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經驗「一國兩制」是鳥籠

【專訪】劉慧卿:台灣為什麼要鳥籠?

劉慧卿:自由要靠自己爭取,害怕只會造成自由空間的縮小。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雪兒、趙曉慧台北報導/香港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將參加由群策會所舉辦的「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國際研討會,她的台北之行受到香港親中派媒體的強烈抨擊,十五日晚間她出席研討會舉辦的歡迎酒會時,接受大紀元記者的專訪。

記者:您此次的台灣之行是否有受到為難?

劉慧卿:並沒有,不過香港親中媒體卻言詞抨擊認為我支持台獨,基本上我對台獨沒有意見,但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不管台灣民意最後選擇獨立、維持現狀或統一,作為「外人」的我都沒有意見。我到台灣時其實不只見李登輝,早上也見馬英九、蔡英文、鄭安國、黎昌意、新黨主席郁慕明、國民黨立委陳學聖、陳文茜等人,所以我什麼人都見。

記者:台灣之行是否會造成香港親中勢力認為您借助外國勢力「倒董」?

劉慧卿:我做的事情對得起天地良心,也會盡量爭取國際的支持,自由要靠自己爭取,害怕只會造成自由空間的縮小。「前線」、「倒董」的成員及一般市民很支持我到台灣,只有親北京、親左勢力反對,台灣人對親中勢力反對我來台灣感到不可思議,怎麼在「一國兩制」之下連參加研討會的自由都沒有?這樣反而讓台灣人對「一國兩制」感到害怕,我覺得親中勢力的反對很傻。

記者:請問二十三條立法未來的走向?

劉慧卿:二十三條下一步會如何我不曉得,但下一步最重要的是讓董建華下台。「七一」大遊行意義重大,從來沒有人會預料葉劉淑儀及梁錦松會下台、二十三條會押後立法,這十分振奮香港市民因團結而逆轉情勢的信心。

新任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上週打電話給我,說收到我的信,因為我代表「前線」寫信給他,表示我們「前線」希望和他見面,我們「前線」都全部反對立法,如果他真的要立法,應該要很小心,李少光也表示他會安排。我希望李少光聽完我們的意見後,再公佈下個月的那份諮詢文件。

最重要的是不要急,要給香港人充分的時間討論,並讓港府依照人民的反對意見修改,若港府不重視民意,那麼將會有下一次的大遊行。

記者:江澤民說要死保董建華,您的反董是否會對您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劉慧卿:我不怕,要董建華下台不只是我,還有其他「七一」大遊行時浮現的倒董力量,更包括親北京勢力、中產階級等不滿董建華施政的人士。

至於誰是新特首的適任人選?我沒有意見,我無法保證董建華下台一定會比較好,但我可以保證董建華不下台香港肯定會繼續壞。如果董建華現在下台,也是那個八百人的小圈子選舉特首,這樣我也接受,但這是最後一次,因為《基本法》規定二○○七年普選特首。

我並不針對北京,也不是要由北京來撤換董建華,而是由香港人自己處理,讓董建華自己下台,這是香港自治的問題,因此不希望北京干預。

如果董建華下台,將大大改變香港的政治生態,同時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有一個新的動力,因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已經繼續二十年了,在中英談判時就已經開始要求民主,到現在都沒有進展。

當初有很多質疑香港民主化的必要性的人士,現在都因害怕失去自由而站出來支持追求民主及董建華下台,若是將這股力量組織起來,將會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

記者:香港一國兩制的經驗會給台灣什麼樣的啟發?

劉慧卿:「一國兩制」是一個限制,有人說它是一個鳥籠,台灣為什麼要一個鳥籠呢?所以台灣可以自己去和北京磋商,可不可以有一個沒有鳥籠的「一國兩制」。

記者:香港追求民主化的過程中,台灣政府及人民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劉慧卿:我希望台灣人多關心香港外,更要多關心國際的發展,台灣人常說被國際社會孤立,但台灣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有兩千三百萬人,而且經濟實力驚人,雖然有一些國際團體台灣無法參加,可是有一些機會台灣可以比較積極,例如支持香港的民主自由、選舉及法治,例如從北京對待香港的態度去質疑要台灣如何歡迎「一國兩制」等。

至於香港適不適合「一國兩制」?香港沒有選擇,與北京討價還價的能力比較低,這與台灣不同,但是北京當時還是承諾香港可以有民主,並明訂在《基本法》當中,但要先穩定十年之後才可以民主化。所以我希望趕快修法,就算不修法,二○○七年也很快的要到來,所以現在應該開始討論,但是董建華不想改變,如果現在不討論,到二○○七年根本不夠時間討論,恐怕又要再延後四年討論,這就是北京所希望的。

記者:台灣官方證實有中資進入台灣媒體,這會對台灣造成什麼影響?

劉慧卿:如果台灣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就應該能夠讓所有意識形態的人辦報,如果限制中資來台灣辦報,這不就沒有自由了?若是文匯報或大公報來台灣,就讓他寫,看有沒有人買,讓市場的力量去決定。(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