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橫河:法輪功的神跡─寫在720三周年

橫河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7月21日訊】兩年前,和一位朋友談起法輪功。這位朋友毫不怀疑法輪功的強身健體功效,不過她又說,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有治病的所謂“奇跡”,這不是法輪功特有的,那法輪功有什么神跡呢?

“神跡”,無非是是人們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發生了。我們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在諸如聾子听聲、啞巴說話和癱子走路這一類的事情上,卻沒有注意其實三年來法輪功的另一類神跡每天都發生在我們身邊。

第一個神跡就是,歷經三年的鎮壓,法輪功依然屹立。當今的江氏集團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邪惡殘暴流氓之大全,利用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財富,開動了全國所有的宣傳机器,動員了從警察、法院、檢察院、國安部到街道里弄所有的國家机器,用盡了從打死、判刑、勞教到精神病院、洗腦班的一切手段,卻絲毫動搖不了法輪功人的信仰。自中共成立以來,從中央蘇區打AB團,陝北整風到高崗饒漱石,從鎮反反右、四清到文化大革命,有多少被整的人不是痛哭流涕真心認罪的?即使位高如劉少奇、鄧小平,權重如林彪、四人幫,有哪個能堅持一個月甚至一周的?到今天,法輪功學員,李洪志大師的弟子們已經堅持整整三年了,這難道不是神跡?

在充滿暴力血腥的土地上,出現了由成千上万普通群眾身體力行的非暴力運動。中國近代歷史是一部血淋淋的暴力史。外敵入侵不算的話,就有太平天國、辛亥革命、軍閥混戰和國共內戰。中國建政后的歷次運動也無不伴隨著暴力,以至于現在在世的几代人都是在暴力熏陶下成長起來的,以暴治暴似乎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整整三年,如此人數眾多達几千万的煉功群體,在承受駭人听聞的巨大苦難下,始終堅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沒有發生一起暴力反抗事件。和上個世紀著名的非暴力運動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和美國的人權運動相比,甘地面對的是有法制傳統的英國人,馬丁路德金背靠的是保護他們的美國憲法和聯邦政府。而法輪功學員面對的是整個國家机器有組織有系統的殺戮和酷刑。這不僅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也是世界歷史上罕見的。法輪功作為一個群體做到了,這不是神跡嗎?

面子和尊嚴。中國人講面子,西方人講尊嚴。中國人想不通,美國總統的女儿,在酒吧發發酒瘋竟會被逮捕,一點面子也不給,所謂打狗看主人就是典型的例子。可有人就能不僅容忍而且幫助政府宣傳中國人,包括他們自己在內,不配享有世界普适的人權。而法輪功人卻恰恰相反,他們可以忍受對自己個人的污辱、打罵,可不能忍受對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的任何不敬,不能忍受任何人剝奪他們修煉信仰法輪功的權利。他們可以從邊遠的山區步行乞討几千里,也可以從繁華的紐約曼哈頓重重闖關几万里到天安門廣場討個公道說法,法輪功人可以不要個人面子,但卻要堅決維護法輪功和作為法輪大法弟子的尊嚴。這就是神跡。

中共是只信奉暴力的政党,也只屈服于暴力,從來都是一付“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然而三年來,中共自江氏以下的各級高官卻對這一群最平和的人越來越害怕,現在已經怕到了不可理喻的可笑程度。國家高級官員出訪,由于不敢和法輪功學員打照面,官拜至國家主席、副主席到國務院副總理,都無一例外地可以不顧起碼的外交禮節和面子,抄小道,鑽后門,還堂而皇之的宣布是怕了法輪功。法輪功學員是被全世界警察和民眾公認為“最模范示威者”的人群,能使江集團不顧國家臉面,不惜在天安門廣場大打出手甚至于關閉廣場,不惜在出訪時向東道主提出不能在街上出現法輪功愛穿的黃顏色,不惜要求東道國禁止法輪功成員入境,不惜公開向全世界暴露其無奈和沮喪。使最暴力的政權在最和平的民眾面前束手無策,這就是神跡。

中國歷史上的歷次農民起義,在很大程度上都屬于“官逼民反”。其實“官逼民反”有兩种含義。一种是通常意義上的,由于官府的苛捐雜稅、巧取豪奪、草菅人命使百姓沒法活下去而被迫造反。這是一种比喻。真正字面意義上的“官逼民反”并不多見,典型的就是江氏這次鎮壓法輪功。江集團用盡了一切手段,企圖逼迫法輪功就范,實在不行逼得你暴力反抗也行,就有充分理由使鎮壓合法化了。可三年了,法輪功就是不反。這种“官逼民不反”的現象在中國歷史上也是極罕見的。不反不等于屈服。恰恰相反,法輪功學員不停地講真相。大河上下,長城內外,到處是法輪功的標語、真相光碟和傳單。像這种不造反,不屈服,非暴力,不低頭,不卑不亢,坦然無畏的群體出現在中國本身就是神跡。

在中國近代史上,大規模的群眾運動總是伴隨著狂熱。群眾總是被精英們操縱煽動,而精英們則著重考慮諸如政權,制度和國家之類的重大問題,很少有(但不是沒有)真正為民眾的具體利益考慮的。所以我們就有了陳胜吳廣的“帝王將相宁有种乎”,就有了持續不衰的農民起義和改朝換代,就有了中國近代一代又一代的精英為救國救民而前赴后繼,也就有了電影“活著”里描述的精英們建立的一代不如一代的政權(軍閥不如滿清,日本人不如軍閥,國民党不如日本人,共產党不如國民党。本人曾听說過一個真實的故事。)。平民呢?“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法輪功徹底打破了這個怪圈。中國的平民們,破天荒的第一次為爭取自己的權利站起來了,不為改朝換代,不為分享權力,只為自己的修練權利和信仰權利。這是中國的普通民眾第一次爭取自己超出中共宣布的豬狗式“生存權”的權利,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真正的平民運動。參加的階層之廣泛也是前所未有的。里面當然不乏有“精英”,可這些“精英”在這場運動里只爭取自己作為社會普通一員應有的信仰自由和權利,和“精英運動”毫不相干。這就是神跡。

法輪功的神跡,每天每時每刻都發生在中國,發生在世界各地,只要我們跳出常規思維的框框,就能看得見。所有還關心中國那個國家,那片土地,那里生活的人民(不是那個政權,更不是那一小撮統治者)的人,想一想吧,想想我們能做些什么。當网上有人撰文歡呼楊建利先生的甘地式非暴力精神時(本人對楊建利的精神深表敬意),成千上万普普通通的中國人——法輪功學員已經身體力行的實踐了三個年頭了,至少有确證了的有440人已為此被虐殺。不要忽視這些再平常再普通不過的人們,他們在為我們每個人爭取做人的權利,他們在喚醒复蘇我們這個民族的精神。

此文獻給三年來為維護自己的信仰而獻身和承受苦難的法輪功學員。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2-07-21 6: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