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訴《華僑時報》證人直指江澤民血腥黑手

謝定南

魁北克高等法院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2日訊】加拿大法輪功學員起訴<<華僑時報>>誹謗和煽動仇恨案的原告代理律師麥可· 柏格曼(Micheal Bergman)指出,由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西方國家的法庭上,揭露直接迫害者和間接迫害者,這在全世界是第一次。他說: “這是第一次在西方法庭上由法輪功學員講述遭受迫害的經歷,揭露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到了中國以外的地方,其意義是非常重大的。”生活在加拿大的這些原告和證人 “是煽動仇恨的受害人,他們被打上顛覆、邪惡的標簽,成了一群被注明需要遠离、不能做鄰居的人群,……他們是中國迫害法輪功的受害人,那些在中國勇敢堅持自己信仰的人現在正面臨著肉體上被消滅的迫害。”

讓我們看看原告方證人—–煽動仇恨的受害人—對直接迫害者和間接迫害者的見證.

1. 西人法輪功學員杰森· 勞福特斯—-“<<華僑時報>>誹謗文章令我感到寒徹骨髓”

今年二十三歲的杰森· 勞福特斯(JASON LOFTUS),六月份剛剛從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畢業。2002年初他曾和朋友在中國召開新聞發布會揭露自焚偽案,在天安門廣場上向中國民眾說聲“法輪大法好”而受到無理關押。

杰森說, 2001年11月3日的<<華僑時報>>文章,何某自稱法輪功學員,用下流、惡毒的語言,假裝在描述發生在法輪功學員內部的事,并重复國內造謠誹謗。但是2002年2月2日的文章最為惡毒,該文以尋求“正義”為名,煽動仇恨,目的是要在華人社區根除法輪功。杰森舉例說,在希特勒對猶太人大屠殺之前,曾誹謗猶太人吃嬰儿,吃基督徒的嬰儿。<<華僑時報>>的這些誹謗文章令杰森感到寒徹骨髓——迫害可能會發生在加拿大。“當我讀到這些文章時,我感到在加拿大,我正遭受著迫害。我感到這些文章比以往我看到的誹謗文章更加邪惡。”

杰森并向法庭提交了一系列統計文件。文件記錄了<<華僑時報>>誹謗文章中出現的諸如“自殺”、“自焚”、“謀殺”、“邪教”、“殘害”、“公敵”等字眼出現的頻率和次數等數据。

杰森說,“在2001年1月23日自焚發生之前,中國百姓雖然受到宣傳的影響,但對法輪功并沒產生強烈的仇恨,對中國當局采取的打壓行為也很怀疑。”杰森從互聯网上看到“自焚”發生后,憤怒的中國人成幫結伙的沖入法輪功學員的家,他們感到法輪功學員很危險。

2. 前中醫學講師孫曉燕—-“<<華僑時報>>的攻擊和江澤民的鎮壓方式完全一樣”

來自中國大陸的蒙特利爾居民孫曉燕在法庭調查中指出,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是株連九族式的,她說:“哪個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如果去北京上訪了,該單位的領導就將被撤職。”
因此,法輪功學員要堅守自己信仰真善忍的權力,就將面對來自單位和自己的親戚等各個方面的壓力,付出是巨大的。

針對< <華僑時報>>說的圍攻報社﹑恐嚇報社工作人員,她說:“這不是事實,我并沒有恐嚇他們,當時我是向她反映真實情況,因為報紙上說的都是對我的誹謗,對法輪功的誹謗。孫曉燕還說:<<華僑時報>>對法輪功的攻擊和中國大陸在1999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初的方式完全一樣,都是用輿論作先導,煽動、制造民?的仇恨心理,然后再鎮壓,這樣就有了鎮壓的依据。

當被告方律師問到法輪功在唐人街有沒有辦公室,孫曉燕看著律師遞過來的照片說,那間辦公室是一位學員的財務咨詢公司,他騰出部分空間給大家煉功學法用,照片上還有公司的名字。

3. 工程學博士研究生竹學葉—“在中國電視節目中看到 ‘加拿大揭批法輪功’”

竹學葉是蒙特利爾康可地亞大學結构工程學博士研究生。2000年回國探親時,他剛下飛机即被中國海關扣留、被帶上手銬關押、被審訊,且被告知是由于修煉法輪功的原因。几天后又去北京上訪而第二次被捕,隨后被遞解出境,被告知如果再敢回來,家人的工作及生活就會遇到麻煩。

竹學葉在法庭作證時說: 1999年12月,中國駐加拿大使館曾在蒙特利爾召集過一個華人座談會,當時在媒體上公開宣稱是有關法輪功的研討會,歡迎任何人參加。他和其他几位法輪功學員前去參加時,卻被攔在了門外。2000年,竹學葉回國探望父母時,卻意外在中國電視節目中看到了“加拿大揭批法輪功”的報道,說的就是發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這次座談會。

在《華僑時報》文章中,竹學葉被描述為一個道德淪喪的好色之徒,竹學葉因此將其告上法庭。竹學葉說,《華僑時報》不僅用肮臟的語言誣蔑我師父﹑詆毀法輪大法﹑攻擊法輪功學員包括我個人,文章的詆毀之詞与他修煉的真善忍原則背道而馳,是對他人格的最大侮辱。有一天當他身穿帶有 “法輪大法”字樣的T 恤衫在唐人街觀看演出時莫名其妙地被要求立即离開,有人試圖要求警察將他轟走。

