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通往深淵的灰色戀情 一個女毒販的情感歷程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6月25日訊】新華網6月24日報道﹐在廈門市看守所裡﹐記者見到因涉嫌走私販賣毒品被拘捕的江蘇籍女嫌犯周卉琦。聖誕節生日的周卉琦還不滿28週歲﹐已然是一副“老江湖”的模樣。雖然坐在鐵窗裡﹐看不出□毫的怯懦和沮喪。她目光灼灼地望着對方﹐端着臂﹐翹着腿﹐一支煙銜在指間﹐裊裊煙圈悠然吐出。幾番打量之後﹐滿臉柔情地對記者講起了她和台灣毒販麥克(郭立中)的生死戀情﹐那份毫不掩飾的充份表露和刻意的修飾﹐使記者頗感意外﹐不由得產生了想探知究竟的念頭。

  ■天上掉下“有情”郎

  1974年12月25日出生的周卉琦雖然年紀輕輕﹐經歷卻比一般同齡女孩複雜得多。她出生後被親生父母送給叔嬸﹐很少得到家庭的溫暖。十幾歲時﹐結識了一個無所事事的男孩﹐未婚生女﹐後送人。她憎恨初戀的男友﹐便離家出走﹐隻身闖蕩。憑着幾分姿色﹐在深圳的夜總會裡當了三陪女。經濟發展迅速的深圳雖然黃金遍地﹐但淘金美女亦數不勝數。激烈的競爭使周卉琦覺得生意難做﹐便離開深圳到了廈門。

  不久﹐周卉琦認識了一個理想的男孩﹐兩個人很快如膠似漆﹐這使她倍感幸福。她渴望這個人能成為她的丈夫﹐渴望自己能從此開始新的生活。但是真的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卻出了岔頭。無論周卉琦怎樣努力﹐男孩的父母都堅決不同意娶一個三陪女進門。廈門的地方太小﹐正經人家的老人承受不了名譽上的壓力。希望破滅了。周卉琦只好收拾起心情﹐再做三陪女。就在這時﹐一個叫“麥克”的“台商”出現了。

  一天晚上﹐喧鬧的夜總會裡來了一夥台灣客人。其中為首的一個年輕“台商”財大氣粗﹐風流倜儻。在如雲的美女中﹐他一眼看中周卉琦﹐要她陪他唱歌跳舞。這個年輕的“台商”稱自己叫“麥克”﹐他們在一起又唱﹑又笑﹑又喝﹑又鬧﹐玩了整整一個晚上。對周卉琦一見傾心的“麥克”玩後覺得還不夠盡興﹐便同周卉琦一起回到她的住處繼續喝酒說笑。

  為什麼後來跟了“麥克”﹐周卉琦說﹐一是因為酒醒之後﹐發現“麥克”合衣睡在外間的沙發上﹐沒碰她一下﹔二是他們最終發生了關係後﹐“麥克”一個勁地對她保證說﹐他一定會負責任。這兩個細節足以使周卉琦感動﹐她覺得“麥克”不同于一般的男人﹐“麥克”不僅相貌端正﹐談吐不凡﹐並且出手大方﹐一點不小氣。結果﹐第二天早上﹐周卉琦把來看她的愛了很久不能結婚的男朋友關在門外﹐說什麼也不讓進屋﹐她把“麥克”藏在了屋裡。

  “麥克”有錢﹐“麥克”不亂來﹐“麥克”有責任心﹐“麥克”對她一見傾心﹐並且台灣人與大陸人在有些觀念上的不同﹐使“麥克”成了她改變命運的新的希望。

  “麥克”的確成了改變周卉琦命運的人﹐只是自以為飽經滄桑的周卉琦﹐完全沒有預料到後來竟會是這樣的改變。

  “麥克”﹐中文名字郭立中﹐1965年11月8日出生﹐比周卉琪大9歲﹐台灣台北人﹐家住金門縣。“麥克”在台灣沒有正當職業﹐所謂的“台商”身份﹐不過是到大陸騙人的外衣包裝。雖然只有初中文化﹐但由於長期從事毒品犯罪活動﹐他熟悉電腦﹑會英語﹐對涉及毒品生產製造的化學﹑化工方面的知識及毒品市場﹑銷售渠道的情況都十分了解。他20世紀90年代初來大陸﹐一直以“台商”身份為掩護﹐專門從事毒品走私犯罪活動。特別是在西北地區﹐經常到一些地方的製藥企業頻繁活動。

  “麥克”多年行走“江湖”﹐話語不多﹐沉穩老道﹐狡猾機敏。雖然他一直未成婚﹐但對男女之情把握嫻熟﹐游刃有餘。他專門以談朋友的方式﹐在深圳﹑上海﹑廈門等各地結交女孩﹐利用她們和她們在大陸的關係為他從事毒品犯罪活動做事。所謂對周卉琦一見傾心﹐不過是他以慣用的伎倆﹐為自己物色又一個工具而已。

