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卦雜記 —『地澤臨』

沈家銓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4月28日訊】上坤下兌其名「地澤臨」。天下之物﹐相臨切比者莫如地和水﹐地下有水則為「比」(水和比)﹐澤上有地則為「臨」(地澤臨)。「臨」者﹐近也﹑監也﹑進而凌逼也﹐「臨」又有「給與」及「以尊降卑」的意思﹐地居上﹐澤在下﹐有上下相臨之勢﹐況且岸高於澤。所以不但有「俯臨」之象﹐而且又帶著有自動向下望的味道。讀者必須要記住一點﹐「簍b」﹐並不一定是「自上臨下」﹐也不一定是「以己臨人」﹐凡是以剛臨柔﹐以強臨柔﹐甚至是進而逼近﹐都可以稱之為「臨」﹐而並不專居「上臨下」。

卦曰:「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兇」。這句卦辭是在講﹐陽漸長進乃至逼陰﹐故稱之為「臨」。卦﹐上順下悅﹐九二爻又是陽剛居中﹐上應六五﹐占者大亨﹐故「臨」能元亨。另外一個原因是「臨」卦介于「地雷復」和「地天泰」之間﹐「「臨」卦既不會像「地雷復」那樣的需要上下安靜以養微陽(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不然其之「復」將復亡矣!也不像「天地泰」那樣﹐一過於壯﹐就成「夬」﹐所以「臨」卦實乃處在大亨的時位﹐然而以上臨下﹐必固守其正乃利﹐故戒之以利貞。

「八」月有兇」﹐這是一句戒辭﹐就像「坤」卦的六二爻﹐其爻辭是「復霜堅冰至」。「泰」卦的九三爻﹐其爻辭是「無平不坡﹐無往不復」是同樣的性質﹐都帶著警惕我們的作用。「八月有兇」這句戒辭有好幾種不同的說法﹐但筆者採信下例一種的說法﹐因其解釋比較合理。「八月有兇」﹐從「臨」卦開始﹐經「泰」﹑「大壯」﹑「夬」﹑「乾」﹑「姤」﹑「豚」﹐而至「天地否」﹐凡經歷八個卦﹐所以也可以解釋為八個月」﹐「八個階段」﹐或是可以說一段長的時期」。「八月有兇」﹐就是在告戒我們﹐盛極必衰的必然性﹐我們如果只知一味猛進﹐則很快的我們就會進入(天地否)萬劫不復的情況。書曰︰「聖人為戒﹐必於方盛之時﹐方盛而慮衰﹐則可防其滿極﹐而圖其永久﹐如既衰而後戒﹐亦無及矣!自古以來﹐安治未有久安而不亂者﹐貌5c不能戒於盛也。 方其盛而不知戒﹐所以狃安富則驕侈生﹐樂舒肆則綱記壞﹐忘禍亂則釁孽萌﹐是以浸淫﹐不知亂之至也」。

我們從報章雜誌上不是常常可以看到有很多「其盛速﹐其衰也疾」的青年企業家?為什麼會這樣呢?原因不外是下列的三點﹐(1)由於傳播界夸大其實的報導。(2)企業家本身根本就不知道「方盛而慮衰」的處事道理。(3)企業家自己已經是沉迷於目前美好的一切而不知所復﹐就像「復」卦上六爻說的一樣﹐「迷復﹐兇﹑有災(上生下目)﹐用行師﹐終有大敗也」。況且有很多的年青企業家﹐他們的「突發」﹐往往都是靠著一種特殊的機遇﹐和人際關係﹐所以在「突發」之後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守成﹐遑論方盛而慮衰的道理了﹐再加上傳播界報喜不報憂的喧嚷﹐因此使得那些因特殊際遇﹐特殊人際背景的年青企業家﹐還真的以為﹐自己是企業界的明日之星哩!人貴自知﹐世上絕對沒有永久的巧倖﹑如果有﹐那也一定是像流星一樣﹐燦爛而短暫。

