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開封一殺人惡魔7小時內連奪8命被判極刑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9月7日訊】“這是建國以來﹐開封發生的最大一起殺人案件。連殺8人﹐從沒有過。整個開封都在關注。”圖﹕離記者不到5米的地方﹐一個人掂着一把一尺來長的刀子﹐朝正在處理善後工作的六分公司周勇連扎幾刀

  河南報業网9月6日報道﹐昨日一大早﹐位於開封市晉安路的開封市中級人民法院﹐旁聽群眾陸續進入了審判大廳。震動古都汴梁的“張勝利故意殺人案”在此開庭。

  由於案件重大﹐開封市中級法院院長孫振民親自擔任本案審判長﹐開封市檢察院也派出一名副檢察長出庭支持公訴。按照有關法律規定﹐法院為被告人張勝利指定了辯護律師。9時﹐“啪”的一聲﹐審判長敲響了開庭的法槌。一片寂靜中﹐被告人張勝利被法警押上被告席。這個殺人惡魔﹐在走進被告席之際﹐不斷向旁聽群眾回望﹐表情有些急﹐他似乎在尋找什麼。記者並未在法庭中找到張勝利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兒子。旁聽席中﹐更多的是張勝利的同事們。

  十幾年鄰居幾被滅門

  首先宣讀起訴狀﹐公訴人的指控使旁聽人員回憶起發生在2002年6月10日的那一幕。

  當日凌晨1點﹐開封市運輸公司六分公司院內一片寂靜。一個黑影出現在院內﹐他快速走到位於院門東邊的李如意家﹐一腳踹開房門﹐沖進屋內﹐沒等熟睡中的人反應過來﹐40厘米長的尖刀如雨點般刺向兩個大人和一個9歲男孩。三人倒在血泊中﹐行兇者轉身出門尋找下一個目標。

  “勝利﹐干啥呢﹖”公司院內﹐行兇者正面碰上了正在值班的老鄰居孟慶炳。“就找你呢……”孟慶炳突然看到﹐鄰居張勝利手中滴血的尖刀向自己刺來﹐扭頭便跑。沒跑多遠﹐65歲的孟慶炳便身中十幾刀﹐倒在了回家的路上。然後﹐張勝利來到了孟的家中﹐孟的老伴兒高桂枝﹑兒子孟民忠接連被殺。搏斗中﹐孟家兒媳王先葉逃出。

  張勝利的殺人行動並未就此終止。回到家後﹐張勝利直奔妻子床前﹐已經偏癱臥床三年的妻子﹐沒有任何抵抗能力﹐被丈夫連刺十幾刀﹐當場死亡。然後﹐張勝利乘出租車去五福路尋找單位領導周勇。早7時﹐沒找到周勇的張勝利又回到了公司大院﹐藏在暗處。8時許﹐周勇剛上班﹐便被張勝利追殺﹐最終連中數刀﹐死在公司辦公樓前。

  短短7個小時內﹐開封市運輸公司六分公司的大院經歷了一場屠殺。

  鄰居好心埋下禍端

  法庭審理中﹐張勝利承認自己殺了8個人。經法醫鑒定﹐在死去的8個人中﹐最多的身中二十多刀﹐少則被刺十幾刀。為何他們會遭遇殺身大禍呢﹖

  在張勝利的口中﹐殺人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恨他們。“9號晚上﹐我想想不能過了﹐非得把他們殺了不行。”張勝利曾這樣說﹕他們家與孟慶炳家是十幾年的鄰居﹐以往沒有什麼爭執。去年的正月十八﹐張勝利癱瘓的妻子想剪腳指甲。一直懷疑妻子曾有外遇的張勝利﹐將妻子罵了一通後離開了。鄰居孟慶炳的老伴高桂枝知道了﹐主動要去給張的妻子剪腳指甲。孟家女兒孟霞不同意﹐依農村的老規矩﹐正月裡動剪子會有血光之災。她勸母親﹐母親不聽﹐然後她找到張去勸阻。張先罵妻子﹐又罵了孟霞。在距公司門口很近的地方是孟霞丈夫李如意開的汽車修理門市部﹐李聽到辱罵後前來與其理論﹐雙方發生打斗。孟慶炳勸架時﹐被張勝利用磚頭砸傷頭部。

