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雲﹕天下大于國家

陳雲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0日】香港回歸六年,民間怀舊,政府不怀舊。民間為了自由,在七月一日大游行,井然有序,喜气洋洋,有天下太平之感;政府為了鉗制自由,以國家安全為名,殺气騰騰,弄得天下大亂。香港電視台最近播出李小龍逝世三十周年的特輯,而政府總是拒絕為李小龍建造紀念館。這個自言充滿信心,仿佛掌握香港發展方向的新政府,打起一面紅旗,將總督府改名為“禮賓府”,設計了一個代表新香港、狀如發瘟雞的飛龍標志,發了五色雜陳的十圓鈔票,還差點要將動植物公園(俗稱“兵頭花園”)的喬治五世銅像移走,擺在猴子籠邊,說要換上孫中山的塑像。要這樣的政府紀念李小龍,緬怀殖民地的七十年代,當然無可能。七十年代,香港工業初興,擴展空間龐大,小本經營蓬勃,謀生門路丰富,社會新舊并存,華洋雜處,國共并立,殖民政府在六七年暴動之后惊魂甫定,謹慎前進,步步為營。李小龍的年代,是香港現代化過程中最剛健的時期。

天下与國家

李小龍是美籍華人,學武博取各家,革新詠春拳,融合北派的腿擊法,兼取跆拳道和泰拳,以現代力學、運動醫學和營養學輔助練功,用英文傳播中國功夫和道家哲學,收門徒不分國界,在香港出生,在美國鍛煉,复在香港揚名世界,死后歸葬美國。在武者的胸怀里,有國家,更有天下,李小龍的唐人血統是國家,而武術家的世界就是其天下。在那個年代的電影,依然稱中國為唐山,中國人為唐人,開的是唐餐館,住在唐人街。一個“唐”字,就見天下之寬,沒有兩岸与國共之分,也沒有港英、美國与南洋諸國之分。唐人之名,就是中國人在香港的遺民的寫照。

回歸之前的香港人處境,頗似明末清初的遺民,明末遺民是從一個“無道”的明朝,過渡到一個“有道”的滿清异族政權;回歸之后的香港人處境,仿似四九年中共建政之后的大陸人,概嘆共產党不如國民党,國民党不如大清。這种思念异族的有道政權的概嘆,不是不“愛國”,反而正合中國儒家的“王道”。香港人現在爭取自由人權,反對二十三條,是服膺天下公義,也是捍衛中國道統。

明末遺民顧炎武的《日知錄》,辨別了“國家”与“天下”:國家是政權建立的領域,保衛國家的責任在君臣貴族;天下則是信奉共同文化价值的社群,保衛天下,人人有責。顧炎武說:“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与有責焉耳矣。”即使滿清入主中原,他依然認為,“保天下”為先,“保國”在其次;國家安全不是天經地義,“天下安全”才是天經地義。七月一日,五十万香港人上街示威,是因為捍衛自由的天下,比捍衛無道的國家更為重要。

反霸道,保天下

古代的明君賢士,都以“平天下”為目標,“治國”只是手段。平天下是“道”,治國只是“術”。用今日的情況來比擬,國家是主權國家,而天下則是民間社會,或稱市民社會、公民社會,是有共同文化价值的社群,可以跨越國界和种族。將來若普世都有民主人權,人類智力与德性進化,天下就是世界性的公民社會。

以平天下為志的政治,謂之王道,例如周武王的“王天下”。以掃蕩群雄,江山一統為志的政治,謂之霸道,例如秦始皇的霸六國。《論語堯曰》講述周武王的王道,說武王恢复被滅亡的國家,封賞黃帝、堯、舜、禹及殷商的后代,又提拔隱逸的賢人,于是天下歸心,所謂:“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秦始皇的做法相反,他滅了六國之后,毀其宗廟,誅其后裔,并焚燒史書,禁止傳授六國的國史。

所謂王道,就是樹立自己的文明,但是包容前朝,亦包容异己,有了歷史和异己做坐標,就知道自己是否有進步,人民也可自由選擇是否跟隨自己,万一自己走錯了路,人民也有個退處,不會釀成大錯。所謂霸道,就是以自己的文明為宗,貶抑前朝,滅絕异己,不容別人比較,說三道四。歐洲的現代化之路,也有一個王道,一個霸道,一個包容的現代化,一個專制的現代化。香港傳承的,是英美的包容的現代化(即是自由主義);中國大陸傳承的,是蘇聯的專制的現代化。

在英國的統治下,香港華人的風俗文化不改,民間自由結社,促成了今日丰厚的公民社會。專制的現代化(即是法西斯主義),是有國家而無天下。中共破四舊、搞文革,用党組織來取代民間社會,以致今日大陸除了一個軍隊、警察和特務控制的國家之外,無宗教、無鄉族、無工會、無行會。中共愛以秦始皇自比,就因為大家同屬霸道。

香港自成一個天下正如溫家寶總理在香港留言,香港是同時屬于中國人、香港人的,也是面向國際社會的。香港雖小,但香港自成一個天下,以前英國也當香港是天下來統治,不是當國家來統治的,如此才有香港的自由与開放。如此才有香港的自由与開放。一九六七年親共工會以愛國之名起義,香港市民領教了“國家”的滋味,自此知道天下的寶貴。殖民政府吸收教訓,乘住工業起飛之勢,銳意建立社會秩序,但不干預民間結社,于是奠定今日香港的公民社會基礎。然而,正是這個公民社會,這個多元化和自立自主的天下,令新香港政府領導層里面的土共,看不過眼,要用國家安全法例來禁制。《書經》說“民為邦本,本固邦宁”,天下是國家的根本,國家殺气騰騰,要取締自由公民社會,結果就是天下大亂,國將不國。

李小龍在電影中打日本人和洋人,然而日本人和洋人都喜歡看他的電影。他不是以國家之名來打人的,只是為了伸張正義,為小市民出頭。他的拳腳,打出了個人主義,打出個性自由,得到天下人的歡心。自此功夫去了荷里活,進入電腦网絡(如電影Matrix),那里的天下比香港大得多。香港回歸之后,國家君臨了天下,三山五岳、五湖四海都不見了。即使香港有李小龍這般人物,也容不下了。

──原載《民主中國》(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0-10 1: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