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復活的故事

 
大紀元 >文化網 > 異國文化 > 歷史
本站文章搜尋



耶穌復活的故事


曾曉鶯

(http://www.epochtimes.com)

復活事件的細節,無論怎麼詮譯,都是值得一讀的;福音書作者們敘述耶穌復活後和門徒間相遇的經過情形,成了世界史料中獨一無二的文集。它們的獨特之處,不僅在於它們同樣的主題,也在於福音書作者加進的細節描述。當然,某些詳述是由當初參與的人透露出來的。當我重複閱讀這些激動喜樂的經驗時,我總是感受到春天的氣息,由結成一團的土壤中奔放出來,以及剛剛洗滌的床單那種新鮮的感覺——生命的?遠遠超越死亡的腐朽。
第一位看見復活的耶穌的人


根據馬可的描述,誠如我們早己看到的,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另外兩位婦人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出太陽的時候」來到耶穌的墳墓。這最後面適度加入的詳述,明顯表示她們才剛錯過復活行動,驚恐地發現墓門已被打開,墓地裡有位陌生健談的白衣少年,她們丟下為逝者買的香膏,從墓地逃跑,又驚又怕,卻(根據《馬太福音》)跑去「要報給他的(男性)門徒」——那些畏縮在別處的門徒。直到她們能夠開始猜測某種美妙的事件已經發生了,耀眼的四月太陽,必定使得婦人們飄逸的衣袍和面紗顯得生岈A明,並且暖和她們的臂膀和面頰。

在《約翰福音》中,抹大拉的馬利亞是第一位看見復活的耶穌的人。她當時是在一個靠近墳墓的春季花園裡,透過許多的淚水,她看見一個男人走近她,她以為是花園裡的園丁。「婦人,」他問她說,「妳為甚麼哭?妳找誰呢?」「先生,」馬利亞哭著說,「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那裡?我這就去取他。」

「馬利亞,」「園丁」說——就憑那一聲,馬利亞立即知道與她說話的是誰。

「拉波尼!」她以亞蘭語中對「拉比」最尊重的用詞對著他喊,並且抓著他。

《路加福音》呈現給我們的,是在這個最不平凡的日子,在這個充滿陽光的下什,兩個門徒離開耶路撒冷的沮喪綿長的身影。在前往以馬忤斯的路上,第三個人加入了他們的行程,這第三者禮貌地聽著他們談論他們的拉比,一位「拿撒勒人耶穌……他是個先知,在神和眾百姓面前說話行事都有大能」。但是他被「祭司長和我們的官府」「押去」定了死罪,釘在十字架上。兩位旅行者向這新加入的人承認說:「我們素來盼望、要來贖以色列民的就是他。

不但如此,這事的完成,到現在已經三天了(以猶太人的想法,就是從星期五到星期日);我們團體當中,有幾個婦女已經帶給我們驚喜的消息:她們清早到了墳墓那裡,沒有看見他的屍身,就回來告訴我們說,看見了天使顯現,說他復活了。」

這位精通聖經的第三者(就是復活的耶穌),向他們解釋說:「基督要進入他的榮耀,豈不是應當這樣受害的麼。」接著路加告訴我們,這人也將有關彌賽亞的經文「從摩西和眾先知起,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接近他們要前往的村子,耶穌好像還要繼續往前。他們便強留他說:『時候晚了,日頭已經平西了。』」

「耶穌就進去,要同他們住下。在坐席上,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遞給他們。他們的眼睛一亮,」路加報導說:「這才認出他來;忽然耶穌不見了。他們彼此說:『在路上,他和我們說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內心難道不是火熱的麼?』」這些光和熱的意念,強調了重要的情景。時間是珍貴的;就如以色列先知們的「日子」已到了盡頭,耶穌的「日子」是「即將成就」的,要被即將在門徒身上顯現的聖靈時期所接續。日光——清澄自然的神子與他們同在一起,和他們說話;擘餅——將會變為他們心中的火,由此開始,即使面前的旅程是黑暗的,他們也必須向無形存在的聖靈回應。

