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昏官比貪官更爲可怕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2日訊】隨著一個個大貪官在反貪部門的重拳打擊下紛紛落馬,治理“昏官”的呼聲又日漸高漲。一些專家甚至提出,昏官比貪官更爲可怕!

  重慶晨報12月21報道: 近段時間, 原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的罪案引發了社會對昏官現象的討論, 大量的案例反映了這樣一個現實,中國各級幹部當中,“昏”者絕非個別,大到省部級高官,小到鄉鎮長,能稱之爲昏官者大有人在。“昏”官的一個共同標誌是好大喜功。“昏”官現象給社會帶來的共同結果是嚴重的經濟損失。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周志忍在媒體撰文提出了“昏官比貪官更可怕”的觀點。

  昏官大致可分爲真昏和假昏兩類。前者是無能無才,或者是缺乏高度的責任心和愛民之心, 這種官本身就是昏的; 而另一種就是明知其可能給老百姓帶來損失而故意爲之,其目的就是搞自己的政績工程,樹立自己的光輝形象, 是故意昏的。

  王懷忠之流以及許許多多因搞“政績工程”而昏的官員,他們就絕非真昏。這些官員不但不昏,而且還“絕頂聰明”,只是他們的聰明沒有用到如何爲老百姓謀利益和發展地方經濟上,而是爲了增加自己的政績,加重自己的分量,爲自己的升官鋪平道路。

  黑龍江雞東縣三多村,當年上馬建設高標準的示範村。規劃建設20棟日本、中南海、俄羅斯式住宅,以及民族經濟小區、旅遊觀光區等。幾年後,因種種原因這個名噪一時的“形象工程”成了坑害百姓的“鬧心工程”。農民們不但沒有住上新房,反而背上了沈重的債務。

  河南開封縣袁坊村1998年投資了500多萬元,上馬了“萬隻羊飼養場”和“高效農業示範園”兩個專案。由於缺乏科學論證,在上級要求下匆忙上馬,農業園當年就賠了20多萬元。可笑的是,年終總結報告上卻赫然寫著“純利潤300萬元”!而今這個“縣長工程”———占地40畝、擁有168間房屋的萬隻羊飼養場空空蕩蕩。

  浙江慈溪有座牽涉到兩任市領導的政府“形象工程”———東方娛樂城。這座耗資6500多萬元的娛樂城,1996年開始建造娛樂城時就依靠政府的金字招牌大肆非法向老百姓集資,由於有市領導當董事長,老百姓排隊、找關係來交錢,最多的出60萬元,最少的1萬元。結果沒有産生預期的效益,債臺高築,負債率高達80%%以上,資不抵債,現在還剩800多萬元集資款沒還。80多名老百姓的血汗錢有去無回。

  號稱“牛城”的黑龍江安達,一些領導要創造兩項“吉尼斯世界紀錄”,投資上億元沿街建造299頭石牛雕塑、鋪設9999塊牛圖案路面磚。然而,可憐的是當地的養牛農戶,飼草嚴重不足、賣了牛奶長期拿不到錢,被迫紛紛忍痛賣牛,收入急劇下降。

  一些學者提出,政績工程,歸根結底,是昏官強烈的“官本位”意識在作祟。長期以來,那些有“官爲貴”思想的幹部,一切價值的取向幾乎都是以此爲標準,這些人爲了跑官、買官、保官,總是擅長搞華而不實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他們的價值取向于自己、親屬或小團體的利益。某些所謂人民的“父母官”,爲了“政績”而不擇手段,置老百姓的生活安穩於度外,這種唯上、唯我而不唯民的腐敗作風應該受到全社會的一致譴責。

專家提出昏官比貪官更可怕,因爲昏官比貪官給社會造成更大的經濟損失。他拍腦袋決策,拍胸脯保證,盲目辦園區、開發區,搞圈地運動,農民遭罪,土地荒蕪,決策失誤他拍屁股走人,造成的損失卻要人民來承擔。僅王懷忠一個昏官就爲國家造成了數以億計的經濟損失,還不包括一些錯誤的決策給當地經濟帶來的緩慢與停頓。在政治上, 昏庸之官往往任用更加昏庸之輩,這就是著名的帕金森原理(人員增加越多,效率越低) 政治清明、才能卓越的人不用,用上無德無才之人。就像一部機器裝上了一顆腐朽的螺絲釘,其對政治、經濟的損害無可估量。

昏官當治。專家認爲,要徹底根治昏官大搞“政績工程”的現象,改革對幹部的考核辦法非常必要。要強化公開、平等、競爭、擇優的用人機制,切實建立能者上、庸者下的淘汰機制。(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2-22 7: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