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經濟漫談(四)

鄭劍

【字號】    
   標籤: tags: ,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5月9日訊】

(7)行將枯竭的我們賴以生存的物資資源

森林:目前,中國森林資源已瀕于枯竭。1997年,中國林業部公布了下列數字:沙漠、戈壁及沙化土地總面積為168.9万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17.6%,近二十年來土地沙化速度為年均2460平方公里,每年直接經濟損失540億元。另一种說法是:18個省(區)的471個縣,近4億人口的耕地和家園處于沙漠化威脅之中。

耕地:近半個世紀以來,由于以人為破坏為主的各种因素,我們丟掉了近20億安身立命的耕地。在急劇增加的人口壓力下,我們又被迫以破坏林地、草地為代价,開墾了24億畝耕地,勉強維持著民族生存。在統計上,永遠會存在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后備耕地,事實上,從大量開墾林地草地陡坡地開始,中華民族的后備耕地資源已耗費殆盡。

水資源: 水資源也因過渡使用而趨于枯竭。全國600多個城市中,有300多個缺水;這300多個缺水城市工業值占全國的70%;300多個缺水城市中110個嚴重缺水,其中50個城市“情況危急”;在32個百万人以上的特大城市中,就有30個受長期缺水的困擾。中國的水污染也應該是全球第一。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約占世界的3%,而廢污水排放總量約占世界的10%以上,即每單位產值廢污水排放量為世界平均數的3倍以上。

垃圾污染:垃圾圍城是中國的一大特色,中國2/3的城市已陷入垃圾的重重包圍之中。僅北京一處,就有將近7000座垃圾山。除此之外,我們還有流經城市的垃圾河。長江黃河每年承載輸送的垃圾量就近億吨。極而言之,除了人跡罕至之處,中國可能已無一條幸免于垃圾污染的江河。

大气污染:工業化帶來的是嚴重的城市大气污染。有資料證實,華北12個城市大气中的顆粒物平均濃度高達860微克/立方米,為紐約的20倍,倫敦的40倍,世界衛生組織允許濃度的9.6倍。中國几乎所有城市的懸浮顆粒污染都超過了世界衛生組織的標准(90微克/立方米),全國城市平均值(309微克/立方米)相當于世界衛生組織標准的3倍,紐約的7倍,倫敦的14倍。

礦物資源:1997年的統計表明,自1949年以來,國民生產總值增長了10多倍,而礦物資源消耗卻增長了40多倍。有關估算數字是:從1952年到1987年,國民收入增長了8.6倍,而能源消耗卻增長了24倍。社會總產品物耗率,1952年是42%,1987年升到56%,1990年進一步上升到62.6%。

天災:3月18日,今年入春以來范圍最大、強度最強,影響最嚴重的沙塵天气襲擊了北京。同時,西北地區大部、華北北部和西部自西向東先后出現了揚沙或沙塵暴天气,并伴有5至7級間8級大風。其中,甘肅中西部、宁夏北部、內蒙古中西部和東部偏南地區沙塵暴比較嚴重,半數以上的地區出現了能見度不足500米的強沙塵暴,局部地區還出現了能見度小于50米、甚至0米的強沙塵暴。

沙塵暴以多次襲擊北京及其它地區,這次較往年相比達到了新的高峰。對大自然資源破坏性的開發,嚴重地損害了人們的生活環境。人們在得到眼前一點物資條件改善的同時,卻在另一方面付出了慘重的代价!善惡有報,大自然是公平的。

(8)企業道德危机: 身臨絕境的中國企業

中國古人常講做人要有立身之本,就是人的“德”,而企業也有企業的立業之本,也就是要以“信譽為本“,以其誠實的勞動,換取了自己應得的利益,同時贏得良好的商譽,以求取得長遠發展。但當我們回首現代中國企業,特別是20年來的經濟改革中,在過度強調私有利益,個人欲望極度膨脹的社會環境下,全社會都面臨著嚴重的道德危机,信譽危机,其中集中體現在商業道德的真空。假冒偽劣產品和坑蒙拐騙行為成為了經濟生活中的普遍現象;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是股民人所共知的事事;銀行坏帳爛帳數額惊人;企業巨額詐騙案層出不窮,金額動輒以百億、千億人民幣計算。試想一下,建立在這种道德普遍敗坏基礎上的企業能夠生存嗎?能夠持續穩定發展嗎?表面的繁榮究竟還能維持多久呢?

