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電影筆記-- 海上鋼琴師
作者﹕龍冬子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11月12日訊】「精神不死,只要有好故事與聽眾。」這是這部片子裡的一句話。

故事的開始是一個人坐在階梯上,感慨地想念著一位朋友與這句話,這個人叫「柯恩牌」,他後來到了一家店裡打算賣掉他的小喇叭,但是,在店主的眼裡這支他心裡所謂的「生命」,只值五先令。沒錯,有時候,我們的生命在別人的眼裡一點也不值錢;一如「海上鋼琴師」裡的男主角「1900」。他被一位船上的添煤工一個黑人在頭等艙的鋼琴上發現,並且養育他一直到他八歲,直到添煤工因意外喪生,他在船上長大,沒有任何身份,除了在船上有人知道他以外,離開了船,在這個世界的他等於「尚未出生」。

「一個故事之所以讓我們感動,那是因為故事的情節觸動了我們內心深處最脆弱的一條弦」。如果你站在高樓上,很高很高的大樓上眺望遠方,看著遠處的汽車忙碌地奔馳著,看到林立的水泥森林一點縫隙都不留地緊緊依靠著;如果,你是一位有遠大夢想的人,正準備實現或正在實現;如果,你有一位心愛的人正在不遠處等著你,或他甚至不知道你正愛戀著他;如果,你終日漂泊異鄉、正思念著故鄉的好山好水,如果…….你是這個世界上的一個渺小的人,是的,你會對這部電影有很大的感動與感觸。

這故事很長很長,情節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在我的眼裡它的轉折很多,並不是簡單的文字、句子可以說得清楚的,所以,我還是建議有興趣的人自己想辦法、找時間看一看,片裡有很多鋼琴演奏的機會,說實話,沒有機會在高級電影院欣賞到這部電影,是我覺得最可惜的地方。片中除了男主角的獨奏之外,還有一場他接受一位爵士樂手的挑戰,那場爵士鋼琴的演奏相當精采。

我最喜歡的一場演奏是當海上波濤洶湧、船身漂來盪去,「柯恩牌」剛到了船上,因為暈船吐得一蹋糊塗,男主角「1900」穩穩當當地站在他的面前對他說有一個不會暈船的辦法,然後一轉身便將他領往放著鋼琴的大廳,一路上,「1900」如履平地,安穩地走著,而「柯恩牌」卻被船身的搖晃盪得步履蹣跚、東倒西歪,我看到這一幕、又聽到那好笑的背景音樂,簡直笑到不行,一時之間猜想著,這樣的鏡頭到底是誰在「演戲」?是演著「東倒西歪」呢?還是演著「步履安穩」?最後男主角在鋼琴前面坐了下來,他還要求「柯恩牌」把固定鋼琴的角架拆掉,柯恩驚訝地罵「1900」瘋了,的確他會這樣覺得,因為,在船身搖晃得厲害時,人都站不穩了,鋼琴怕也要滑得不知去向、甚至撞毀室內的裝潢。「把固定架拿掉。」「1900」堅持著。於是,「柯恩牌」只有把固定架拿掉,果然,鋼琴就滑動著,然後,琴聲揚起,「1900」坐在椅子上隨著鋼琴前進同時繼續演奏著輕快的音樂,他們兩個人就像和鋼琴跳起了快三步的圓舞曲一般,轉著、轉著。不管鋼琴會滑到何處,「1900」臉上掛著笑容,愉快地彈奏著。一直到鋼琴撞毀了一片大玻璃、到鋼琴穿過了走廊撞進了船長的房間,然後,他們兩個人被罰添煤賠償。

在這一幕裡,除了可以說明了男主角「1900」的人生觀之外,也可說明他與「柯恩牌」的感情。

我想談談「認命」、「隨遇而安」、「隨波逐流」有什麼不同?在我認為,本質上都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態度」,一個人對生命、對人生的態度,可以決定自己到底是「隨波逐流」、「隨遇而安」還是「認命」。

