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高壽的奇僧惠昭

 
大紀元 >文化網 > 修煉傳奇 > 傳奇人物
本站文章搜尋



佛家故事:高壽的奇僧惠昭


太平 整理

(http://www.epochtimes.com)

唐憲宗元和年間,武陵郡的開元寺有一法號為惠昭(亦作惠照)的僧人,他看起來貌衰體羸。他能預言人的吉凶福禍,而且皆能說中。他性格孤獨,不與人來往,常常獨自一人呆在屋裡坐禪,左右也無侍童陪伴。他總向鄉里人討飯吃。有個八十多歲的鄉里人說:“惠昭法師住此地已六十年了,可他的容貌與從前沒有兩樣。只是不知他到底高壽多少。”

後來,有一位叫陳廣的,被從孝廉舉為武陵官。陳廣愛好佛教,有一天便來寺廟拜謁。他遍訪了各位僧人,最後來到惠昭的房間。惠昭見到陳廣後,又悲又喜地說:“陳君為什麼這麼晚才來呢?”陳廣愕然,因為自己與惠昭素不相識。他問惠昭道:“我從未與法師交往過,法師為何驚訝我來晚了呢?”惠昭說:“這事不是只言片語能說清楚的,需一晚的時間方能道明。”

陳廣感到詫異,過了一天,他又來到惠昭住宿的地方,向他請教此事。惠昭於是講道:“我是劉氏的後代,彭城人。是宋孝文帝的玄孫。曾祖父是鄱陽王劉休業,祖父是劉士弘。先輩們因有文學才能而負有盛名,為南齊竟陵王子良所熟識,子良招納賢俊文學之士,先輩們也都參預了。後來又在齊樑兩朝時作官;作過會稽縣令。我出生於樑朝普通七年(公元526年)夏季五月。三十歲開始在南陳求官,到陳宣帝時,作過小官,不為人知。我跟吳興的沈彥文是詩酒之交。後來長沙王陳叔堅與始興王陳叔陵都廣聚賓客,非常有聲勢,各恃權寵,互相之間有不平之心。我與沈彥文都在長沙王的門下。等到興王陳叔陵被殺害後,我與沈彥文擔心長沙王也不能倖免,禍會殃及我們,於是一起潛逃了。

我們躲在山林裡,靠橡栗充飢,穿一件短上衣,無論隆冬盛夏並無其它衣服可以更換。有一天,一個老僧來到我們住的地方對我說:‘你的骨相很奇特,不會患病的。’沈彥文也向他施禮、求藥,老僧說:‘你沒有劉君那樣長的壽命。有什麼法子呢!捍使吃了我的藥,對你也無補益呀。’說完就告辭而去,臨走時他又對我說:‘塵俗以名利相勝,到頭來又能得到什麼呢?只有佛教徒能捨棄這一切!’我很敬佩其語,從此,一連十五年不問世事。

後來我又與沈彥文一起到了建業,當時陳王朝已經滅亡。宮闕盡廢,台城冷落,荊棘叢生,景陽宮也掛滿了蛛網,只有空蕩蕩的房子還在,至於衣冠文物之類,全都蕩然無存。老朋友偶而相遇時,相對而泣,說:‘陳後主驕奢淫逸,終為隋文帝所滅,實在可悲啊!’我更是止不住地抽泣。我又詢問陳後主與陳氏諸王的下落,得知他們都進了長安。於是我與沈彥文各提一口袋,沿路乞討,終於到了關中,因我原是長沙王的故客,他對我恩遇有加。聽說他遷移到瓜州去了,就又趕到那裡去拜見他。長沙王自小就過的是奢華日子,而且又因很早就封為王爺而顯貴,如今雖在流放之中,仍然不能營生。當時他正與沈妃暢飲,我與沈彥文再次拜倒在他面前時,長沙王悲痛地哭了好長時間,然後洒淚而起,對我說:‘一日之內家國淪亡,骨肉離散,難道這不是天意?’從此我便留在瓜州住了幾年。長沙王死了幾年後,沈彥文也死了。於是,我落發為僧,隱跡於會稽山佛寺中,在那裡共住了二十年。

我那時已經一百歲了,雖然容貌乾枯瘦削,但筋骨強健體力不衰,尚能日行百里,便與一僧人一起到了長安。當時唐朝皇帝統有天下,年號為武德。自此之後,我或者住在京都洛陽,或者雲遊長江兩岸,或者流連三蜀五嶺,沒有我不到的地方。如今我已二百九十歲了,平生屢經嚴寒酷暑,從未有過一點小病。貞元末年,我在這座寺廟裡曾夢見一個偉丈夫,他衣冠楚楚,仔細一看,原來是長沙王。我把他請進屋坐下,談起往事來,他非常傷感,就像他在世時那樣。他對我說:
‘十年後,我的六世孫陳廣,會到此郡為官,法師一定要好好記著這件事。’我便問他道:‘王爺現在幹什麼?’他答道:‘在冥間作官,官位很高。’然後哭泣著說:‘法師仍然健在,而我已六世為人了!實在令人悲傷啊!’夢醒之後,我便記下你的名字,放在經書箱子裡。到去年,已經過了整整十年,我便向郡裡的人打聽你的姓名,我很驚訝你還沒來。昨天因為去鄉里討飯,遇見一位官吏,便向他探問,終於打聽到你來了。等到你來我這裡時,見你很像長沙王的相貌,然而自那次作夢到今天,已是十一年了,所以驚訝你來得晚。”

惠昭講完後,百感交集,老淚縱橫。他拿出經書箱子裡記下的陳廣的姓名給陳廣看,陳廣便再三施禮膜拜,立志奉佛,甘作惠昭的弟子。惠昭說:“你暫且回去,明天再來。”陳廣接受他的教誨後回去了。第二天他又來到惠昭的住處,而惠昭已經走了,不知去了哪裡。當時是元和十一年。

到大和初年,陳廣任巴州掾,在蜀道上突然碰見惠昭。陳廣又驚又喜,再三禮拜道:“我願棄官不做,跟從師父去作超然物外的雲遊。”惠昭答允了他。那天晚上,他倆一起住在客店裡,天還沒亮,陳廣起床時惠昭已經走了。從此,不知他到什麼地
方去了。

然而,惠昭自樑普通七年出生,查對南樑歷史,普通七年是丙午年;至唐憲宗元和十年是乙末年,計二百九十年。這與惠昭自己說的歲數,果然相符。筆者常常用南樑和南陳兩朝的歷史,校對惠昭所說的內容,發現頗有相同之處,由此更加相信他的話不是欺人之談。

( 資料來源:《宣室至》)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佛家故事: 毀佛經成喑啞 悔惡行遂能語 (5/7/2003)    
  • 佛家故事: 誦經四十年 免災一瞬間 (5/3/2003)    
  • 佛家故事: 十光佛佛像 (5/2/2003)    
  • 佛家故事:舍利顯神威,佛法傳東吳 (4/18/2003)

    打印機版

  •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 200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