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專訪:一個電腦工程師找工作的故事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採訪時間:11-30-2003
採訪對象:大衛
採訪記者:月怡

Oracle 資料庫管理員, 這是大衛夢寐以求的一份工作,更準確地講,是一份他很喜歡的職業。自從前不久重新上崗後,忙忙碌碌的大衛好不容易有片刻閒暇接受我的採訪。說到自己的經歷和感受,大衛跟講故事一樣,侃侃而談,我甚至不需要去提問,只要飛快地記錄就可以了。

月怡:您是什麼時候來加拿大的?
大衛:我是2000年的初春時分來到多倫多的,當時在Downtown(市中心)住了兩天,給我的最初的印象不太好,感覺不到加拿大是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之一。

月怡:您原來是做什麼工作的?
大衛:我大學裏讀的是化學和電腦兩個專業,來加之前是在軟體公司做管理工作。我來的那一年,趕上IT泡沫的尾巴,也促使我毫不猶豫地重操舊業。

月怡:請談談您找工作的經歷?
大衛:我的故事挺有趣。

“水到渠成”――先說找第一份工作中最深刻的體會吧,那是自己在一次面試中的出色發揮。

在一次和公司的高級主管交流時,雙方開始便感覺很融洽,我們從技術問題談到企業文化,從員工素質,又談到公司前景等等。所以面試未完,我心裏知道自己將很快得到這份工作了。當然這次的成功也在於我從語言和技術兩方面的精心準備,以及此前多次面試的經驗教訓。

“拍案而起”――這是說我在第二個工作中的故事,也是我來加拿大後感覺最痛快的一件事。

當前一個公司倒閉後,我在大半年的時間裏苦苦尋覓下一個落腳點。在經歷了更多的失敗後,我更加痛苦和彷徨,認為自己不夠出類拔萃,難以在如此惡劣IT環境中生存下去。我一方面需要不斷學習和提高,另一方面開始轉向化學專業方面,期望有所突破,甚至考慮要回流,在當時真有迷失方向的感覺。然而這時候兒子的誕生打消了我回國的念頭,更堅定了我找專業工作的想法。就在化學專業的面試即將有所收穫的時候,我卻經朋友介紹順利地得到第二份電腦工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在這家小公司一年多的時間裏,我邊幹邊學,很好地拓寬了專業知識面,並磨練了技術功底。但遺憾的是由於公司財政始終不景氣,甚至長期欠發員工工資,這對於我拖家帶口的人來說,顯然難以接受。然而迫於無奈,自己一方面需要另謀出路,另一方面還需忍氣吞聲。但終於有一天,我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面對自己的頂頭上司,拍案而起了,這是我第一次用英文宣洩心中的不滿,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舒心……。

事後,雖然雙方達成諒解,但畢竟面和心不和。我也知道這份工作到此為止了,不久我主動離開了公司,很愜意地揮揮手,只有解脫,不帶有絲毫的鬱悶。

“柳暗花明”――找自己喜歡的工作。

雖說自己主動離崗,思想上有準備,但行動上還差的遠,當時我並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
果然不出所料,兩個月的嘗試,我基本打算放棄了。因為公司沒有幫我交EI(失業保險,下同),我也申請不到EI,還有房子要養,還有兩個嗷嗷待哺的幼兒。我開始找LABOUR(體力活)工。在我和眾多本地白人競爭後,得到一個大公司的倉庫搬運工的工作,並準備上班的時候,我的一個牌友把我推薦給他的老闆,經過一輪面試和很煎熬的一星期的等待後,我終於得到了OFFER(應聘)。現在看起來這個公司還挺穩定的,我也很喜歡目前的職位。

月怡:經歷了IT行業的潮起潮落,您覺得找專業工作的最重要因素是什麼?
大衛:有一個很好的人際網路。先找朋友,再找工作。我是很喜歡玩的人,喜歡踢球,打牌等等。我總是盡可能把失業的消息傳送給每一個我認識的人。當然平時我也是樂於助人的人,所有許多人都能記得我。其實,我這些朋友基本上都是在這裏結識的。當然,基本的條件也得具備啦,比如有一個能讓人記得的簡歷,基本的英文水平。提供確實有效的REFERENCE(推薦信)等等。很多人覺得我很幸運。其實,你看我也不算什麼幸運。我找到工作是不錯,可實際上這兩年我窮得很,省吃儉用的。車子還是來的時候2500元買的舊車。

月怡:您覺得您找工作中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大衛:主要有兩方面吧。從硬體方面來講,一個是自己技術功底不夠扎實。我曾經有過幾次面試機會,都是因為考試沒有通過而失敗;還有一次因為對方只要找一個中級水平的,我又說過了,結果別人覺得是OVERQUALIFY(超過應有資格的),也拒絕了我。

還有就是語言方面還是有待提高。我申請的職位都是SENIOR(資深)的,對語言的要求相對就比較高。比如我申請過一個系統分析員的職位,雖然在技術上,我還是挺MATCH(相配)的。但象這樣的位置,與別人交流的機會更多,你必須讓別人瞭解你,接受你的想法,所以沒有好的語言交流能力是不可能得到這樣的工作的。