  事後﹐開封市繁塔派出所民警調解這場糾紛﹐張勝利賠付孟慶炳2900元醫療費﹐並包賠經濟損失3000元。張勝利不願賠﹐他的母親背着張替他付了賠償款。今年五六月份﹐張勝利才得知賠付了孟家3000元的經濟損失﹐更感覺丟了面子。

  案發前﹐張勝利總在琢磨此事。經理周勇上任後﹐自己就被末位淘汰﹐現在當個門衛﹐工資從400多元也降到200多元。“這些人都該死。”

  被判死刑不再上訴

  經過法庭審理﹐昨日上午﹐法庭作出判決。

  一審法院認為﹐張勝利持利刃連續報復殺害8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有關規定﹐判處張勝利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時﹐法庭對被害人李如意之父﹑被害人孟慶炳之子﹑被害人孟民忠之妻﹑被害人周勇之妻提出的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作出判決。

  宣判完畢﹐張勝利當庭表示不上訴。

  審判長孫振民談及此案時說﹐張勝利故意殺人案﹐是建國以來開封市性質最惡劣﹑殺人數最多的一起刑事案件。此案在開封市民中影響很大﹐所以開封中院決定﹐公開審理此案。

  記者目擊驚恐時刻

  6月10日凌晨5時許﹐記者接到開封市居民的舉報﹐就要趕往開封﹐報社領導再三交代要格外小心﹐為此﹐記者帶上專門給政法記者配備的防彈背心趕赴開封。

  8時30分﹐記者來到開封禹王臺公園東500米左右的開(封)杞(縣)運輸六分公司。運輸六分公司大門緊鎖﹐群眾隔着鐵門向公司院內張望﹐面帶驚恐。

  8時36分﹐記者在運輸六分公司辦公樓最西邊的屋內看到﹐工會主席正向民政部門打電話協商善後工作的處理﹐其他的幾個人都默不作聲﹐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煙。記者在辦公樓東邊第二間房子裡找到了幸存的王先葉。她哽咽着告訴記者﹕“我丈夫孟民忠﹑小姑子孟霞﹑公爹孟慶炳﹑小姑的丈夫李如意﹐還有……”王先葉剛剛講了4個被害人的名字﹐突然用雙手驚恐地捂住臉﹐歇斯底裡地喊﹕“張勝利﹐張勝利沒有跑﹐他又回來了﹐他要殺死我。”

  記者順着王先葉的眼神方向看去﹐只見在離記者不到5米的地方﹐一人掂着一把一尺來長的刀子﹐朝正在處理善後工作的運輸六分公司經理周勇肚上連扎幾刀。開封汽車運輸總公司的宋副總經理順手抓起一輛自行車將張勝利砸翻在地﹐張勝利從地上爬起來﹐拿刀子威脅宋副總經理說﹕“宋經理﹐我不招惹你﹐你也別招惹我。”宋副總經理一邊喊着“張勝利別胡來﹐放下刀子”﹐一邊又順手抓起一把椅子向張勝利砸去。

  記者一邊用鏡頭拍攝下這恐怖的一刻﹐一邊將王先葉向辦公樓東邊的一間屋子內推。張勝利持刀向攝影記者刺去﹐被記者用防彈背心擋了一下﹐然後躲到屋子內﹐用一張大桌子將門死死地頂住。記者和王先葉的家屬掂起椅子﹐站在門後的桌子上。同時﹐記者不停地撥打開封市公安局的110報警電話﹐但一直沒有接通。記者無奈撥打了省公安廳110指揮中心的電話﹐向其報告了案情﹐並請求其迅速指令開封110到現場進行處置﹐隨後記者才撥通了開封的110。開封110稱﹐民警已經趕往現場。張勝利見弄不開隱藏王先葉的門﹐就向公司小院門外跑去﹐這時運輸六分公司領導和職工已經找到了棍子﹑磚頭﹑椅子等物﹐將張勝利圍困在辦公樓的院門口五六米處﹐窮途末路的張勝利見逃脫不掉﹐用刀向自己的腹部刺去……(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2-09-07 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