六三爻曰︰「甘臨﹐無用攸利﹐既憂之﹐無咎」﹐六三爻為悅(兌)之主﹐但不中不正﹐居下卦之上﹐又喜於甜言諂語﹐姑息為常的態度去臨人﹐如果長此以往以這樣的態度去臨人﹐又豈能常保其位?但是如果能夠自知憂懼而改變自己臨人的態度﹐則咎可免矣!六五爻曰:「知臨﹐大君之宜﹐吉」﹐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知」者﹐智慧也。不自用而任人﹐智者也。書曰﹕「以一人之身﹐臨乎天下之廣﹐若事事自任﹐豈能周於萬物?故自任其知﹐適足為不知﹐唯能取天下之善﹐任天下之聰明﹐則無所不周﹐是不自知任自知﹐則知大矣」!所以上等(聰明智慧)人用人智﹐中等人用人力﹐下等人則事事自任。

用人之前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必須先要知道如何去「知人」﹐能夠知人之後我們才有資格去談「善用」﹐所以「知人善用」﹐知人為先。緊跟在「善用」之後﹐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有一些人他們常常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二句話叼在嘴邊﹐其用意不過是要人知道﹐他們有廣闊的用人胸襟﹐但是他們是否知道如何去「知人」呢?「不能知人但卻知道去用人不疑」﹐昏庸之輩也。「雖知人但又疑人不敢用」﹐心胸狹窄之輩也﹐「不知人但又疑人不用」﹐愚昧之輩也。「既知人又能用人不疑﹐智者也」﹐如果用人者再能給被用者一些某種程度的空間及權力﹐讓他們可以去發揮他們的長才﹐這才是真正心胸開廣的智者﹐否則處處格手格腳﹐事事乃要先審後查﹐表面上看起來雖然是在用人之智﹐用人之力﹐但實際上這和事事自任又有什麼不同哩。

我們都可以看到台灣目前的阿扁政府他所有的治國人才﹐這些人才的行政能力是如此的差﹐人事調動又是那樣的混亂﹐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不能知人善用﹐既用之又疑之﹐被用的人根本就沒得到充分的空間及權力去發揮他們的長材﹐同時又被「台灣人」﹐「外省人」這二塊絆腳石跌的頭破血流。沒有人材﹐也沒有固定的目標﹐但人人卻會高喊「愛拼才會贏」﹐結果呢?是把台灣的經濟拼得一塌糊涂。一個國家﹐一個公司有時候治理不好﹐其最大的原因﹐就是派系和黨派﹐而不是人才缺乏﹐人才常常是因為派系﹐黨派之爭而被埋沒了﹐而做了無為的犧牲。

我一生不相信「風水」﹐我對「風水」下的定義是﹐「隨己所適而從之」﹐「風水」很少會雪中送炭﹐但卻常常錦上添花﹐是一種非常現實的人為產生物。但是在三年前的某一天我的頂頭上司JIN WEIN﹐他一定要我幫他去看看他辦公室的「風水」﹐(外國人總以為能算命的人一定也會懂風水的)﹐在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自創了一種非常簡易的風水學﹐同時我一直都深深的認為﹐每一個人的屬性(金﹑木﹐水﹐火﹐土)﹐會隨不同的環節﹐不同的房間(長期居住或使用)而改變。於是我用「簡易風水」﹐替JIN WEIN找到了他在他辦公室的屬性﹐動了動他的桌子﹐放了些對他的屬性「會生」﹑「不剋」「不洩」的東西﹐同時把對他屬性「會剋」﹑「會洩」﹑的東西統統移走﹐沒想到兩年來﹐他在公私二方面都得心應手﹐去年還高升了一級﹐於是他會升級是因為他辦公室風水好的謠言﹐就從同事的口中傳開來﹐後來在公司裡以訛傳訛﹐我沈家銓突然也變成了會看風水的風水先生了。

後來筆者又替一位外國女主管﹐把她的辦公室也改變了一些東西﹐結果她對她的同事說︰「自從沈先生在我辦公室移換了一些東西之後﹐我現在每天的心情都感到很愉快……」﹐結果是我的電話比以前忙了很多。這「簡易風水」是我用「梅花心易」﹐一體百用的道理去找出了一個人「在某種環境下」的屬性﹐然後再按「生」﹐「剋」﹑「洩」﹑「比」的道理﹐去放些或移走些對自己屬性有利或有害的東西﹐其實就是這麼簡單。下次有機會筆者會把這「簡易風水」的方法﹐刊登在<大紀元時報>﹐和讀者共享。◇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