「1900」從小就沒有選擇地必需成為一個棄嬰,就像他坐在船上的搖籃一樣,生命任由它搖晃;如果願意,可以把這樣的人生當成一個喜樂的溫床,那麼,這麼在搖籃裡必也是一種享受;如果,相反的,把它視為是一種折磨,那麼只能感受到腸胃的翻攪與心裡的不甘。我想,「1900」選擇了前者;過著一種天馬行空的人生、沒有框架的人生,他盡情地彈奏他最喜歡的鋼琴,沒有勉強和委屈;他隨心所欲地觀察每一個出現在面前的人;他可以選擇愛,也可以選擇不去愛;他可以選擇接受挑戰,也可以選擇拒絕挑戰,甚至,他可以選擇一種死法,我不認為這樣的人生有什麼可悲的。

「你有夢想嗎?」,我想,面對這樣的問題多數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有人夢想成為富翁、有人夢想成為全世界第一美女、有人夢想環遊世界、有人夢想建立一個企業王國、有人夢想一天就把所有的貸款還清,無論如何,很多很多的人都有夢想;但是,你的夢想是自己的嗎?是發自自己內心真心想要的嗎?或者,這些夢想只是因為我們看見別人擁有了,覺得那樣應該很不錯,所以想擁有,還是這個夢想真的屬於我們的?真的是我們這一生中的「使命」?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安排來到這個世界上嗎?如果能夠知道,那麼,你的夢想才真的是屬於你的,不是別人所影響而來的。

這部戲可以說沒有給我什麼特別的感觸,也可以說給了我很大的感觸。

為什麼說了這麼矛盾的話,因為,我一點都不覺得「1900」這樣的生命有什麼特別的。不曾離開一個地方有什麼不好?沒有故鄉有什麼不好?沒有身份、沒有家人、沒有健保卡、沒有戶籍資料有什麼不好?它很好的,因為沒有牽掛就沒有包袱,沒有包袱就沒有累贅;因為,這些累贅裡充滿了愁苦與眼淚,快樂、喜悅跟這些眼淚、愁苦常常都不能平衡,有時候我看著看著,倒寧願自己是「1900」。

「陸地是一艘太大的船。」這句話一點都沒有錯,我們其實都是「海上鋼琴師」,也可能是「海上畫家」、「海上企業家」、「海上電腦工程師」、「海上作家」、「海上……。」可是,我們有像「1900」懂得「認命」,學習「隨遇而安」嗎?

「認命」?根本就是弱者的想法!也許有人會嗤之以鼻地這麼想。可是,我要說「認命」是勇者的態度。「認命」,是接受生命裡的每一個挑戰,上天安排到我身上的每一個挑戰,我都接受!就算那是一個殘缺的身體,我既然被指派擁有它,我就拿它來過好、過完我的人生;上天安排了一個殘缺的感情給我,我就「認命」,不管別人在我的面前有多麼的幸福,既然該我受的,我就勇敢的承受;上天給了我一個不健康的孩子、給了我一個居無定所的生活、給了我一個沒有家人的孤兒身份、甚至給了我永遠不會圓滿的愛情,我「認命」,不管收到怎麼樣的人生,我一定好走,好好地走完它,不怨天、不尤人,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勇者,我心目中的「認命」。

懂嗎?學習看街上的風景與人生的風景。

我認為「1900」這個角色,他的人生觀與我自己很接近,所以,我說沒有很大的感觸。「我不嚮往陸地。」當「柯恩牌」告訴「1900」,說他如何如何的可以在陸地上有所前景,「1900」最後這麼回答他。沒錯,那不是「1900」真正要的人生,我們該有自己想過的生活,那不是別人走過或想走的路。

