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德華談《終極無間》﹕劉建明骨子里是坏人

人氣: 551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4日訊】

   他是可悲的

   記者:連續拍攝了三部“無間”系列的電影后,在《終極無間》中,你所扮演的劉建明會有怎樣一些不同?

   劉德華:劉建明其實是個從開始就無法選擇去做什么人的坏人,這個坏人是与生俱來的。上兩集的劉建明都忘記了道德枷鎖,表現了最原始的獸性一面。劉建明其實也有机會做回好人,可惜都失敗了,這也許是因果循環的結果。

  在第三集中,我一直想著如何令劉建明尋找回些道理,讓觀眾覺得他是可悲的。以前的事改變不了,劉建明就希望可以改變日后發生的事,讓別人都覺得他是個好人。

  遺憾的是最后他發覺自己還是改不了現實。這也吻合無間道的主題,他究竟是离開,還是留下,留下來又能否得到別人的寬恕,還是留下來繼續受罪,這些疑問都會在第三集中找到答案。

   記者:作為扮演者,你怎樣挖掘和表現劉建明的這個人物的特點?

   劉德華:演出第一集時,有很多人說我演得不夠奸,但我自己覺得劉建明是個活生生的真人,而他生活在警局內,警察比常人更具特別触覺去辨別好人与坏人,所以我在演繹上,絕不能有一絲破綻讓戲中人和觀眾看出我是個坏人。

   事實上,在骨子里的他,徹徹底底是個坏人。到了第三集,我想劉建明經歷過很多事,發現陳永仁、黃警司都曾經做坏事,但他們也得到机會做好人,為何劉建明沒有呢?我比較集中于他的思維改變。

   我的總結是大家出身背景不同,他們二人出身警察,好人出身。劉建明出生于黑社會,坏人出身。這是他的背景。為何警察在警局內做坏事便能被原諒,而黑社會在警局內做好人就不能被原諒,這樣的糾纏使得劉建明心理出現不平衡,也正是這部電影的好看之處。

   記者:你有沒有特別設計在《終極無間》中演繹劉建明?

   劉德華:每次我做任何角色,我都會用角色的過去設計他的將來。今次已經拍到第三集,我無需再給他新的性格,但劇情令劉建明遇上不同的事情,我跟隨著他的性格,想像他會做出什么改變。遇上難題時,我會和導演討論,然后達成共識。我常覺得我在電影中生活多于在電影中演戲。其實,當我換上衣服,我便做了劉建明,無論在現場或是其它地方,我都在演劉建明。拍攝時間,我就是与劉建明共同生活。

   有一點值得一提,我演繹劉建明時,刻意令自己喜怒不形于色,令觀眾以致戲中人都不知劉建明其實在想些什么。基本上我都盡量減少臉部表情,令別人察覺不到我是個坏人。

   一定有選擇

   記者:你有沒有參考過其它角色,或現實生活中的某些人來幫你建立這個人物的模型?

   劉德華:沒有。因為我沒看過電影中出現過在警局做臥底的坏人角色,再者,現實中更加無法找到類似的人做參考,我只能靠自己想像。但這也是我的优勢,因沒有參考,便沒有比較,可以隨意演繹。

   記者:作為劉建明,你怎樣看待陳永仁?

   劉德華:我看劉建明只是一只動物,陳永仁也是一只動物,但二人開始也以為自己是人。

   其實陳永仁和劉建明都做了坏事,只不過有好人放過了陳永仁,但如今陳永仁卻反過來怪劉建明。這是宿命,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其實當中有一場戲,說劉建明和陳永仁都在對李醫生說自己想做好人,但無奈大家各有各自的宿命。我感受到自己那刻基本上与陳永仁是同一人,大家的心態其實都是一樣,而我覺得這場戲亦是這部電影的精髓所在。

   記者:仿佛你在這個人物身上傾注了大量的感情,你怎么體會劉建明的痛苦?

   劉德華:不能夠形容的,這种痛苦是要你用第一身來感受,甚至我劉德華也許只能把劉建明70%的痛苦演繹出來,我相信假若劉建明真的存在世上,他的痛苦比我演繹出來的更痛。

   記者:這樣設身處地的去扮演劉建明這個角色,會不會對你的現實生活造成影響?