由此開始,聖靈時期也是教會時期;如果這詞語令我們感到些許戰慄,那麼可以喚起宗教仲裁長(Grand Inquisitor)們和人類被火焚燒的歷史記憶,對門徒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在起初,他們不起眼的「教會」,只不過是個有不超過一百個窮苦男女的聚會罷了。

他們團結在一起,最初還害怕自己會遭受到像耶穌一樣的命運。但他們的勇氣日漸增加,到最後將自己的信仰公諸於世。這段過渡時期——介於復活的早晨和第一次毫不懼怕地公開宣告「他已復活」之間的時期——為時將近七個星期,從逾越節開始後的星期日,直到五旬節(Shavuot),說希臘語的猶太人則稱之為「Pentecost」。在這段期間的開始,至少有一些門徒(但我們不知有多少)是親身經歷耶穌顯現的,例如他對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往以馬忤斯路上兩位旅行者的顯現。十二門徒(自從猶大的背叛和離去,現在只剩下十一位)開始注意到耶穌曾多次與他們同在。這些「顯像」並不是像個沒有實體的靈魂的顯現。抹大拉似乎曾經緊抓著一個相當具體存在的耶穌;他邀請門徒多馬(Thomas)來「摸」他手上和側身 (由士兵在他釘十字架時,用槍刺他所造成)的傷痕(多馬沒有親眼看見前次的顯現,而對此事懷 疑);耶穌甚至在他們面前進食。


「聖靈」降臨在門徒身上


我們無法說,在兩千年後的一個與第一世紀在各方面都非常不同的世界裡,這些顯像的本質可能會是什麼。如果把它們歸類為惡作劇,便會對有關這些顯現的教導,造成顯著的傷害。就如耶穌行神蹟的例子一樣,我們必須想像,世上所知的最莊嚴高貴之道德情操,怎麼被改變成為低俗的欺詐行為。要假定門徒們是深重歇斯底里的受害者,也幾乎同樣會有問題:當然,耶穌曾向一群人們顯現,但最先是向不同的個人顯現(這些人是不能被怪罪為有深重歇斯底里的);雖然耶穌的門徒當中有許多是樸直的人,他們不是因為有不實際的想像力而引人注意,而是因為他們辛勤布道的事實—他們不是產生任何歇斯底里的理想處所。最合理的說法可能是,門徒們相信他們曾與復活的耶穌相見,他看來要比上次他們見他時好很多(甚至到了有些人起初認不出是他的地步),並且,不管他出現和消失的容易度,他是有形的。我們無法斷論這個持續的經驗究竟為時多久。福音書的作者們似乎徘徊在兩種說法之間:主張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同一天,之後耶穌永遠地離他們而去;以及假設這些事情發生在四十天左右的時間裡,之後耶穌正式離開他的忠心門徒並被帶到天上。這些經驗也沒有給領受的人在心中留下任何陰影,至於時間和環境,或經驗本身的本質,是如此的無始無終,在過後似乎不可能將它納入平常的、連貫的記年史。

門徒們相信,他們最後表現出來的勇氣,是出自於「聖靈」。他們的領受和耶穌復活一樣,是個不比尋常的經驗。在《約翰福音》中,復活的耶穌向他們吹了一口氣並說:「接受聖靈。」在《路加福音》中,他只在最後的指示中告訴他們:「在城裡等候,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然後,在路加所寫的《使徒行傳》中,他將他福音書中的故事延伸至早期的教會,描述聖靈在耶穌升天十日後,以充滿舊約中風和火的戲劇性姿態,神聖顯現、降臨在門徒的身上。「五旬節到了,」以馬提亞(Matthias)遞補猶大位置,再一次整合的十二門徒,與耶穌的家人和一些未被提到名字的男女門徒(可能總數在一百二十人左右),在耶路撒冷的一間屋子裡聚集一起: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因此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他們慌忙地走到街上。在那裡,他們看見一大群的外來信徒,這些人都因為聽到這屋子傳出奇怪的聲音而聚集在一起。根據路加記載,門徒們「用不同的語言說話」,所以旁觀者都能懂得他們所說的一切。但不是每個人都有所感動。被風吹過、被聖靈充滿、並且無疑的再次受到精神創傷的門徒們,對吵雜的信徒呈現了一種興奮和散亂的奇觀。有人譏誚說:「他們只是被五月的新酒灌醉罷了。」

