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違反國際公約漸退位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大紀元綜合報導/繼武漢市公安局、遼宁省撫順市檢察院之后,北京市海淀區檢察院近日也悄悄將「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從看押室牆上撤下,代之以《犯罪嫌疑人權利義務告知書》,承認被訊問人有沉默權。
 
中國五年前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個《公約》中有一條:「凡受刑事指控者,不得被強迫作不利于自己的證言或者被強迫承認犯罪。」這在美國、法國、加拿大以及日本等許多西方國家的法典中,是一條比較普遍的條款。但大陸的《刑事訴訟法》對此還沒有明文規定。

在法律實際執行過程中,屈打成招屢見不鮮,如吉林省警察在抓捕插播長春有線電視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時,就曾毆打劉成軍的表弟,使其受刑不過而供出了劉成軍的藏身之處。抓到劉成軍后,在他面部、臀部、手背和腳等多處受傷且坐著不動的情況下,向他腿上連擊兩槍。

類似陝西麻旦旦「處女賣淫案」的案件,也時有所聞。「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政策的背后,其實就是「有罪推定」原則:被抓了一定是有罪的,有罪的就必須老實招供,否則便是抗拒,就得從嚴懲處。這与現在司法文明所倡導的「無罪推定」是南轅北轍的。

「無罪推定」是保障被訊問人基本權利和人身自由的前提,只有在「無罪推定」的原則下,被訊問人才有權保持沉默,而由檢控机關負責舉證。

「你有權保持沉默,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可能成為對你不利的呈堂供證。」這著名的「米蘭達忠告」,時刻提醒被警方限制自由者用法律保護自己,表達了法律在有其尊嚴一面的同時,還有著對人性的關愛。

在許多國家,被告人若同意作有罪答辯,就有可能換取檢察官在指控上的讓步,或者在量刑階段提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建議。這一規定与「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政策雖有所類似,但根本不同點在于被告人的坦白与合作,是完全建立在自愿基礎上,而不是被「抗拒從嚴」政策所嚇出來或逼出來的。這樣的制度被許多事實證明是有效的,值得納入內地的法律規定之中。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2-12 8: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