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世的研究--生命永存的證據 (四)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第 I 類故事

這一類故事所根據的案例,來自引論中所說的傳統方法的研究。這種研究以史蒂文森教授(I. Stevenson)為代表。這裏我們選了史蒂文森教授三本書中的多個案例,加以刪節整理,寫成故事形式。這三本書--《記得前世的兒童》,《二十案例示輪迴》,《輪迴型案例》(一共四卷,四本書),都是史蒂文森教授的名著,也是當今世界上輪迴轉世研究中的經典著作。

在這第一類故事中,我們也選擇了一篇由印度的 K.S.拉瓦特博士報導的。拉瓦特博士在印度是位史蒂文森式的研究人員。

薩娜提﹒迪芙意(Shanti Devi)是兒童們對前世記憶的最出色例子之一。其不凡之處還在於,調查是由聖雄﹒甘地任命的知名人物委員會進行的。他們把薩娜提﹒迪芙意帶到她回想起的前世的村莊。

原文刊載於1997年3/4月份A.R.E. (艾德嘉﹒柯易研究機構)的雜誌《心靈歷險雜誌》。

小查特金 (美國-阿拉斯加)
在阿拉斯加南部,有一個特林吉民族屬於印第安人。其中有個叫維克多﹒文生的漁夫。有一天,他告訴一個跟他很親近的姪女查特金太太說,在他死後,他將轉生為她的兒子。他讓她看自己身上因小手術留下的兩處疤痕,一處靠近鼻樑,一處在後背上方;並說她可以由胎兒身上出現的與此疤痕相應的兩處胎記來認證他的轉世。

文生死於一九四六年的春天。大約十八個月後,於一九四七年十二月,查特金太太生了一個男孩,取名叫小查特金。奇特的是,小查特金身上有兩處胎記,其位置剛好就是文生身上疤痕所在的位置。據查特金太太說,到一九六二年的時候,這兩處胎記已經從初生時的地方有所移動,可仍然非常明顯。尤其在背部的那一處胎記更令人印象深刻,那是一塊大約三釐米長五毫米寬,比正常的膚色深而稍微隆起的區域。尤其是,在胎記的四週有許多小圓點,就像是手術時用針縫合傷口所留下的痕跡。此點非常吻合文生因動小手術而留下的疤痕樣式。

當小查特金才十三個月大時,有一次,查特金太太試圖教他念他的名字。哪知小查特金不耐煩地跟他媽媽說:“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卡柯迪啊!”卡柯迪是文生的一個特林吉族語的名字。查特金太太將此事告訴她一個嬸嬸,這位嬸嬸告訴她說,在小查特金出生前不久,她曾夢見文生對她說,要來當查特金太太的兒子。查特金太太非常驚訝,因為她並沒有告訴她嬸嬸任何有關文生曾經對她說過的話。

在小查特金兩歲多時,他自動地認出許多文生生前所熟悉的人,其中有文生的太太。他講過兩件發生在文生身上的事情,按說都是他不可能知道的。此外小查特金的一些行為特點,也非常類似文生。例如,小查特金梳頭髮的樣子非常像文生;小查特金和文生都有口吃毛病;還有彼此都非常喜歡船和戲水;彼此都有同樣強烈的宗教傾向;而且彼此都是左撇子。小查特金很小就顯現出操作引擎的興趣,並有修理機器的技能。他曾自己學會開船,而這點不太可能承襲或學習自他的父親,因為他的父親對引擎和機器並沒有什麼興趣和技能。

大約九歲以後,小查特金就不怎麼談到他的前世了。到了一九六二年時,他說他已經什麼都記不得了。到了一九七二年,他的口吃毛病,除了在激動時,可說幾乎已正常了。他仍然保持對引擎的興趣。但不幸的,在參加越戰時他是炮兵,一顆在他附近爆炸的炮彈損傷了他的聽力。此外,他身體狀況良好,並在離家不遠的一家紙漿廠工作。

(編譯自 Ian Stevenson, Children Who Remember Previous Lives-The University Press of Virginia, 1987. 伊安﹒史蒂文森:記得前世的兒童)

(待續)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輪迴轉世的研究--生命永存的證據 (三) (6/25/2002)    
  • 輪迴轉世的研究--生命永存的證據 (二) (6/25/2002)    
  • 輪迴轉世的研究--生命永存的證據 (一) (6/25/2002)    
  • 人類輪迴轉生案例:弟弟轉生為兒子 (10/18/2001)    
  • 人類輪迴轉生案例–預知來生,洞悉前生 (10/2/2001)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等到天亮時,他起床看那祠廟的匾額,竟是鄒衍的仙祠。至此,他才悟出寶蕊在「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這句詩中早已有預言。
    • 南亞小和尚。示意圖。(Volare2004/iStock)
      冰島大學榮譽教授哈拉爾德松(Erlendur Haraldsson)尋訪研究過不少擁有前世記憶的孩子,其中一些記得自己前世是佛教僧侶。有趣的是,這些幼童的鮮活回憶,似乎能和已圓寂的真實僧人相對應。
    • (Shutterstock/大紀元製圖)
      他成了酒鬼,至少進過八次監獄,醉酒時經常發飆咒罵瑪姬;另一方面,他又樂善好施,經常賑濟貧困兒童、捐助當地寺廟。過了半年,一個規矩的家庭迎來了一個小男孩,他對費爾南多人生經歷的回憶清晰得驚人,粗野的談吐則讓家人懊惱不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