有著寬闊肩膀和大肺活量,不需麥克風的彼得,向前行進一步,以他低沈的聲音向眾人說:

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這件事你們當知道,也當側耳聽我的話:你們以為這些人是醉了,其實不是。因為現在才剛上什九點(酒店還未開門呢),這其實是先知約珥所說的: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夢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

彼得接著給了一段訓誡,宣稱耶穌已經復活了。這段訓誡由極端猶太式的理由組成:「我們都為這事作見證」,並且他現在「被神的右手高舉,又從父領受了所應許的聖靈,就把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


道德的時間與永恆相交


這個懦弱、半文盲的漁夫彼得,是從哪裡得來勇氣,以如此有信心的態度,對這些城市人演說?路加讓我們了解到,這是因為聖靈澆灌在彼得身上所得到的結果。在《使徒行傳》中,聖靈重複地起伏於會眾和個人間,給予他們勇氣,去行平時不可能達成的事。復活後的耶穌,已如他告訴門徒他所必須做的,回到天父那裡去了,但是他並沒有將他們像孤兒般的離棄。他將天父的聖靈,同時也是他的聖靈派到他們之中。「因此,」彼得喊道,「以色列全家當確實的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他為(世界的)主、為(經由先知們所應允的)基督了。」耶穌,這位順服的亞當(因此,是完美的人類),被「神的右手」高舉,意味著神已賜給他永遠的宇宙主權。如此,道德的時間便能與永恆相交——因此,由約珥預言的聖靈時期,當時正在進行之中。

長久以來,誰是或什麼是這個聖靈,總是令人有些難以領悟。在希臘文新約中,對靈的用字為「pneuma」,與希伯來文的用字「ruach」有同樣的字根意義:氣或風。在約珥的預言中,如同整個希伯來聖經,靈指的是神的靈,就好像一個母親的氣,在她的新生嬰孩身上一樣,在創世時「運行在水面上」,並且像風,除了它的效果之外,是無形的,不能加以控制的,是「隨著應該吹而吹」的。但是當時的五旬節,因為它招呼散居猶太人回到耶路撒冷而被稱為聚會節,是慶祝神與猶太人之間聖約(Covenant)的日子;現在耶穌的十二門徒(對照以色列的十二支族),象徵性的聚集在街上,宣稱聖約的實踐成就:耶穌的晉升,以及派遣他的聖靈來到新的聚會(也就是教會)。

這聖靈造成些什麼影響呢?蒙受新生勇氣的門徒,實際上達成些什麼事呢?根據路加記載,他們有關耶穌復活的生動而令人信服的布道,帶領許多人進入他們的信仰行列。在彼得首次講道的那天,「門徒大約增添了三千人」。這並不是因為門徒的話語,而是因為他們的行為,所以招來新的信徒。彼得和約翰在前往聖殿作晚禱的路上,經過一個「生來是瘸腿的」、在殿門口乞討多年的四十多歲男人。照路加的描述,就像所有這類故事一樣,從乞討者和可能施捨者之間素不相識的普遍原則開始。這瘸腿的人以通常慣用的方式,伸出手來乞討,看彼得和約翰是否只與他擦身而過,或者,以謹慎迴避的凝視,將一點小錢丟在他手裡。他們兩者都沒有做,倒是完全停下來,並且堅持那人「看」他們,那人就留意看著他們,既感到驚訝也指望著得到一些好處。

