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如何處罰流氓老師 工會和省府態度迥異

文/麥克·茲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 翻譯:李平

任何有不當觸摸學生案底的的教師,都不應該再出現在課堂上,特別是不能再出現在小學和初中的課堂上。(Shutterstock)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05日訊】亞省有這樣一個案例:一名中學男教師屢次猥褻未成年學生。教師紀律委員會只建議吊銷其2年教師資格證。後來,省教育廳長駁回該建議,決定永久取消這名教師的教師資格,使其終生沒有機會再執教鞭和接觸學生。

兩種態度差異背後原因

正常人眼中,教育廳決定才是正確的,豈能讓下流成性的老師再有機會禍害孩子們?那麼,教師紀律委員會和省府兩者態度,差別為何如此巨大?

原因是亞省教師紀律委員會20名委員,17名由亞省教師工會(ATA)指定,僅3名由省府徵求工會高層意見後指定。如此一來,教師紀律委員會決定基本由工會掌控。加國多數省的教師紀律委員會,也基本是類似配置。

教師工會代表工會成員利益,為教師說話,如果讓其負責教師紀律處罰監管,就等同於監守自盜。加國其它行業多採取監守分離,如亞省護士有護士工會(UNA)撐腰,但由註冊護士協會(RNA)監管,權責分明。

教師被處罰後 密不外透

但在教育領域,加國僅卑詩、安省和薩省等3個省教師維權和監管是分開的,這3個省的教師由獨立於工會的教師學會或監管委員會監管。全國公開所有教師紀律懲處的省,也只有這3個。其它省教師紀律懲處都被捂得嚴嚴實實,只有被媒體曝光後才見天光。

教師紀律懲處被包得如此嚴實,嚴重防礙兒童保護工作。2018年加拿大兒童保護中心(CCCP)中小學教師兒童性侵研究發現,過去20年中全國共發生至少750起教師性虐待兒童案,平均每年近35起。在許多省,CCCP要查看犯案教師紀律懲處結果困難重重,只能從媒體報導中獲取信息。

CCCP因此建議所有省建立教師紀律懲處結果公開數據庫,供外界查看,也讓一些在一個省或地區犯案的流氓老師無法在其它省再繼續教書、再有機會禍害更多孩子。

醫生、牙醫和律師等職業,都是採取這種標準做法,防止有舊案底的人跑到其它地方繼續害人。公開教師紀律懲處結果,不僅能增加人們對教師這一職業的信心,也能讓教師這一職業向其它行業標準看齊。

工會無法同時兼顧會員與公眾利益

最近曼省CBC根據資訊公開法申請查看曼省教師紀律懲處結果,發現自2016年以來因不當行為被停職的20名教師中,14名教師是因性侵學生被停職。被呼籲和要求公開教師紀律懲處結果時,曼省教師工會(MTS)主席辯稱,公開結果一點公眾好處都沒有。

為保護會員利益,工會主席肯定會說這種話,但將公眾利益放在首位的行業學會領導人不會說出這種話。也就是說,讓工會主席同時兼顧工會成員和公眾利益,根本做不到。

這也說明,只有將工會與教師監管分開獨立的省,才會公開教師紀律懲處結果,做到真正透明。教師監管機構只有不兼顧教師維權職責,才能真正出於公眾利益考慮更好監管會員。

總而言之,教育行業應和其它專業領域一樣,維權和監管職責分離,由不同獨立機構各行其職,才能做到真正公開、透明和公正。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麥克·茲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是一名公立中學的老師,也是新發行的《舞台上的賢者:教與學的常識性反思》一書的作者。

原文Teachers’ Unions Should Focus on Advocacy Rather Than Governance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