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星

 
大紀元 >文化網 > 文海暢游 > 品味文選
本站文章搜尋



北極星


我們喝的水嗎?

(http://www.epochtimes.com)

是個釣魚的海岸,坐在礁石上,注視著眼前,浮標隨著波浪載浮載沉。粼粼波光中浮沉之間是一種明滅的隱約,我發現難得的寂靜。

有光,除了地平線上的漁船,只有閃爍的星子,我仰望著北極星,是一個誓言。曾經立誓,將那當成一生追逐的方向,必將到達的地方。那是昨日期待與夢想,但是。夢想中的另一張面孔早已死去。

而此刻坐在這裡的我,活著的是釣竿還是浮標?是星斗還是海濤?是夢想還是我?早已分不清。

記憶中的祖父是一個畫家、一個詩人,年幼時他一點一點的教導我 怎麼讓龍活在紙上,怎麼畫出中國式的山水。印象中存在的是一張桌子、一隻鉛筆、一片畫紙。祖父稱讚我有繪畫的天份,天台上看著星斗要我遙想未來,「未來,你要做什麼呢?」「我要當畫家。」我堅定的說著。突然間感覺到冷,是海風吹來的味道。那影像逐漸地模糊,逐漸地......逐漸地......

遙遠的北極星是永恆的象徵,而遠方的漁船、燈火、星光、晚風,那麼安詳。在我眼中串成無解的迷團。

魚竿、浮標、北極星,以及祖父的身影,在我遙望天際的時候祖父在哪裡?在我生命中死去的、曾經追逐的事物,他們在浮標的明滅間消失無蹤。

「北極星就是男兒立志的方向」:曾經,夥伴們圍著營火,仰望星斗,立誓。那記憶鮮明依然,然而,夥伴們早已各分西東,那麼北極星呢?依然在肺腑之間閃爍。

北極星啊!我的祖父呢?這明滅的燈光是他慈愛的眼光,再七月開鬼門的前夕捎來的信簽,記載著祖父的隻字片語。而,此刻站在這裡的我,是否已經背離了北極星的光芒呢?明滅間眺望著遠方的漁船,是一種漂泊。地平線上漫步的終點,可是那顆北極星的方向?

浮標在顫動,是道強勁的力量,我試著牽引它來到岸上。「是尾健康而強壯的大魚吧!」:父親說著。而此刻,這場角力中,是我牽引著魚?還是魚牽引著我呢?暗礁下膨脹的黑暗底部,在水面下的是生與死的搏鬥。對魚而言海面的寒風是死亡的表徵,這是拒絕的掙扎。一場拔河,不論對釣魚人或者魚本身,勝負的判定在生與死之間,而死神的鐮刀已經緊勾住它的嘴唇,一點一點的消耗它的性命。一如糾纏在疾病中的我、亡故的祖父。一如那遙遠的北極星。

終有一天,無常的枷鎖也會勾勒住我的咽喉,赤裸的雙腿上也會綁腹上枷鎖,在耗盡力量後,我也將死亡。釣勾上的魚兒啊 我們豈不有著相同的命運?

礁石外不遠的海灘有我年少的夢想,包裹錫箔紙的魚肉,那鮮與甜 是專屬的印記。適才擦間而過的漁夫,手臂上的船錨,是海與少年的夢。我收起了魚線,在那魚鱗上有著熄滅的營火。


(轉載優秀文學網: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寄給惠的一封信  (4/15/2003)

    打印機版

  •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 200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