   劉德華:沒有太大影響。也許讓我更加認識到千万不能做坏事。也許做坏事后,真的有人會原諒你,但最終得不到別人原諒是很辛苦的。

   當世界進步到某一層面時,是很難清楚自己的道德觀念。我們不能像劉建明一樣,他是真的很想做好人,但卻因為要做好人而做了很多坏事,絕不能讓“想做好人”成為做坏事的借口。

   記者:你怎樣看這個“無間”世界,是否真的沒有選擇,或者大多人選擇都是錯的?

   劉德華:不是選擇的問題,一定有得選擇。例如劉建明,他可以有很多不同選擇,但性格就決定了他選擇的方向,踏上這條不歸路。其實,只要他選擇自首,便什么都不會再發生。但人總會想逃避,于是做了更多更錯的選擇,這也直接導致了第三集的結局。

   記者:你的演出經驗比較丰富,編劇和導演怎樣幫助你演繹這個角色?

   劉德華:我演出的經驗是很多,但在劇本創作方面他們的經驗可能比我更多。我通常都會等到他們的劇本成稿才看。如果覺得角色某些地方有問題,就和他們討論,直至他們能說服我,讓我覺得劉建明真的是這樣,那就會照這樣做。做演員,必須相信自己演的角色,才能把角色演得出神。
  
   這就是“生活”

   記者:在這部大牌云集的電影里,你怎樣和其他演員演對手戲?

   劉德華:就是我之前提及的“生活”,你在生活,你會知道自己怎樣去与人相處。在戲中生活,也許就是演員學習演好一出電影的最基本條件。

   記者:電影中的群戲,你向導演和編劇提出改動時,會不會顧忌到其他演員的戲份?

   劉德華:首先,我對自己角色非常清楚。然后我會琢磨其他演員的做法。有時,我想陳慧琳自己是個心理醫生,但自己又有心理障礙,她究竟心理狀態會如何。為什么她會在陳永仁墓前哭……這會影響我日后的演法。

   所以,我會和編劇研究這些細節。她在我面前哭,我想她絕不會在一個陌生人面前哭。我經常想她在我面前哭了以后,我便知道她不再當我是她的病人,而是她的朋友,我再怎樣從朋友身上找到陳永仁的線索,這些都是我向導演編劇提出的。

   其實都是宿命

   記者:你怎樣看“無間道”系列的意義?

   劉德華:首先,要澄清這部電影絕不是劇情片。先說《無間道Ⅱ》,它基本上是個紀錄片。《無間道》發生的事情,可以拍一部商業電影,但我和偉仔角色的內心煎熬,又絕對足夠兩部電影以上。例如陳永仁其實是個很樂觀的臥底,一個樂觀的臥底究竟會是怎樣?劉建明一直很想得到別人接受,但最后失敗了,失敗了究竟又會是怎樣?雖然看似非常簡單,但這正是“無間道”的厲害之處。你多看一次,你會發覺多一點東西。

   記者:“無間道”系列對香港電影業的意義何在?

   劉德華:其實電影劇本可以有很多不同取向,只要觀眾喜歡,香港電影有更大的發展空間。《無間道》后,大家開始留意演員的內心戲,這正是電影魅力所在。

   其實我沒想過香港電影會如何更上一層樓,我只會想如何演活每一個角色,其他的,便留待有關崗位的人去想。基本上,有好劇本,好演員,能夠令電影成功的机會也許只是一半左右,其他的東西,其實都是宿命。

   記者:你參与“無間道”系列后,最大的滿足感是什么?

   劉德華:我找到電影的友誼。每一個人,都很尊重其他人的崗位,每一個人都很欣賞其他人的出色工作表現。

   傳媒常說黎明究竟為何拍第三集,他是怎樣被排斥,但其實是每一個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員都非常接受他,每一個人都非常接受其他每一個崗位的工作。最大的滿足感是發覺電影圈其實是有友誼的。(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12-04 1: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