4. 歷史系教授歐文彼—–“《華僑時報》的文章很容易在中國大使館寄來的宣傳品中看到”

原告方專家證人,一直致力于法輪功問題研究的加拿大蒙特利爾大學歷史系教授大維· 歐文彼(David Owenby)在出庭作證中,陳述了气功在中國的興起、發展、到文革中被禁止、到80年代盛行,以及法輪功在90年代初期的出現;他還向法庭介紹了中國政府對气功的政策,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由支持演變到打壓的詳細過程。

歐文彼教授從1999 年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過問卷調查及面談,在此基礎上發表了一系列文章。根据他的調查,海外法輪功學員普遍受過高等教育,家庭穩定,身體良好;法輪功的教導強調道德修養。在談到對《華僑時報》文章的看法時,歐文彼教授說,被告之一何兵的文章看起來沒有邏輯,語無倫次,沒有根据; 《華僑時報》隨后的文章及照片則可以很容易地在中國大使館的网站及中國大使館寄來的宣傳品中看到。歐文彼教授通過對法輪功學員調查研究,得出的結論都是中國江澤民當局不愿看到的,他因此而經常收到來自中國大使館的電子郵件的騷擾, 電子信箱經常被垃圾郵件充斥。

在被告方律師問及法輪功是否使用暴力強迫、殺生、有無組織机构及經費來源等問題時,大維· 歐文彼(David Ownby)說:“法輪功學員在世界范圍內舉行的抗議中共迫害的活動都是和平的、非暴力行為。法輪功修煉者遵循法輪功的理論修身養性,全部是在自愿的基礎上,沒有任何強迫行為。法輪功的書籍中已明确寫明禁止殺生,殺生是有罪的。法輪功沒有辦公樓、辦公室。法輪功的活動全部是由法輪功修煉者無償自愿提供幫助,而且法輪功的活動全部是免費的,我個人曾參加過法輪功舉辦的法會,沒有繳過任何入場費用。法輪功舉辦活動的經費來自法輪功學員個人的無私捐助。法輪功不接受來自政府及金融机构等官方渠道的資金贊助。”

5.“良心犯”林慎立—–“看到《華僑時報》的文章彷佛回到了中國的勞教所”

在法庭審理中,被加拿大政府和民間組織從中國大陸營救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被加拿大國會議員稱為 “良心犯”的林慎立,出庭作證他在中國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不放棄信仰的遭遇。他曾于1999年底与新婚4個月的妻子李進宇從上海去北京上訪,因此被判1年半勞教,妻子則因加拿大公民身份被驅逐出境。她曾想去探望被關押的丈夫,結果中國駐加使館拒絕發給她簽證。在談到《華僑時報》的那些文章時,林慎立說「當看到《華僑時報》的這些文章后,彷佛又回到了中國的勞教所中。」

6.雕塑家張昆侖—-“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慣用的手法”

加拿大公民張昆侖,原山東藝術學院教授、山東雕塑藝術研究所所長,是世界知名雕塑家。他的名字被收入世界名人錄; 他的雕塑作品現今仍然佇立在中國的黃河入海口、孔子的故鄉山東屈阜等地。然而,他卻因為修煉法輪功于2000年-2001年期間,在中國山東省濟南市而被多次拘留,最后被判勞教三年。由于加拿大政府的營救,他才在2001年2月重返加拿大。

張昆侖在法庭作證說,在中國大陸第一次被綁架,是因為給大陸中央政府寫信,陳述法輪功真相。當地派出所官員曾對他說,「江總書記講話了,怎么對付你們都不過分,只要是煉法輪功的,打死了拉出去就埋了,對外就說是畏罪自殺」。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因抵制迫害,他還受到過電棒電擊、毒打等酷刑折磨。

張昆侖指出,編造謊言、用仇恨宣傳煽動大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是中國江澤民一伙鎮壓法輪功所慣用的手法。《華僑時報》刊登的文章,多數都与中國江澤民一伙對法輪功的誹謗相同,用詞是極其肮臟的。他說,用那么肮臟的文字攻擊他所修煉、所珍視的功法,深深傷害了他。他還說,他的名字在華僑時報上曾多次被提到;把他的名字与那么肮臟的文字放在一起,是對他人格的侮辱。

張昆侖在14日的法庭听證時說: “《華僑時報》的誹謗文章使我深受傷害,我感到好像不是生活在加拿大,而是又回到了中國的勞教所。……我本以為回到加拿大這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我可以得到安宁了。可是,《華僑時報》的文章卻讓我感到世界上沒有了安全的地方。”

在法庭上,辯方律師向張昆侖出示一本黃色封面的簡裝書,并問他「是否知道在加拿大人們可以隨意拿到中國政府關于法輪功的材料」,張昆侖回答說,他只在中國的勞教所看到過那本書;他說:”勞教所就是用這樣的編造材料給法輪功學員洗腦的。”

從以上證人所見證的,我們不難理解時下華人社區的流行說法—-起訴《華僑時報》,是打在時報身上,痛在江澤民心里. 江澤民想用編造的材料給世界人民洗腦的做法是徹底地完了.@

寫于2003-11(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1-22 3: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