  ■用罪惡構筑夢想

  憑着用心和聰明﹐很快﹐周卉琦就知道了“麥克”的確與一般的男人不同。因為沒過多久﹐“麥克”就因走私販賣毒品在印尼被拘捕。她清楚地知道了“麥克”是一個跨國毒品販子﹐也知道了“麥克”不僅僅只有她一個女朋友。但是她不但沒有放棄﹐反而更加拉緊了那根無形的情思線。

  混跡于風月場中的周卉琦自有她的心得﹐她說﹐一個女人要拴住一個男人的心﹐一定要把溫柔的一面充份展示給這個男人。於是﹐在異國他鄉身陷囹圄的麥克接到了一個又一個關懷呵護的電話﹐收到了一封又一封情意綿綿的書信。周卉琦要給“麥克”一個刻骨銘心的記憶﹐那就是﹕在他落難時﹐有一個女人不但不嫌棄他﹐還更加痴心愛戀和珍惜他。

  周卉琦用精神撫慰換取“麥克”感情的手段果然十分奏效。“麥克”在印尼監獄服刑的兩年又兩個月裡﹐他們之間的距離迅速縮短﹐感情快速發展。等到“麥克”出獄時﹐周卉琦已經在“麥克”的“女朋友”隊伍中勝出﹐成為“麥克”相對信任和感情依靠較多的人。“麥克”出獄後回台灣做了一個胸腺瘤的手術﹐只略加調養﹐就在2000年的聖誕節前回到廈門﹐趕在周卉琦生日相會。

  周卉琦給“麥克”的感情越多﹐“麥克”給周卉琦的錢也越多。周卉琦用“麥克”在獄中輾轉寄來的1﹒2萬美元承包了一個酒店﹐準備告別她的賣笑生涯。只可惜﹐沒過多久就被她虧得一干二淨﹐“麥克”回到廈門時她又是兩手空空了。為了儘快弄到錢﹐“麥克”重操舊業﹐周卉琦兼起了“麥克”做毒品生意的幫手和搭檔。

  毒品生意暴利﹐並且來錢快﹐給人很大的滿足感﹐同時刺激人更大的慾望和野心。只小做兩筆﹐沒費吹灰之力﹐就有上百萬的進項﹐這讓周卉琦有說不出的興奮。周卉琦曾有被人在酒中下毒的親身經歷﹐但此時她完全忘記了當時那種深惡痛絕的感受﹐只想着如何能做得更大﹐賺得更多。

  為了能實現心裡的願望﹐周卉琦的情絲線不僅拴着“麥克”﹐還拴到了海峽的另一頭。她汲取父母反對就不能成婚的教訓﹐用心做起了“麥克”父母的工作。她背着“麥克”頻頻和海峽對岸聯繫﹐得知“麥克”的父母為這個獨子擔心﹐希望有個好女孩能管住走正路﹐又急切地想要一個孫子的心理﹐她就竭力扮演一個好女孩的形像﹐懂事﹑乖巧﹑孝順﹐善解人意﹐先博得好感﹐再取得信任。

  很快﹐周卉琦就不是往日那個在絕望中混日子的“三陪女”了﹐“老公”成天掛在嘴上﹐呼風喚雨﹐打點週旋。一方面﹐“麥克”十分信任她﹐在大陸的業務基本全靠她打理﹐並且幾乎所有的錢都掌握在她的手中﹐連“麥克”花錢也要由她匯寄﹔另一方面﹐“麥克”的父母也已基本掌握在她的手中﹐對周卉琦的信任甚至於超過了親生兒子﹐二老不但一直催促“麥克”和她成婚﹐並且“麥克”的父親在臨死前將家中一筆不小的積蓄匯給了周卉琦。周卉琦幫身在境外的“麥克”打理大陸的販毒業務﹐還忙着給“麥克”寫信﹑發傳真﹐出謀劃策。幾乎所有周卉琦給“麥克”的信裡都寫着“時時刻刻想你﹑愛你”﹐“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都始終和你在一起”﹐“求菩薩保祐你”﹐“我的心永遠和你在一起”的話﹐同時叮囑“麥克”事情如何做﹐用哪些人﹐防哪些人﹐怎樣用人﹐怎樣防人。

  然而就在這情真真﹑意切切的同時﹐周卉琦將所有她能掌握到的“麥克”的往來客戶都攬在了自己的手裡﹐將“麥克”讓她幫助傳遞﹑轉交的所有有關技術資料﹑文件全部自己備份留存﹐還同她的姐夫以及暗地裡與她有男女關係的幫手商量﹐如何建立沒有“麥克”的自已人體系。

  周卉琦十分清楚﹐做毒品生意﹐要麼上天堂﹐要麼下地獄。重要的是能把握住時機﹐急流勇退。然而﹐金錢的誘惑太大了﹐它激活了周卉琦的野心﹐撐大了周卉琦的胃口﹐使她變得更加貪婪。她忙着購買制毒設備﹐選擇生產地點﹐想來個制﹑販毒一條龍﹐最大程度地攫取全部暴利。