僅舉几個有代表性的數据。2001年上半年,中國官方財政部的一項調查發現(原載《華盛頓郵報》),99%的上市公司都曾公布虛假的信息。在同一段時間里,超過400個注冊會計師因為各种失信与造假行為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處分,合同違法案件達到5338宗。 那么中國股市的頻頻暴跌也就是必然的結果了。再以合同詐騙為例,僅去年上半年,合同違法案件便有五千三百三十八起,涉案金額達十六億三千万元人民幣,在外商最多的沿海省份尤其突出。而据中國消費者協會調查得出的結果更讓人吃惊,僅1998年,全國就有68.4%的消費者受到了商業欺詐行為的侵害。由此可以想見,中國有多少企業不是陷于在這些造假与欺騙之中呢?從商品的虛假,合同的虛假,到財務的虛假,到股市信息的虛假,以至最終國家統計數字的虛假。在今日中國的企業界,簡直沒有任何東西是真實可信的。

再比如中國銀行業中的一直不敢揭露出的嚴重危机。据星島日報消息,2002年1月,美國財政部貨幣監理署(簡稱OCC)与中國人民銀行發布聯合消息,對中行紐約分行的違規行為做出OCC有史以來最嚴厲的一次處罰,總計2000万美元。此次罰款的原因是因為“不安全和不可靠的行為”遍及中國銀行在美國的三家分行,包括“協助一樁信用證詐騙案和一樁貸款詐騙案、未經許可提前放棄抵押品并隱瞞不報,以及其他可疑活動和潛在的詐騙行為”。比如因為和中行管理層的個人關系,一家金屬貿易公司獲得了貸款額1800万美元,在所謂經營損失后全部報了坏賬。 此外紐約中行又給了該公司5000万美元低息貸款,而且允許其存至中行另一家分行,從中獲取息差。紐約中行還發出過1200万美元貸款,据信受款者系該公司業主的妻子所持公司,此外另有300万美元放款至其管家名下,這些錢最終都化為烏有。据公布數据,僅此在一九九二至二零零零年,紐約分行的損失額超過$3400万美元。事實上,中國銀行的經營与國內同業相比還算較好的,其經營尚且如此,怪不得有不少海外金融界人士人認為,就銀行的財務狀況而言,中國銀行業所面臨的危机比大多數于九七年陷于金融危机的東南亞國家和在正經濟蕭條中的日本要嚴重得多。中國銀行業危矣!

令一個讓人惊心的例子是發生在2001年的千億元人民幣的廣東省汕頭市騙稅騙匯大案。這是繼福建遠華走私大案逃稅八百億元人民幣后又一的經濟大案。該案所暴露的對國家財產的侵占程度,已到了瘋狂地步。据香港明報報導,汕頭市長李春洪透露,僅潮陽、普宁七百多戶企業,就涉嫌騙稅二十七億元,而這些犯法行為之猖獗,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例如騙稅案,僅潮陽、普宁七百多戶企業中,無注冊、無資金、無產銷許可證的“三無”公司,就占了百分之六十五,虛開增值稅發票四万多份,虛開稅額一百多億元,涉嫌騙稅超過二十七億元,其中超過十一億元已經到手。一些不法分子連八十八歲的老太太、十六歲的小女孩的身分證都拿來開設假公司騙稅。而且做案者勾結港商,使其逃稅騙稅、逃匯騙匯、制假售假和洗黑錢業已成為一套完整的做案鏈條,并直接与中共內部高層領導攀上關系,因而更加有勢無恐。

掀開的這些僅是冰山一角。而中國虛弱的國庫,脆弱的國民經濟,還在貧困線上掙扎著的百姓,又能承受得了几個這樣的大蛀虫呢?一旦虛假的表面被揭開,赤裸裸的真相恐怕會令中國百姓再也無法容忍的。現在面臨生死攸關時刻的不僅是一個小小的汕頭市,而是整個的中國經濟!

另一方面,還有多少人還敢投資大陸,還敢与中國做生意呢? 無論是美國的華爾街日報,還是港台的有關政府部門,還是歐洲的金融界,無不提醒本國、本地區的投資者要特別注意投資中國所要面臨的巨大信用風險, 因為中國早已在被國外學者列為“低信任度國家”。种种無可辯駁的事實已經使許多外來投資者的信心受到嚴重打擊,而不敢再有任何投資中國的設想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2-05-09 12: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