。”婦人大吃一惊,不肯承認。博士就把手巾包的釘子拿出,給她一看,她臉立刻變白變青。因此承認她在三十五年之前,曾和一個男子相好,便在夜間用酒把她親夫灌醉,當他睡覺之后,用了一根大釘,從太陽穴釘到腦中,丈夫立刻喪命。博士就把這件事報官,官府把她處死。這里的報應,是在三十五年之后方才實現。
  •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在烏仁拿的京城加爾可夫,有兩個激烈的無神派,當眾宣布無神以后,一位向天開槍說:“神!我用槍打你,如果有神,你可立刻報應我,叫我即刻死去!”說完連開兩槍。另一個宣傳員說:“如果有神,我愿成為廢人,終身不能行走!我一天仍能走路,就是證明沒有神!”兩人演講完畢,赶去車站,又到另一城市宣傳。想不到側面一輛汽車急開過來,兩人正在興高采烈,不按路線行走,一時急促來不及逃避,一人立時被撞傷,另外一人把他送進醫院,已經斷气死亡。料理尸身之后,赶上火車,車已開動,冒險向上一跳,想不到車子開得太快,把握不住,滑跌車下,車輪壓過兩腿,立時把兩腿折斷,昏倒地下,以后真的成為殘廢人了。兩位宣傳員的結局,證明真神實在不可輕慢。
  • 梁武帝想在文皇帝的陵墓上修建寺廟,沒找到好的木材,他就宣詔有司,讓他們加緊采訪。這之前有個曲阿人姓弘,家中很富有,就和他的親族人攜帶了很多財貨到湘州作買賣。經過一年多營造了一排木筏,總長有一千多步,都是上好的木材,又粗又好,是世上少有的。做生意回到南津,南津校尉孟少卿看他的木筏很好,就對照皇上的旨意加以丈量。當時弘氏賣的衣服布疋綢緞等還剩了一些,孟少卿就誣陷他這些財物是攔路搶劫所得到的,并說他的木筏太大,不是商人所應該有的。斷定案情應該處死,沒收他的財物充公修寺廟用。上奏以后立即施行。弘氏臨刑那天,告訴他的妻和子,可以把黃紙和筆墨放到棺材里,死后如果有知,一定上天陳訴。又寫了數十張少卿姓名吞下去。經過一個月,少卿在室內端坐,就看見弘氏來到,開始時少卿還很強硬躲避他,后來就懇切服從了,只是說饒命請求恩典。嘔吐鮮血而死。那些獄官以及主書舍人,還有那些對這個案子簽名上奏的人,都一個接一個死去。沒到一年,這些人都死光了,那座寺廟剛剛完工,就遭天火燒了,連一點儿殘余都沒有,埋在地下的木柱子也入地成灰了。
  • 北齊的陽翟太守張善,刻薄殘酷而又貪婪,他的坏名聲流傳很廣,蘭台遣御史魏輝俊到郡上治理,發現張善貪贓枉法的事情很多,論罪該死。于是就把張善押到獄中。但張善買通了上下,反過來誣陷輝俊為了收刮民財才把張善押進獄中。文宣帝很气憤。認為法紀被歪曲了,派尚書令左丞盧斐复查這個案子。盧斐就接受了皇上的旨意,构成了輝俊的罪狀后上奏。然后文宣帝下旨在州府處斬。輝俊對令史留下遺言說:“我的情況你都看得清清楚楚,現在這件事,又能怎樣呢,你給我准備一百番紙,二管筆,一錠墨,讓我帶在身上隨著我尸體,如果天地真有神靈,我一定要報复盧斐。”令史也很哀悼,給他收尸安葬并備了紙筆等。十五天以后,張善得了病,只說磕頭,沒出十天就死了。才過了兩個月,盧斐出使魏國犯了譏駁犯上的罪,被魏國收押并奏明齊國,文宣帝用毒酒殺了他。
  • 山東省鄭家口,在前清同治年間,有一盧大戶,是該鎮紳士,因他有財有勢,無惡不作,其真名人多忘之,只知其綽號叫盧灰糞,意思是形容此人,極臭極臟,作事毒辣,無人敢近,無人敢沾。但他雖有很多產業,仍然是有錢即貪取,弄錢不擇手段,家中常年養打手,走官衙如自家屋里一般,大小官員無不通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