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車仔麵

作者:楊明
車仔麵是香港的麵食,顧客可自選麵條、配料和湯汁食用的美味佳餚。(彩霞/大紀元)
  人氣: 1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剛到香港時,對於許多茶餐廳或小吃店中竟然也提供泡麵感到有些詭異,泡麵這種東西對我而言連結的記憶是颱風,因為颱風不方便出門,或者童年時代超級市場不如今天普遍,颱風天菜市場營業受影響,所以在家湊合著吃泡麵。當然長大後有時也因為懶得出去吃飯,也懶得在家做飯,於是以泡麵充作一餐。

據說近年泡麵銷量大減和外賣外送的增長有關,可見多數人在有更好的選擇時,並不打算吃泡麵。所以作為食客都已經親身進了餐廳或小吃店,卻選擇吃泡麵更讓我不解,店家不但堂而皇之地列在餐單上,通常還會標明如選擇車前一町加三元,顯然有人點選,更覺得蘊含了港式喜劇的味道。

待了一段時間後,才知道這種以加工麵體加入各式配料的所謂車仔麵,出現在一九五○年代,是香港市民生活水平較低的年代。那時許多難民湧來香港,謀生困難,香港街頭湧現了流動攤販,最多便是搭起車仔麵檔擺賣咖喱魚蛋和車仔麵一類熟食。小販在木製推車中放置金屬製造的「煮食格」,分別裝有湯汁、麵條和配料,顧客可自由選擇麵條,配料和湯汁,花費不多就可飽吃一頓,對於小販和食客都提供了生活所需。

隨著經濟發展,街頭以推車販賣熟食的小攤漸漸消失,車仔麵卻依然有屬於它的支持者,於是在茶餐廳裡出現,成為餐牌上的菜色,也有小型專售車仔麵的店舖。而車仔麵的配料也愈來愈豐富,麵條和湯汁亦有多種選擇。

在荃灣人來人往的大河道,有家賣車仔麵的小食店,看似不起眼的十字路口,房屋仲介說是荃灣店租最貴的區塊,我曾在那裡外帶車仔麵,因為心裡已有成見,所以捨麵選米粉,車仔麵常見配料包含了魚丸、牛丸、墨魚丸、豬紅(豬血)、豬皮、豬大腸、雞翼、牛柏葉、牛腩、魷魚、燒賣、雲吞、蘿蔔、冬菇、紅腸等,至於主料則有麵條、河粉、米粉、米線、油麵、幼麵、粗麵、伊麵、烏冬和速食麵,配料主料都選好了,還有不同湯汁可選:沙嗲、咖喱、牛腩、酸辣、麻辣和清湯,組合在一起之後竟是意外的豐富,難怪這樣狹窄近乎簡陋的小店能開在荃灣店租最高的區域。

人來人往的街頭,行走其間,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心情,車仔麵將出外討生活的外地人遇到的酸甜苦辣匯在一隻熱騰騰的碗裡,不論悲喜,價平卻四溢的香味暫時填飽了肚子,寂寥似乎也不那麼刺心了。◇

——節錄自《情味香港》/ 聯合文學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朝的詞在中國文學歷史上,是詞這種文學體式的復興時代。為什麼說是詞的復興時代呢?因為從宋朝以後經過了元和明兩朝,而元朝興盛的是曲(如散曲),是雜劇(如王實甫的《西廂記》);明朝興盛的是傳奇,像湯顯祖的《牡丹亭》之類。元明兩代流行的是散曲、雜劇和傳奇。
  • 所以,過去中國人對自然的愛好,不下於今日的西方人。但不願和自然對立,祇想如何使自己與自然融而為一。甚至縮小山林的形象,置於庭園裡,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於自然之中。他們也登山,但祇是「我來,我看」,卻不想「征服」,他們欣賞山,不但用眼睛,還用心靈。
  • 美感教育的第一步是張開眼睛。張開眼睛又有何難?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睜眼瞎子。這不是罵人,而是說明我們的器官本身是沒有意識的,雖然生長在我們的身上,有充分的功能,當其用,則需要心靈的貫注。張開眼睛可以看到萬物,是否能看到,則要視「心」有沒有要我們看到。
  • 黑瓦白牆,屋後竹林,門前小河,走過小橋,是大片黃燦燦的油菜花田……這是我常夢回卻再也找不到的浦東高橋奶奶家。
  • 南戲北劇孕育的溫床就是「宋、元」的瓦舍勾欄,而促使之成立發展的推手就是活躍瓦舍勾欄中的樂戶和書會。而「宋、元」之所以瓦舍勾欄興盛,其關鍵乃在於都城坊市的解體,代之而起的是街市制的建立。
  • 災變現場四周,商店櫥窗閃爍著節慶彩燈,提醒我們生活仍然照舊,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凍的夜晚為那個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後像把匕首將我穿透的每一個碧藍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歡迎雪白冬日的到來。感覺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顏色,以便幫助我們重新來過。
  • 而我漸漸的相信,死亡只是靈魂的移居,正如同祖母身上的血水、精氣完整的灌注我的體內,只要我在,她終究還是存在的。
  • 對於黑夜,我竟然沒有絲毫畏懼的感覺,因爲我老早就發現了夜的繽紛和熱鬧,笑臉的月光穿過濃密的樹林,我在其中感覺大樹正在拉拔成長;溪水的唱遊伴著夜蟲唧唧,我在庭前微弱的燈泡下看著飛蛾翩翩起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