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異功能和人體科學(上)

 
大紀元 >文化網 > 大千世界 > 舊說新解
本站文章搜尋



特異功能和人體科學(上)


文/復旦大學遺傳學研究所 盛祖嘉

(http://www.epochtimes.com)

繼人體科學學會的正式成立,醞釀已久的《中國人體科學》雜誌也已公開發行,這意味著一門新興學科的誕生。這一學科有兩個不尋常的方面:首先,它的內涵和它的名稱不盡相符。顧名思義它應該包括人體解剖學、人體生理學等等內容,可是並不。廣義的人體科學包括人體特異功能、中國傳統醫學、氣功五行內容,狹義的人體科學則指特異功能研究。本文所討論的內容限於後者,也就是說本文所討論的人體功能不是常見生理功能,而是一些不常見的、特殊的生理功能,即常說的特異功能。其次,正是由於它所研究的內容的特殊性,目前還沒有得到普遍的承認。

  一部份人認為特異功能是魔術,魔術當然不是自然科學。這塈痡N用親身體驗來說明特異功能並非魔術:(1)魔術師的“特異功能”是通過技巧訓練獲得的,而一部份特異功能者不經訓練便具有某些天生的特異功能,這些特異功能甚至是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2)許多特異功能者的特異功能是通過訓練得到的,不過這種訓練完全不同於魔術師的技巧訓練,所以往往稱為誘發。例如在復旦大學電子工程系所進行的實驗中,特異功能者都是一些普通的年輕女子,她們經過短期訓練後能在不接觸膠卷匣的情況下把裝在匣中的火柴棒折斷。難道她們被訓練得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偷偷地打開匣子,把火柴折斷,又把匣子蓋上嗎?可是要知道在訓練過程中她們不一定接觸膠卷匣,更不必接觸火柴棒,訓練主要是限於意念;(3)魔術師的道具都是他自己準備的,而在上述實驗中道具由我提供,火柴棒由我做上標記後放匣中。而且在實驗過程中我和特異功能者始終靜坐著,沒有一人離開過現場;(4)魔術師的表演從不失敗,而特異功能者的實驗卻不一定成功。折斷火柴棒的實驗有時成功有時不成功,有時一部份人成功另一部份人不成功。又如在我家中進行的幾次思維傳感實驗是這樣的:由我臨時寫三個不同的三位數分別交給三位特異功能者(在場沒有第五人而且我們始終沒有離開過現場),由她們通過思維把信息告知始終在旁的一位老師,由他當即通過電話告訴我這三個數是什麼。一次實驗三個數全對了,一次實驗部份對了,兩次實驗全部錯了。在這樣的實驗中弄虛作假是完全不可能的。即使退一步講,說這是魔術,那麼為什麼並不每一次都成功呢?難道這是由於魔術手法低劣,或者故意使它並不每次都成功以區別於魔術而取信於我?更有甚者,在折斷火柴棒的實驗中,當宣布實驗成功者有獎時實驗並不一定成功,相反,有時並未宣布成功者有獎而實驗卻成功了。這難道又是有意的安排嗎?或者說這些都稱不上實驗驗證?不過常識的作用不容低估。試問許多普通年輕女子經過短期訓練以後能做到恐怕高明的魔術師都難以做到的事,而訓練她們的是一位普通的物理學教師,他自己沒有學過魔術,對她們的訓練又限於意念而不是技巧,這樣訓練出來的將是魔術師還是特異功能者呢?通過常識判斷不難作出合理答案。

  或問,科學實驗貴在可重覆性。如上所述,特異功能實驗這樣缺乏重覆性,能認為是科學實驗嗎?有時把實驗不成功解釋為特異功能者情緒不佳的緣故,這不是謊言掩飾嗎?有時又把實驗不成功說成是因為參觀者抱有不信任態度,這不是“信則靈”嗎?可是要知道在特異功能實驗中他既是實驗者又是被實驗者。在條件反射實驗中一個人的出現可以使狗的條件反射失靈。狗尤如此,何況是人。條件如此,更何況微妙的特異功能。不過更為重要的是在總體上已知的特異功能都是可重覆的,而且在不同地區、不同實驗室中、不同特異功能者身上得到重覆。就以思維傳感來講,去年暑假中的一次實驗,在上海和常州或泰興間的傳感5次中有4次完全成功。關於折斷火柴棒這一類實驗,我在昆明一所小學堣]看到了由大約10個經過訓練的小學生所進行的一次成功的實驗,所不同的是所折斷的是粉筆而不是火柴棒。

  也許有人說,他親自發現某些自稱有特異功能的人弄虛作假。弄虛作假不外乎下列幾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自稱有特異功能的人實際上知道自己並沒有特異功能,他無非是故弄玄虛來騙取錢財。第二種情況是自以為確有特異功能而其實不然的人,他們主觀上並不弄虛作假而客觀上則在弄虛作假。例如有自稱能改變氣候的人,氣象台預報明後天將是雨天,他可以改變為晴天。經過嚴格的統計分析,發現他的這種特異功能是虛假的。第三種情況是確有特異功能的人在某些場合下弄虛作假。上面已經指出,特異功能實驗不一定每次都成功,由於受到心理壓力而在實驗沒有成功時弄虛作假可能屬於這種情況。可是在上面所講的我家中所進行的思維傳感實驗,試想如果這堶惘釦佽磣@假的,那除非是我自己事先把三個三位數分別告訴了接收信息的人。假如排除了弄虛作假而又不認為這是特異功能所致,那麼只能是碰巧猜中。可是猜中的成功機率是10的負9次方,即十億分之一。這樣的事件出現一次已經值得注意,何況思維傳感實驗現在已經可以像一般的生理學實驗那樣每次取得有意義的結果了。

  最後,或許有人會問,即使這些現象不是魔術師所創造的“奇蹟”,可是它們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如此的與現代科學對於客觀世界的認識格格不入,難道能稱為科學嗎?其實自然科學中的重要突破往往經歷一個難以被接受的過程。達爾文的進化論的提出曾遭受非難,摩爾根學派遺傳學曾被斥為反動的、唯心主義的。而且“歷史上許多科學上的重大突破,恰恰是以‘反常’的經驗事實的發現為先導的。黑體輻射能量分布在理論解釋上的困難和邁克耳遜-莫雷‘以太漂移實驗’的否定結果對於19世紀末以前的經典物理學來說都是這樣的‘反常’事件”(摘自《中國人體科學》創刊號第9頁)。對於新事物的爭論是不足為奇的。是非曲直歷史將會作出結論。關於遺傳學的爭論國內外已有一些科學史學者正在進行研究。今天對於特異功能的爭論又將為若干年後科學史家們提供寶貴的資料。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成文:2002-5-27 發稿:2002-5-28 更新:2002-5-28 3:34:57 A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台灣大學教務長:手指識字 10學生成功 (5/9/2002)    
  • 世界日報:人有第三眼? (11/9/2001)    
  • 人體特異功能初探 (10/3/2001)    
  • 談古論今話中醫 (9/28/2001)    
  • 《史記扁鵲列傳》 (11/9/2000)

    打印機版

  •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集團公司 200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