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打鐵時允諾的五百貫錢

龍吟濤 整理

Chinese Ancient Coins on White Background

  人氣: 662
【字號】    
   標籤: tags: ,

隋朝末年,太原有一位書生,因家裡很窮苦,只好教書養家糊口。

書生家離官府倉庫很近。有一次,他鑽進了倉庫,那庫內有幾萬貫錢,他忍不住就拿了一些。這時,突然出現一個戴金甲、手裡拿著槍的人,對他說:「你要錢,可以到尉遲公那裡要個公帖,這是尉遲敬德的錢。」

於是,書生到處訪求尉遲敬德的下落,可一直也沒有找到。

圖為清殿藏本尉遲敬德畫像。(公有領域)

有一天,他到了一間打鐵的鋪子裡,因為他聽說,那裡有個打鐵匠就是尉遲敬德。這時的尉遲正在赤著上身、蓬著頭髮打鐵。

書生等到他休息時,就上前拜見。尉遲對於書生的舉措,感到困惑,就問他:「您為何如此?」書生說:「因為我家很貧困,而您又很富貴,我需要五百貫錢,不知您能不能給我?」

尉遲很生氣地說:「我是個打鐵的,怎麼能富貴?你是在侮辱我吧!」書生說:「如果您能可憐我,只要寫個字條給我就可以。以後您就會知道怎麼回事了。」

看書生講得煞有介事,尉遲沒辦法,只好讓書生自己寫字條。字條上寫:「今付某某五百貫錢。」又寫上月日時間,在最後署上尉遲的名。

書生得到字條,向尉遲拜謝後,就離開。尉遲和他的徒弟認為,這書生太荒謬了,不禁拍著手大笑。

書生拿著字條回到庫裡,又見到戴著金甲的人。書生呈上字條,金甲人看後笑著說:「是這字條沒錯!」他要書生把字條繫在房梁上邊,然後讓書生取錢,但只限五百貫。

尉遲敬德解甲歸田時皇帝恩賜給他許多錢,另加一庫未啟封的財物。圖為《岩壑清暉冊.明人梅園讀書》,作者、年代不詳。(公有領域)

後來,尉遲敬德輔佐唐太宗李世民,立下特大的功勞,當他解甲歸田時,皇帝恩賜給他許多錢,另加一庫未啟封的財物。

當尉遲敬德打開庫房,對帳查點,卻發現少了五百貫。正要處罰守庫人時,尉遲忽然發現房梁上的字條,再仔細一看,原來那是他當年在打鐵鋪裡所寫下的。

這段令人不可思議的經歷,讓尉遲敬德一連幾天都驚歎不已。尉遲派人暗暗尋找書生,找到後,書生把先前的事都告訴了尉遲,敬德又重重賞了他。尉遲又把庫中的財物分給了以前的朋友們。

事據《太平廣記.定數一 》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蔡縣有幾個獵人在山中打了一頭鹿,根據當地的風俗,凡是打到大野獸,要將內臟下水祭山神。祭過山神後獵人們剛要吃鹿肉。突然聽到天空中有人說:「等吳尚書!」眾人驚駭,便停止了吃肉。
  • 官吏進去後,拿著一枝紅筆出來,在韋泛的左手寫道:「前楊復後楊,後楊年年強,七月之節歸玄鄉。」
  • 盜賊出來告訴他:「請將軍不要驚懼,我是奉命來刺殺你的。但是得知將軍為人公正耿直,不忍心出手相刺。」說完還劍於鞘內轉身離去。
  • 孝叔的妻子整理他的遺物,發現老翁留下的書,似乎還有半卷沒有翻看過。因此而感嘆:「神仙的話也有不準的時候,書還沒看完,人已亡了。」於是翻開書卷,看見後半部只有幾幅空白紙,其中一頁上面畫著一條盤在鏡子上的蛇。
  • 賈正經,黔中人,娶妻陶氏,頗佳。清明上墳,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風當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瀝酒祝曰:「倉卒無以為獻,一尊濁酒,毋嫌不潔。」祭畢,然後登墓拜掃而歸。
  • 唐朝江西觀察使韋丹,年近四十科舉不中。曾騎著跛驢到洛陽中橋。正好看見有個打漁人捉到一隻大黿,有幾尺長,放在橋上,那只黿只有微弱的喘息呼吸,快要死了。很多人圍觀,要買了回去做菜吃,唯獨韋丹憐憫它。問漁人黿值多少錢。漁人說:“給我二千錢我就賣給你。”當時天氣寒冷,韋丹只有隨身的衣褲,沒有甚麼可當的。於是他就用騎的驢換了那只黿,得到以後馬上就放生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