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為何禁中小學使用境外教材

中共教育部下發文件,義務教育學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圖為湖南平江縣一所小學內的課堂一景。(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氣: 52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近日,中共教育管理機構印發文件,對大中小學教材的編選實施統一新規,規定中小學義務教育學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引發關注,為何中共規定學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

中共國務院下屬的國家教材委員會7日印發《全國大中小學教材建設規劃(2019—2022年)》,這是中共建政以來首次對各學段、各學科領域的教材推出統一管控新規。同時,中共教育部也下發《中小學教材管理辦法》、《職業院校教材管理辦法》和《普通高等學校教材管理辦法》通知,要求中小學義務教育學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要求普通高中、職校、高校選用境外教材,也要按照國家有關政策執行。

中共懼怕教育西方化 專家:學校培養黨奴

那麼,中共為何規定學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對此,大陸獨立時評人士章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教育部出台這個新規有幾個原因。

一是,中共懼怕香港成為顛覆基地影響到內地,加強了對各級學校的管控升級。

二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一些城市裡面的富裕階層已經覺得整個國家的教學大綱和他們對子女未來的規劃相衝突,直接想把子女送往國外,這使得很多國際學校及教會學校在各個城市出現井噴式發展。而這些學校使用的教材和一些課程基本上不按照中共官方的意識形態來進行教育。

三是,包括一些公立學校,很多的義務教育階段,由於生源的因素,已經半商業化了,他們會開設一些國際班、留學班,他們用的教材、進行的英語培訓,更多的是應對西方大學的入學考試。

其實,中共對大中小學的思想管控一直都在收緊。

2019年7月,中共國務院就提及嚴禁使用地方課程、校本課程取代「國家課程」,義務教育學校不得引進境外課程、使用境外教材。

2018年9月,教育部發文,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對中小學教材全面排查,堅決糾正和清理境外課程教材替代國家課程教材。

2015年,對大學使用境外原版教材情況展開調查,時任教育部部長袁貴仁還聲稱,「絕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我們的課堂」,也「決不允許各種攻擊誹謗黨、抹黑社會主義的言論在大學課堂出現。」

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對教材統一管控的目的是進一步強化黨對各級學校的領導,「從娃娃抓起,讓這個黨深入未成年人的大腦,對老師使用的教材進行控制,最後按照黨的指揮棒來行動,實現它的目標。」

楊紹政說,國家的教育應該是培養各行各業的專業人才,「如,師範學校、政法學校、工程學校,綜合性的大學,不是培養忠於黨的黨奴。而現在的各行各業,只要有一個組織,都有共產黨的黨委書記,他們領導一切。在企業裡他就成為企業家,在大學裡他就成了教育家,在政府裡他就是政治家,他沒有什麼專業,但當了黨委書記就可以領導一切。」

楊紹政表示,「黨的權威和不容置疑」在中小學和國際學校中應該會是一個常態了。

取締境外教材引發網民關注

中共教育部下發的義務教育學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引發網民廣發關注,新浪接近3萬人,網易6千多人,但有個奇怪的現象,發表評論的帖子很少,新浪才50人,網易100多人。

網民的留言。(網絡圖片)

章啟表示,包括教科書這種敏感的、涉及政治領域的一些跟帖很多都會被封殺,而讓外面看到的都是5毛的帖子。關注度高的話題,體現出人們對未來前途的擔憂。

「其實,整個的中國中產階級心裡非常清楚,整個國家未來的命運和走向其實是和整個中國改革開放的力度分不開,但是,由於整個中國的公民社會在這20年屢屢受到打壓,基本上沒有辦法形成有效的公民社會,連教會這樣非常溫和的NGO(非政府組織)都在這兩年受到滅頂之災,民間對於政治上的改革已經無望、對經濟上的衝突是焦慮的,對於個人的前途和命運充滿了擔憂,所以,這幾年才有這麼多的言論要移民。」

「現實中富豪們已經移民,因為中產階級在房子、車子、子女就學的壓力之下,已是負債階層,沒有可以移民的資本,所以,在意識形態收緊的環境下,這種課綱的改變也給他們帶來焦慮,我的下一代怎麼辦,沒有辦法出國。」章啟說。

沒有被刪掉的很少一些中性的評論寫到:「我覺得教育部應該把這些基層的老師師風師德抓抓了」,「教育的公平要從統一中小學生的課本開始」,「先把亂收費和留守兒童問題解決一下吧!」

章啟說:「中國民間有個說法,醫療、教育和司法是老百姓稱為的新三座大山,對這三大公共體系的從業人員民間戲稱他們為白狼、眼鏡蛇和黑狼,可以看到他們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和公共形象。在正常社會,醫療、教育和司法是彌合社會鴻溝的三大公共支柱性服務體系領域,在今天的中國反而成了加速階層撕裂的行業。」#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20-01-09 5: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