  為了能上天堂﹐而不下地獄﹐周卉琦十分理性地做了第三手的準備。周卉琦決定有錢後洗手﹐籌劃到外國投資一個生態農業項目。為了做好準備﹐她已經開始聯繫學習語言的學校﹐校方的回函也已發到廈門。為什麼選擇氣候寒冷的北方國家﹐周卉琦說﹐因為那樣的地方“麥克”肯定不會去。至於為什麼要選擇“麥克”不會去的地方﹐是不是還想着以前不能成婚的情人﹐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因為那個男孩一直沒有結婚﹐並且一直還和她有來往。周卉琦每週和他必有約會﹐只是瞞着“麥克”。

  看起來美夢即將成真﹐成功只有咫尺之遙。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美國“9‧11”事件余悸使特快專遞中的白色搖頭丸粉末引起懷疑﹐萬千心思﹐竟會在轉瞬之間毀于一旦。

  ■囚牢頻作“愛情秀”

  廈門海關走私犯罪偵查分局從一份印尼雅加達發來的特快專遞中的可疑白色粉末入手﹐循線牽出以“麥克”﹑周卉琦為首的跨國製造﹑走私﹑販賣毒品集團﹐重拳出擊﹐全窩搗毀。

  2002年1月29日﹐廈門海關走私犯罪偵查分局調集精干警力﹐分兵三路﹐向涉嫌製造﹑窩藏走私毒品的3個窩點發起衝擊﹐當場查獲氯胺酮﹐俗稱迷奸粉(國家二類精神管理藥品)59公斤﹔3-4亞甲二氧基甲苯丙胺3000克﹔麻黃鹼5000克﹐以及制毒工具攪拌機3臺﹑塑料模板﹑膠囊空殼﹑塑料罐及制毒工具書一批。同時抓獲犯罪嫌疑人台灣人“麥克”(郭立中)﹑周卉琦﹑陳作銘﹑高順祥等4人。

  被廈門海關緝私警察突然拘捕的周卉琦有如世界末日來臨﹐完全沒了萬種風情﹐只剩下歇斯底裡和神經質。她刁蠻﹑潑賴﹐不甘配合。但當她一聽到“麥克”有可能會推卸責任的風聲後﹐立刻預感到前景的不妙。周卉琦很清楚﹐這個案子不輕﹐她和“麥克”在這個案子裡是無可推託的主犯。她自己主管集團財務﹐又負責境內的全部協調和實施操作﹐而且繳獲的毒品全都是在她租住的房子裡發現的﹐如果“麥克”和她反目成仇將責任全部推給她﹐後果將不堪設想。但是﹐如果“麥克”真的愛她﹐把責任全部攬在自己身上﹐“麥克”是毒梟﹐是慣犯﹐而她也是因為“麥克”才走上這條路的﹐那結果肯定會是另一番景象。想着自己還不滿28歲的青春年華﹐她不想死。

  於是﹐看守所裡有了一個為愛痴迷的女人。她說﹐她可以陪她愛的人去死。這個女人就是周卉琦。她牢牢抓住每一個機會﹐通過任何一個可能見到“麥克”的人向“麥克”傳遞她“忠貞不渝”的愛情。她在高牆鐵窗內回憶她和“麥克”相識﹑相戀的過程﹐細細品味其中的甜酸苦辣。她在自己的衣服上用白紗線繡上“麥克﹐我愛你﹗”還要為“麥克”繡枕頭。她冥思苦想﹐絞盡腦汁給“麥克”寫情書﹑寫情詩﹐還請同牢的室友替她修改﹑潤色。周卉琦給記者讀了她寫給“麥克”的3封情書和兩首情詩﹐聽起來也確有真情感人之處。知道“麥克”在大陸沒有別的親人﹐周卉琦讓姐姐每次探監時將帶給她的生活用品也給“麥克”一份﹐還不厭其繁地叮囑“麥克”要注意身體。

  周卉琦頻頻發送的愛情信息﹐“麥克”大都直接﹑間接地收到。這些“愛”再度溫暖着他的心。記者採訪“麥克”時﹐“麥克”把全部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他一臉心痛地說﹐周卉琦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膽子很小﹐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做的﹐與周卉琦沒有任何關係﹐周卉琦只是他用來當工具的。“麥克”每寫一份揭發材料都請辦案人員拿去讓周卉琦也簽上名字﹐他想讓周卉琦分享他的立功表現﹐以更大程度地減輕周卉琦的罪行。

  周卉琦知道﹐她現在能擁有的男人只有“麥克”了。她用全部的心思和智慧編織一個浪漫多情﹑溫柔美麗的故事﹐支撐自己和“麥克”的信心﹐以度囚牢歲月。

  周卉琦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本來她可以有很多選擇﹐但她卻選擇了犯罪。(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2-06-25 4: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