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他拉著那人的右手,並且扶他起來。「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那人睜大了眼,以他的雙腳站立著,一時之間,感到一股溫暖浮現他的雙腳和腳踝,他試試雙腿,並且以越來越興奮的步伐繞著圈子,然後他陪伴彼得和約翰一同進入聖殿,走在他們之間,拉著他們的手始終不肯放鬆,走著、跳著並且大聲地讚美神。如果要將這拍成電影,我想飾演那瘸腿的人的最佳人選,非羅貝多• 貝里尼(Roberto Benigni)不可。

閱讀這個瘸子能行走的故事,總是讓我的雙膝感到有些虛軟。它似乎將所有福音書的意義揉成一個嶄新而且出乎意料的故事。愚拙的彼得,一度曾經似乎永遠處在困惑之中,現在成了和善的撒馬利亞人(救助窮困者的善良人):雖然現在耶穌已從他們中間離去,門徒們繼續他醫治的工作和幫助那些在他們生命路上遇到的、跌倒的人們,他們仿效耶穌個人的優異方式做事:總是直視對方的眼睛、說實話、扶持他人的手。他們的溝通力量,與世俗的權柄無關,因為他們是「金銀都沒有」的。但是因為這些卸任的漁夫們,將他們的自我和身分(和所有世俗的權利)放置一旁,他們通向聖靈之路的障礙已不再如從前一樣的存在,聖靈現在已從他們身上像流水般地通過,就好像流過一個空闊的渠道。因著瘸子在他們面前跳躍的情景,又有數千人加入信仰的行列。

沒有多久,彼得和約翰被捉拿到公會,為的只是如彼得所指出的「在殘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公會的「官府、長老和文士」,「見彼得、約翰的膽量,又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很驚訝」。便只給予警告並釋放他們,但我們早已可以看到,騷擾、逮捕,甚至於處死,隱約浮現在地平面上,等待著這群迅速長成、互相以「弟兄」、「姐妹」相稱的男女團體,並且大致上認為自己是處於「道路」上的人們。


殉教者司提反


第一位殉教者是司提反(Stephen),他是七位由教會選出負責分配食物給窮人的「執事」(或神職人員)之一。路加告訴我們,司提反是個「大有信心,聖靈充滿」的人,是個奇蹟的工作者並且善於辯論,他辯勝過許多企圖破壞新信仰的論調。他被控誹謗猶太教,而被捉拿到公會去,他為自己所作的申訴,實際上是猶太救贖史上動人心弦的正統的最後辯論—— 直到他以駭人的斷言「我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作結尾。他被定下褻瀆的罪名、拖到城外、被人們用石頭砸死,臨終前他說出像基督一樣的話:「主啊,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那些行刑者在開始向他丟石頭之前,脫下自己的外衣以方便行動,並將這些衣服放在一個看來是帶頭人的腳前,那是「一個名叫掃羅的少年人」。在這情景裡,路加不但為我們描述出三○年代耶路撒冷的神學緊張狀態,也描述了這個當時尚未得知的力量,這個力量將會成為基督教擴展的意外主力。(本文節錄自究竟出版社即將出版的《永恆的山丘——耶穌前後的世界》第五章,題目、標題為編者所加)

文源於歷史月刊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1596年3月31日 西方近代哲學的創始人之一笛卡爾誕辰 (3/31/2002)    
  • 來自修道院的預言 (1/24/2002)    
  • 「最後的審判」 (9/13/2001)    
  • 太平天國之 政教合一的思想 (9/3/2001)    
  • 《最後的晚餐》--達.芬奇 (9/3/2001)    
  • 紐約華埠天主教徒舉行聖母升天遊行 (8/15/2001)

    打印機版

  •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 200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