只有跟自己比賽才能雙贏。

一位號稱創造爵士樂的人來找「1900」挑戰琴藝,他不稱「1900」鋼琴師,他稱「1900」為「水手」。「1900」沒放在心上,不過在第三回合的時候,他對這位爵士琴師說「你自取其辱」,我相當的高興他說出了我的想法。

一個名揚四海的人千里迢迢地到一艘船上,找一名「水手」挑戰琴藝,豈不是未戰先敗、未戰先認了輸了呢?如果我是「1900」,根本就不用跟他比了,因為,這個來下戰帖的人就已經默認了「1900」的才能了,不是嗎?「因為你是我的對手,所以,我來找你挑戰。」讚美不言而喻。「自取其辱」?沒錯,找人挑戰是自取其辱的事。再說,在這個世界上,人才濟濟,能贏得了誰?能戰勝誰?就算勝了眼前的這一個,可以贏得全世界嗎?贏得了全世界,可以贏得每一代的新人類嗎?找人挑戰不但自取其辱,還很無知;「挑戰自己的極限」、只跟自己比賽,它才可以雙贏。

「隨遇而安」沒有什麼不好。

我們何必去憂愁還沒發生的事呢?聽那三步圓舞曲舞得多麼輕快,如果,我們不去想,不去想待會兒撞到玻璃怎麼辦?待會兒撞到船長室了怎麼辦?待會兒撞到柱子怎麼辦?至少,我們可以擁有一段很快樂的、沒有憂慮的時光,然後,真的撞上了玻璃、撞上了船長的門,那一刻,那一刻再仔細想一想該怎麼辦,至少,我們一樣會想到辦法,但是,可以少憂慮幾分鐘;因為,該來的終究會來,一定要來的事憂慮它,沒有用的,它一定是會來。我們只要學習,認真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如果它必然發生,不需要憂慮,我們可以知道有些事情就算認真地想避免,它還是不留情地發生;享受每一個順利、享受每一個挫折,就是不讓憂慮、不讓不甘心伴我一生。

「不是眼前的景物阻止我,而是看不見的景物。我沒看見盡頭,綿延的城市看不見盡頭,沒有盡頭;困擾我的是盡頭在哪裡?世界的盡頭?拿鋼琴來說,第一個鍵到最後一個鍵,鋼琴有八十八個琴鍵,琴鍵有限、琴藝無限,琴鍵創造出音樂無限,上千萬個琴鍵沒有止盡,若琴鍵沒有止盡,彈不出旋律,沒立足之地,那是上帝的琴。看那些街道成千上萬,如何選擇、如何取捨?一個女人、一棟房子、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一種死法。充滿太多變數無止盡,難道你不怕崩潰嗎?世界不斷變遷,陸地是一艘太大的船,太長的旅程,我下不了船,但可以步下我的人生舞台….。」這是「1900」在片尾對「柯恩牌」所說的話。最後他選擇與廢船一起被炸死。

令人欷噓嗎?如果看了這部片子讓你有欷噓的感覺,那麼,你一定還沒看透自己的人生。記得蘇東坡的「題西林寺壁」嗎?「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有一次用餐的時間,「1900」告訴「柯恩牌」說他想到陸地上,他說「在船上聽不見海的聲音,海的聲音就像是怒吼般,告訴你人生無限,啟發你如何活下去…..。」我們從來都不曾下船,也從來都不曾好好地觀察船上的紳士名流、社交名媛,當我們遇到生命中的波浪時,很少會去看看那濺起的水花透過陽光的照射所閃爍出來的虹光有多美,多數時候,我們只會自怨自艾於自己的人生中的不堪,怪自己生不逢時、遇人不淑、不見伯樂、沒有機緣;如果你還在頻頻回首自己生命裡的遺憾、悲慘與不公平,學學「海上鋼琴師」吧,在人生的搖籃裡孕育出美妙的生命樂章, 快樂地迎接生命中的每一個安排。


(轉載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3-11-12 04:49:53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3/11/12/n41009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