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謩與獨孤丈

 
大紀元 >文化網 > 藝術博覽 > 國樂
本站文章搜尋



李謩與獨孤丈


太平 整理

(http://www.epochtimes.com)

李謩是開元年間唐教坊首席笛手。李謩有一次在瓜洲吹笛。當時江上舟船很多,人聲喧鬧。當李謩吹出第一聲笛音,喧鬧的人聲立即停下來。待到吹奏數節後,靜謐的江面上似有微風颯颯拂來。稍頃,滿江的舟子、賈客,都發出欷歔之聲,哀、嘆、悲、怨溢於言表。當時人們都說李謩吹笛,天下第一。

有一次他與幾位客人,在明月高懸的夜晚,登一小舟,泛江漫遊,吹笛觀景賞月。笛聲曠遠清亮、宛轉飄逸。忽然岸上有人招呼,請求登舟同遊。李謩他們停舟岸邊,這人上船後,請求李謩借笛讓他吹一支曲子。這個人吹奏的笛聲精妙無比,可讓山石破裂,李謩平生從未聽到過。初時,吹入散序、中序,笛聲已非同凡響。待到進入第三大段--入破時,只見吹笛人呼吸盤旋回轉,指法粉碎如雨敲窗。再聽笛聲猶如千軍萬馬撕殺奔吼,又如雨打沙灘噼羅有聲。遊賞結束,這位客人離船而去,從此不知下落。

還有一次,李謩因故請假去越州。到了越州後,當地的達官名士或設公宴、或設私宴請他,為的是能親耳聆聽到他吹奏的笛聲。當時,正逢越州新有十幾位生員考中了進士。這些人家中都有些產業,於是湊集二千文錢準備在鏡湖遊船上聚會飲酒同樂,邀請李謩上船吹笛,以飽耳福。因為錢多人少,又相約每人可帶一位客人同來。

其中有一位參加聚會的人,已經到了晚上方才想起這件事,沒有功夫去請別人。就近請鄰居中的一個獨孤老頭。這位老頭兒,長久居住在這荒田野地裡,外面的人情事故一點也不懂得。數間茅舍只他一人居住,鄉里人都稱他為獨孤丈。第二天,這位進士帶著獨孤丈人一起到鏡湖聚會的地方赴宴。

酒宴開始後,只見湖水澄碧、波光蕩漾,芳草修林,景物非凡。李謩以手拂笛,立於船邊。在槳聲中,舟船漸移湖心。此時輕雲籠湖,微風拂浪,波瀾陡起。李謩捧笛吹奏,笛聲初發,風雲齊開,水明林秀,上下澄碧,仿佛如有鬼神之工使之如此!船上的賓客都贊嘆不已,紛紛說:“就是敬天的神樂也沒有這麼大的神力啊!”獨孤丈一言未發。與會的人都臉現不快。李謩也認為這個老丈輕視自己,也怨憤不語。過了好一會兒,才又靜思一曲吹奏出來。曲調更加絕妙異常,在座的賓客沒有人不驚駭讚賞的,唯有獨孤丈還是不出一言。請他同來的這位進士也深感羞愧,對座上的賓客解釋說:“獨孤老丈常年獨居山村,不與人來往,更是很少進城。對於音樂,他一點也不懂得,請大家不必介意。”四座的賓客同聲刺諷獨孤老丈,老丈依然不語,只是微微笑笑而已。

李謩問道:“這位老丈你一言不發,是你真的不懂音樂呢?還是一位高人?”獨孤丈才慢慢說道:“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懂音樂呢?”四座客人見李謩變了臉色,都紛紛站起向李謩道歉,勸慰李謩。正在這時,獨孤丈人沉靜地說:“請你試吹一首《涼州》吧。”李謩傲慢地捧笛吹了一首《涼州》曲。曲終,獨孤丈人品評說:“李公的笛子果然吹得不錯。然而,你的笛聲摻揉進去夷狄樂曲,你是不是在龜茲有朋友啊!”李謩聽了後大吃一驚,站起身參拜獨孤丈人,說:“老丈乃是方外神奇之人,恕我李謩有眼不識。我的老師確實是龜茲人啊。”獨孤丈人又說:“《涼州》一曲,你吹到第十三疊誤入水調,你自己知道不?”李謩恭謹地回答道:“李謩愚鈍頑冥,實在不知。”獨孤丈人伸手取笛欲吹給李謩看看。李謩連忙更換一笛,用袖拂試後遞給獨孤丈人。獨孤丈人接過看看,說:“你這些笛子都不堪使用。使用它們的主人都是粗通吹笛的人。”於是又換了一隻笛子,說:“這只笛子吹到入破時也要破裂的,你不會捨不得吧。”李謩說:“不敢。”於是獨孤丈人捧笛吹起來。笛聲初發即響遏雲霄,四座震驚,李謩恭敬不安地立在那兒不敢動。吹到第十三疊,獨孤丈人停下來,向李謩講解他剛才吹的謬誤所在。李謩完全敬服連連拜謝。待到入破,笛子立即破裂了,不能再吹下去了。李謩再次拜謝,眾位賓客徹底折服。會散。

第二天早晨,李謩和與會的諸位賓客,一起前往獨孤丈人住所等候拜見。到那兒一看,只留有幾間空宅,獨孤丈人已經不知何處去了。越州人得知這件奇聞後,紛紛出訪,四處尋找獨孤丈人,然而始終沒有尋到,誰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資料來源:《逸史》)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打印機版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 200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