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時事評述】沒有人權保障的民主是不存在的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3日訊】(希望之聲記者/大紀元特約記者林佳採訪報導) 湖北省應城市著名網絡作家杜導斌於10月28日被湖北省公安局逮捕,在海內外華人知識界和網民中引起喧然大波,11月23日由十餘家海外報紙、電視、廣播電台和雜誌以及數十名海外學者和新聞工作者發起的保衛言論自由人權同盟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柏克利大學正式成立,該同盟在成立宣言中大聲地呼籲「精神自由是人類文明擴展的靈魂」,並公佈了包括杜導斌、黃琦、安均、楊子立、李祥春在內的數十名需要營救的,目前仍被大陸當局關押的人權人士的名單。

杜導斌這次被捕在海內外知識界和網民中引起對大陸當局封鎖言論自由,剝奪民眾知情權的批評,以及隨後而來的營救杜導斌和其他被捕的國內異議人士的活動,從表面上看,與六四以來海內外民主人士爭取民主和大陸政治體制改革的其他活動有一定的共性,但仔細品味就會發現目前正在進行的營救和聲援活動在觀念和側重點上與過去都有所不同。

林佳:「那麼藍樹,你覺得是在哪些觀念和側重點上與以往的民運有所不同呢?」

藍樹:「從這一段的營救與聲援活動來看,側重點都是放在爭取人權上,與過去相比,各方人士在爭取當局進行政體改革,實施民主政治這方面著墨較少,這一方面反應出越來越多的人對大陸當局通過自身的體制改革而實現民主政治這種可能性的徹底絶望,同時另一方面也反應出現代中國人,特別是在大陸知識界人士的頭腦中,人權、法治與民主這三者之間的關係有了進一步清晰的定位,他們正在從民運過去在這方面認識上存在的霧區中走出來。」

林佳:「那你認為民運過去對人權、法治和民主,這三者之間的關係的認識存在著哪些霧區呢?」

藍樹:「回顧89年的六四運動,學生與學人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要求言論與新聞自由,但當時的著重點還是放在反對腐敗,要求政體改革和推動政治體制的民主至上,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六四被定義為民運,也就是一場爭取政治體制民主化的運動,這反應出在當時的學生和學人的頭腦中對民主、人權與法治這三者之間的關係沒有一個清晰的定位。」

林佳:「那麼你認為這三者之間,正確的關係應該是怎麼樣的呢?」

藍樹:「在一個擁有現代民主體制的國家中,人權與法治這兩者應該對等地擺在第一位,而民主則應該放在第二位,民主是一個永遠都不會停止的進程,它的向前發展是作為擺在第一位的人權和法治這兩者之間制衡與互動的結果,也就是說,人權與法治這兩者之間互相促進,互相制約,帶動著民主向前發展。」

林佳:「那你能不能舉一個實例來論證這三者之間的關係呢?」

藍樹:「可以,我們就以美國的愛國者法案為例,眾所周知,911恐怖攻擊由於出人意料且造成的損失非常之大,因此攻擊行動在美國政府、民間和輿論界引起了強烈反彈,愛國者法案就是在這個大背景之下通過的,這個法案在國會獲得全票通過的時候,911恐怖攻擊行動過去了還不到一個月,愛國者法案在進入實施階段之後,法案中許多未經深思熟慮,在頭腦發熱的情況下意氣通過的條文逐漸受到越來越多的民權團體的批評,他們認為法案中的一些條文侵犯了受到美國憲法所保護的公民權力,比如隱私權和某些人身自由等等,眾多的民權團體已經通過各種渠道與美國各級政府的執法部門進行接觸,並且通過美國獨立的司法體系進行上訴,一般的看法是,經過幾年的司法程式之後,愛國者法案中的部份條款將會被法院宣佈違憲而撤消,那麼這整個從立法開始,進而民權團體進行上訴,最後導致定立的法律受到修正的過程,就體現了法治與人權這兩者之間互相制約和互相促進的過程,同時這兩者的互動帶動了美國民主政治繼續向前發展,那麼這種發展可以分為以下幾個方面,首先,憲法中規定的公民的義務和權力在新的型式和環境下獲得了新的詮釋,其次,立法者和執法者以及民眾對自己的權力和義務有了清晰的定位,第三,執法部門中與新型式和新環境不相容的舊的程式得到了應有的修正,從而保證了政治制度在新型式和新環境中能繼續保持新的民主。」