另外更不好把握的是一種軟體的東西。在面試時,怎樣可以短時間的去瞭解到對方是怎樣的人,可能會欣賞那種類型的人,你必須盡可能讓自己符合對方的口味。比如這次的面試之前,我的朋友就告訴我對方是很NICE(和藹)的人,但性格比較內向,話不多。這樣在面試,我就採取比較主動的態度,當他介紹完公司以後,我根據自己以往的經驗,提了一些很專業的問題,讓他可以感覺到我的技術功底和經驗。我看得出他很滿意我的這一點。

月怡:您對新移民現在找工作困難有什麼想法?
大衛:飯一口一口吃,路一步一步走。首先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半年找到工作的是幸運的,一、兩年找不到工作也大有人在。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覺得第一不能急,急會讓自己準備不足,容易遭受挫折;其次,不能拖。拖的話,容易消磨自己的意志,由於對自己信心不夠,不敢邁出第一步,以後就更難。“不怕慢,就怕站”。這兩點,都不是好現象。

找工作,也要有節奏感,一張一弛,平衡得當。比如我找專業工作碰了釘子,又急於要養家糊口,必須去打工。其實,打打工挺好的,打工給你的感覺,就是必須更努力地找專業工作。當然在打工時,也可以發現機會。關鍵是不能陷在打工的旋渦中,不可以長期在打工的環境中消磨自己的鬥志。

還有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專業工作實在難找,也可以考慮別的選擇。我有兩個朋友,原來都是搞電腦的,現在一個成了專業的空調安裝工程師,他動手能力很強,現在幹的也不錯,我看他也是很ENJOYING(感到愉快) 他的工作的;還有一個自己買了部冷藏車,專門給各種咖啡店,雜貨店,送乳製品,收入也不差於做電腦的。也不象做電腦工作,真的要活到老學到老。

最近收到朋友的耶誕節卡,他寫了很有意味的一段話:“原來葡萄是這樣吃的……,悲觀的人從最酸的那粒開始吃,結果到最後那粒還是酸的;樂觀的人則選最甜那粒開始,吃到最後都還是甜的。又是落葉飄零,白雪靄靄,我們嘴中的那粒葡萄,是甜?還是酸?原來……是取決於心境!”@

(大紀元獨家專訪,版權所有,轉載請聯絡加拿大大紀元時報416-298-1933)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降標用油能省錢。高標號汽油是為了適應高壓縮比的發動機而生,而壓縮比又是為節能而生。高壓縮比的車意味著更高的動力性能和節能性,但前提是選用高標號汽油。一輛汽車出廠,其壓縮比是注定的,所以應選配的汽油標號也是注定的。實驗資料表明:同等車型,該使用93汽油而卻選用91汽油,其油耗將增加5~8%,這一損失與表面上節約的油錢實際上基本持平,但如果再加上因用油不當造成的車體損傷而多出的維修費用,就不是省錢而是花了更多的冤枉錢!
  • 在中國,多數老百姓都是公車族,沒有私家車。因此對汽車維護、包養知識近乎爲零。移民加拿大後,絕大多數都會買個車,哪怕二手車,一則是大環境的影響,看人家都有車;二則確實有車方便多了;還有一個根本的原因,二手車價格不貴,加國苛捐雜稅少,沒有什麽養路費、管理費等等什麽的,只有一項保險費。所以,家家有車就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了。
  • 大紀元記者林逸芳多倫多報道/近年來﹐華人新移民不斷增加﹐部份移民其中大多數為女性移民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而被迫選擇到制衣廠工作。11月20日﹐家庭工人聯誼會和平權會多倫多分會邀請了關注華人制衣工人處境的學者在多倫多舉行了一
    次研討會﹐探討制衣工人工作現狀和解決方法。
  • 以上的學校均需付不少學費,這裏還有另一個地方可不付學費也能學英文的。這就是各教育局(School Board)開設的成人繼續教育課程(Continuing Education Program for Adults),又名成人高中(Adult Learning Centre)。因爲加拿大的中、小學教育是免費的,這個課程是爲未完成中學教育的成人開設的,所以它也是免費的。但是這個課程是爲完成中學學業的,不是專門的英文課程,一但參加就必需學其他一些高中課程。其實,學其他課程的同時,也是一個很好的學英文的過程。
  • 簡妮給我的感覺是淡淡的,沒有想像中在酒吧工作的人的那種豪放的感覺。
  • 新移民聘請律師辦理身份時要小心,有的律師是無照經營。你聘請的移民律師是否有州律師協會頒發的律師執照, 一般的人辦移民時很少會考慮這個問題。
  • 歐洲聯盟委員會11月11日通過一項方案,以應付歐盟明年5月1號擴大後將面臨的新邊境守衛、新移民潮和難民潮湧入等問題。
  • 歐洲聯盟委員會星期二通過一項方案,以應付歐盟明年5月1號擴大後將面臨的新邊境守衛、新移民潮和難民潮湧入等問題。 歐盟委員會星期二通過成立歐洲邊境管理局的方案,該管理局的全稱為“邊境合作行動管理局”,將於2005年1月前成立。歐盟設立邊境管理局的宗旨是確保和協調歐盟明年擴大後新邊境(包括海、陸、空邊境)的控制和檢查,確保歐盟實現新邊境的統一化管理。 *邊境控制問題日趨嚴重*
  • 加國某市,一位地產代理帶著一名中國移民去看房子,在閒聊時,談到中國的腐敗禁而不止。該名新移民指出,在中國精英界,幾乎有一種共識,即在中國社會發展的初級階段,腐敗乃是不可避免,也就是說腐敗是一種必要之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