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灣霹靂火狂燒 娛樂過頭後有許多省思空間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1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吳素柔台北二十二日電)電視節目可以紅到什麼程度?三立八點檔「台灣霹靂火」是個很好的範本,劇情重鹹,對白犀利,收視飆高,娛樂效果好,有人稱讚內容霹靂,也有人看了直冒火,一齣娛樂過頭的電視劇,在在充滿省思空間。

描寫商場鬥爭和感情糾葛的「台灣霹靂火」,收視紅不讓,在播出兩百八十多集之後,今晚播出完結篇,觀眾和媒體熱烈討論結局之際,這把霹靂火燒出的全民娛樂式現象,也非常耐人尋味。

例如高中數理資優班科學能力測驗,「台灣霹靂火」主角「李正賢」、「劉文聰」入題;「政壇劉文聰」成為政治人物痛批對手的用語;警察盤查大陸妹,考問「台灣霹靂火」劇情;和劇中企業同名的科技公司,則有觀眾要找「李正賢」聊天,叫他不要一直被「劉文聰」欺侮。

另外,「送你一桶汽油、一支番仔火」、「我心情若不好,我就會不爽,我不爽就會想要報仇」、「我不甲意輸的感覺」,劇中人個性十足的對白,則成為時下流行語,三立還順水推舟出版「台灣霹靂火發燒語錄」,以延續這股熱潮。

紅透半邊天的「台灣霹靂火」,劇情當然也引發關切。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及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曾表示,劇中將大量刑事偵查、審判情節融入劇情,似是而非的法治觀念,容易誤導社會大眾。

行政院新聞局則表示,劇中語言隱含暴力意涵,加上黑道強行押人、私刑等畫面,易對兒童身心產生不良作用,不適合在普級時段播出,因此對「台灣霹靂火」開罰。

除相關單位的批評,由於收視的排擠效應,電視同業也對「台灣霹靂火」提出意見。知名作家、戲劇製作人瓊瑤說,如果戲劇被收視率牽著鼻子走,品質會被拉低,今拍明播的作業方式,則是開倒車,大家應該救救台灣電視劇。

華視節目部經理丁琮鈴認為,「台灣霹靂火」的成功,意味觀眾在某個時期的某種偏好被挑了起來,這只是一時的流行現象,未必會一直紅下去。

八大電視老闆楊登魁則表示,「台灣霹靂火」的編劇鄭文華算是很厲害,雖然劇情有點亂,但這些事情台灣社會真的會發生。

鄭文華接受電視節目專訪時,則認為每部電視劇都教壞小孩子,因為每部戲都有壞人使壞,他說「電視劇就是垃圾,看完就忘掉,就像是吃泡麵一樣,吃完後得不到任何營養」。他的這番話很勁爆,引起不少討論。

以拍攝喜劇電影聞名的導演朱延平說,鄭文華是香港人,港劇擅長以世代恩怨、家族鬥爭為題材,或者對白夾雜洋腔洋調,「台灣霹靂火」可說是港劇模式包裝的台灣本土劇。

朱延平說,「台灣霹靂火」走出本土劇新風格,編劇能想到這一招,算是厲害,因為以前沒有這樣的本土劇,就像偶像團體F4忽然紅起來一樣,那是因為以前沒有偶像。他強調,有人看的東西,就不必否定,如果還能引領風潮,那就是了不起。

對於「台灣霹靂火」的批評聲浪,朱延平說,如果要比較對青少年造成的負面影響,立法院亂象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寧願兒子看「台灣霹靂火」,也不要看電視新聞。

三立總經理張榮華說,「台灣霹靂火」的成功,帶給他的啟示是「只要好好做,就有成功的機會」,汽油、番仔火等對白只是短暫的流行現象,而且讓年輕人有發洩管道,讓他們可以不必去搖頭店或飆車。

張榮華說,他會虛心接受批評,也會努力負起應有的社會責任,但他希望大家也能多想想一齣戲成功的原因,很多事情不要看得太嚴肅,戲就是戲,畢竟現代人的智慧不是想像中差。

政治大學廣電系教授陳清河表示,從正面角度看來,大眾文化就是通俗文化,對象為社會大眾,民眾看電視有其選擇權,口味也不斷調整,如果「台灣霹靂火」的娛樂效果獲得廣泛的肯定,那就該予以恭喜。

如果從負面角度來看,陳清河認為「台灣霹靂火」的爭議包括:杜撰的劇情,過度虛擬生活情境;語言動輒對罵,對語言本身造成傷害;強調人際對立和衝突,混淆價值觀;極端手法解決感情、家庭問題,對青少年有負面影響,他認為劇情應節制一點。

有關新聞局對「台灣霹靂火」開罰,陳清河認為,先前可能較沒有輿論壓力,新聞局並未採取太多動作,後來新聞局雖然祭出法令,但觀眾並沒有因此就不看。

偶爾會看「台灣霹靂火」的陳清河說,他和很多觀眾一樣,會邊看邊罵,或者抱怨劇情在拖,但依然會繼續看下去,因為除了編劇功力吸引人,演員演技也加分不少。

「台灣霹靂火」像把狂燒的野火,收視群不只是所謂的中南部、中老年齡觀眾,而是士農工商、男女老幼一網打盡,大眾娛樂效果不容置疑,不過陳清河指出,當娛樂過了頭,就會有嚴肅角度的批評出現。陳清河指出,一齣戲最初的煽情、誇張劇情如果不違法,都是無可厚非的,但當它帶有某種影響力,就應該發揮應有的社會責任,畢竟媒體仍是媒體,除了市場的回饋,也該拿捏分寸、自我調整,對社會有所交代。

評論
2003-07-22 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