林佳:「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中國的民主進程是一個隨著中國人民爭取人權,反對專制而自然發展的過程,所以用不著刻意去爭取民主,只要爭取人權就行了,是不是?」

藍樹:「中國大陸由於人權與民主比西方落後得太多太多,因此說呢,兩者都需要爭取,但是,人權永遠都應該擺放在第一位,必需清楚地認識到沒有人權保障的民主是不存在的,中國的政治民主只能也只可能建立在絶大多數中國人民權意識的徹底覺醒的基礎之上。」

林佳:「有許多人認為只要開放了黨禁和報禁,民主自然就會來了,所以,推進民主進程就是促使當局開放黨禁和報禁,那你對此有什麼看法呢?」

藍樹:「開放黨禁和報禁當然會帶來民主,但關鍵的問題是如何才能使當局開放黨禁,開放報禁,有人說只要大陸出了個戈巴契夫或者是蔣經國式的人物就行了,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幼稚的想法,沒有大多數人民權意識的覺醒這個大環境,而指望專制者自己主動拱手讓出手中的既得利益,根本就行不通,戊戌變法時指望光緒皇帝,但慈禧只聽了一句話,變法保的是中國,但是不保大清,她就鎮壓了戊戌變法六君子,89民運指望的是趙紫陽,結果也沒好到哪去,說到底,民主的基礎是人權和法治,而在一個專制的極權國家,當權的既得利益者不會自動將你的人權送給你,你如果去問一個美國的政治家,民主的基礎是什麼,他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是信仰自由,為什麼呢?因為憲法中所有其他的自由,包括言論、結社、集會和出版自由等等,都建立在信仰自由的基礎之上,沒了信仰自由,其他的自由都談不上。說到信仰自由,我們就要來談一談法輪功,法輪功團體可以說是中國幾千年歷史上第一個大規模的以和平方式爭取信仰自由的平民運動,由於法輪功弟子來自社會的所有層面,觸及到社會的一切角落,因此過去四年多來,法輪功弟子以和平請願的方式面對江澤民政府的殘酷鎮壓,不屈不撓地爭取自己信仰自由的運動,必將會給二十一世紀中國大陸的人權和民主的進步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林佳:「我記得杜導斌在被抓之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名字是“良心使我不能再沈默”,在這篇文章中,他公開批評對法輪功的鎮壓,他可以說是中國大陸知識界第一個公開站出來批評江澤民對法輪功鎮壓的人,是這樣子嗎?」

藍樹:「對,同時呢,從另一個方面講,杜導斌被捕的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實例,說明沒有人權保障的民主是不存在的,而人權不可能僅靠少數人的鬥爭就能得到,而必需依靠大多數人民民權意識的徹底覺醒,哲學家史賓塞說過,沒有人能完全自由,除非所有的人都完全自由,沒有人能完全道德,除非所有的人都完全道德,沒有人能完全快樂,除非所有的人都完全快樂,這句話用在人權上,就是說只有所的人都去關心他人的人權的時候,每個人自己的人權才會得到保障,如果今天所有的中國人都站起來一起說,我們願意陪杜導斌坐牢,我們願意陪黃琦坐牢,我們願意陪安均,楊子立,李祥春坐牢,我們願意去陪受迫害的法輪功弟子坐牢,那麼我想中國的人權、民主和進步就為時不遠了。」

(據希望之聲時事評述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2-13 10: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